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微型小说 >> 【荷塘】明亮的月慈祥地挂在天上(小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明亮的月慈祥地挂在天上(小小说)


作者:柴瑞林 秀才,1565.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206发表时间:2015-03-30 14:21:12
摘要:我抬起头,看见天上的寒气冷雾都已散去,一轮明亮的月,慈祥地挂在天上,周围是闪闪的明星......

【一】
   三岁就没了妈,不到两年死了爹,苦日子过怕了,怎么不希望有个依靠呢?
   叔老子虽然是之家行里的上手,但那年月天灾人祸,家家锅底儿朝天亮着,招个累赘,嘴巴可用什么糊呢?舅舅也无力养我,就领着瘦猴一样的我找了几次,叔老子叹着气收留了我,婶子整天指桑骂槐,两顿菜团团就着泪水吃。
   白眼冷遇,使我变得孤僻了,心像又冷又硬的铁块,不再和他们亲近了。我生气地将叔老子硬邦邦推过来的黑粗婉搡回去,甩着树条一样的胳膊走了,跑上山顶,跪在爹妈的坟上痛苦。坟堆堆上的茅草、荠荠菜被我扼得净光,两手还不住地挖着大把大把的黄土,指尖上滴着殷红的血。舅舅虽心底善良,东跑西跑好不容易为我打听到一个干妈。干妈是个寡妇,日子过得清贫,第一次见干儿子的礼物,是两把漆黑的挂面。
   干妈很瘦小,身子老佝偻着,像个弯弯的弓,怪可怜的。村里人都大咧咧喊他寡妇,她的真实姓名早被人忘掉。干妈的家在一座被荒草、荆棘淹没的、破败的院落里,她平时总是孤零零的,陪伴着炕头上的一口裂着大嘴巴的木箱子过日子;总是大清早上山砍柴,瘦小的身躯在月残星稀里摆动,时时都有扑倒在地的危险。
   地里的活做完了,院子里的蒿草垒上屋檐的时候,干妈就有了可以不出门的闲日子,在家里忙忙地赶着针线活。我看着她納好的一双双鞋垫儿,问给谁做的,她蜡黄的脸上立时泛起红光说:“给没儿没女的爷爷奶奶们,给没爹没娘的娃儿们做的。”她为什么这么善良呢?有谁关心过她呢?我傻乎乎地阻拦她:“妈,不做了吧,您的手都做出血来了!”她放下活儿,紧搂起我,摸摸我的头,摸摸我的腚,笑笑,又开始做了。
   在没有月色的深夜里,就有可怕的敲门环儿的声音,接着窗下就出现赶狼样的喘息声。干妈紧紧搂着我,在我的耳畔悄悄地说:“骂!……骂那驴日的!”她的手惶惶地颤抖,心跳得打乱鼓似的响。我扭动一下屁股,掀开搭在身上的破麻袋片子站起来,把鸡鸡儿朝前颠起,骂声:“野驴,我日你先人!”那声音停了,远了,没有了。我想:干妈为什么不敢骂?连气儿读不敢出?听到干妈压得很低的哭泣声,我就更恨那些“野驴”,更可怜我的干妈了。
   在空旷的破屋里,我耐不住寂寞,缠着干妈带我在人多处走走,她说:“别人都忙,咋好意思打搅呢!咱们娘儿在一搭里,还不好?我原来觉得孤独,自从有了你,我们心贴心的,妈心中不孤了,多好啊!”说着泪花花在干妈深陷的眼窝里打转转,一把把我揽在怀里,在我的头上、脸上、腚上雨点似的亲吻......
   干妈平时总把不带野菜的饭给我吃,村里人说,自到干妈家里,我长高了,壮实了。
   干妈的男人是文革时的“牛鬼蛇神”,红卫兵骂他咒他,用铁丝系到他的要命处硬拉,疼得他头颅贴在脚尖上滚动。白天弄活到夜里,红卫兵累了,一个个嘻嘻笑着散去。天亮干妈男人的尸体都凉了。掩埋他的黄土堆堆上还没有长出青草,儿子又耐不住“黑狗崽”所受到的酷刑,直溜溜吊死在一棵枯树上。干妈从来不谈起这些往事,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日子里,粗糙的树墩墩上多摆上两份饭菜,她郑重地在塑料围裙上逢制的一块旧布上蹭过手,捋出两双筷子,放在饭碗上,她那现出深深的忧伤和哀思的神情,惹得我用黑漆漆的手背,把流着泪的眼睛柔搓得像老戏上的大花脸。
   太阳总是像迟慢的老人那样,蹒蹒跚跚来到我们阴森森的院子里,没有暖气地照在我们灰暗的屋子门上,我紧靠在门槛上坐着的干妈身上,看她用心地给我做牛鼻儿鞋,她那干瘦粗糙的手火急急地上下翻飞,一阵香幽幽的曲子,从她那周围满是皱纹的嘴里苦丝丝地流淌出来,甜蜜蜜地飞进我的心窝窝,心里霎时儿暖烘烘的。看不出来,灰苍苍的老太太心底里还蕴流着一条年轻的感情的河。我高兴得蹦起来,跳进干妈的怀抱屁股蛋蛋一撅,抱住她的脸亲个够说:“我就爱现在的妈,我就爱现在的妈!”
   我觉得妈一天天变年轻了,脸上有了光亮的气候。我想是因为有了我,从心中产生了希望。
   妈笑呵呵地对我说:“娃呀,上学下学飞快地走,赶早不要稀罕蹬破牛鼻儿鞋,妈爱给你做哩,只要卖几捆柴草,就换尺八寸鞋面哩!”
   “嗯!”我吸着长长的鼻涕穗儿,摇晃着光葫芦脑袋,从心底里乐。
   上学的路上,我前边走得带劲,把穿着新鞋的脚在路边的青石板上踏得铮铮地响,想对他们夸耀我的新鞋呢!一大群伙伴追赶着我,轮换着抢踏我的脚,其中一个脸上现出诡秘地说:“是你破鞋妈做的?”我心一下凉下来,直想流眼泪。
   他们嘻嘻地笑,“啪啪”地拍手,蹦蹦跳跳地齐喊叫:“你妈是破鞋,天黑汉子准时来。破鞋……”他们的脏话,向一块块投来的石头,直击到我的心上,我的心被伤透了,一看见妈的影子,就赶快逃出来。
   学校不能再去了,痛苦极了,把牛鼻梁鞋脱下来,口对着口狠狠地拍打,举起手抛出丈把远,光着脚板在野山茫茫的荆棘丛里,毫无目的地走,肚子饿得“咕咕”的叫,猫下腰捋几把狗尾巴草籽吞下肚子里,简直和吃了黄连一样苦涩。这时,我想起了妈佝偻着弓一样的腰身,双手捧到我嘴边的无野菜的高粱旗儿面片儿,馋得我垂下口水儿,并上双手去接,抽回双手捂住脸“呜呜”地哭着诉说:“妈,你真的是破鞋吗?只要你不是,我就爱你,我们还过那甜甜美美的日子!妈,呜呜……”接着,把泪水抹干,攥着两只手,直梗着脖子,大声吼叫:“狗日的,我妈不是破鞋——”撒开双手飞快地跑,要去见妈。风呼呼在我耳边掠过,小伙伴的脑袋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一个个神奇诡秘的模样,一下子把我脚刹住了,焉焉的呆愣下来,回转身子丢了魂一样地在旷野趔趄。夜带着尖锐的北风来了,我冷得上牙敲着下牙,尝着流进嘴里的咸涩的泪水,尽力呼喊妈,切切的声音在旷野里回荡......
   夜更深了,风更尖锐了,我紧抱双肩想象“唰唰”作响的蒿草从里的财狼、豺狗、山猫、野猪……它们都可能瞪着红红的眼睛,向我扑过来,怕怕极了,我就躲进早都废弃的饲料场角角里,把眼睛紧紧闭上,过了一会儿,迷迷糊糊梦见一忽儿和妈背茅草,一忽儿和妈在一起吃晚饭,笑着乐呵着。一会儿妈说:“快回家吧,我的娃!你咋这么傻吗?”我哭着硬是不回去。
   “咋的,给妈说说啊?”
   这时,我完全清醒了,是妈真的来了,她把我拉起来,喊着我的名字,拉着我脚下磕磕绊绊地走,好像生怕谁来把我牵走。进家门后,热饭就到了口边,接着就坐在我的面前唏唏嘘嘘地痛哭不止。她断断续续说:“妈爱你,供你上学……你长大了,讨个媳妇生了儿子,妈给你抱着养着,到了那时候,咱们家里人多了,日子就好过了,别人就不敢欺负我们了!”等我火吼吼把饭倒进肚子里,妈用麻袋片儿裹住我,一边摸我渗水的脸蛋儿,一边轻轻地摇动着身子,用幽怨的声音唱起我喜欢听的那首曲子,我心一酸,泪水如断线珠子般地滚落下来......“鞋丢了,有妈给你再做哩!妈爱我娃,永远做哩!”许久,我渐渐迷糊不清地想入睡了,她松口气,轻轻放平我,向我额头吻了几吻。
   我一觉醒来,睁开眼看时,她额头上冒着热汗,正在给我一心一意做新鞋呢。万籁俱寂,只听得针线的“吱啦”声和妈那微弱的呼吸声。她神色平静,眼睛放着亮光,我知道是因为我回到她身边的原因。我想我不再离开妈,等我长大了替妈干很多重活。我悔悟了,摒弃了世俗的偏见。
  
   【二】
   妈不记恨我的不孝,为我不停地干活,无微不至地关心我、呵护我。一天天,我渐渐地长大了,成了一个健康的男子汉,我知道,我的每一个细胞里都充满了妈的心血、汗水。妈的代价没有白付,我考上了大学,成了妈多年期盼的出人头地的人。可是,不幸的是没有等我毕业,妈却突然暴病去世。
   我捧着一份代表着悲哀的电报,如巨大的铅块压在我的心头。夜深了,别人都睡着了,我还坐在床沿,回忆过去的事情......
   在我要去考大学的前一天,妈睡了一呼啦,就摸摸揣揣起来了,在屋里忙得团团转。一不小心,把要给我放入行李中的刷牙缸打落在地,突然被惊醒的我,看见她伸出舌头,扭头看着我,蹑手蹑足地将牙缸捡起来,此后动作轻得几乎听不到。后来,小风箱脆生生响了,天快亮了,妈叫我吃饭上路呢。
   在饭桌前,妈絮絮叨叨地:“干粮都在包袱里,上路多吃,莫省着。走路莫靠海边儿,坐车莫伸出胳膊手儿。在旅社里,多留心眼儿。莫误了考试时间啊……”妈说着说着,眼圈儿红了,声音轻了慢了,颤悠悠的。
   我怀着胜败难定的心情走出了家门,妈虚弱疲乏地木木地站在大门口,没有移动脚尖儿。我看出妈的心思:儿子要创大业了,妈帮不上,唉,上天保佑儿子顺顺当当考上吧!今天,我随上妈的意了,妈却……我心里猫爪似的难受。
   我赶回去,跪在妈的灵柩前恸哭,平静后就怨父老乡亲不早一点告诉我,父老们说,我们看她病歪了,要喊叫你,她哭着不让。她说她儿子是干大事业的,别打扰了。
   “我妈的病没有查清吧?”
   大家都说没有,这是我最不想听到的,对我是致命的打击。
   .....
   夜又来临了,屋里阴凄凄的,打发走邻人,自个儿孤守在灵柩前。我又看见那清寒的晨雾,那背着柴草的瘦小的摇摇晃晃的身影……
   我呆呆地站院子里,在冷月的清辉里,破败的墙垣、土屋、柴草垛,都凄然地伫立在悲戚的气氛里。两条腿支撑不住沉重的心,赶快进屋,坐在妈和我依偎过的炕头上,顺手揭开陪伴了妈大半生的那一口破木箱:自己从小到大穿过的一件一件旧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方方正正的。我一件一件展开来看,折子浅浅的,毫无霉味儿,妈一定常常翻腾着,是因为想我的缘故。我仿佛在布的纹理中看到了妈的手印儿。抱起来嗅嗅,显然是妈的气味儿。在箱子的一角搁着一双牛鼻儿鞋,针码而密密实实的,这时候,好像妈那一双干皱的手又在上面速快地翻飞……我双眼模糊,不忍再看,折身走出院门,我要再看看妈背柴的身影……
   我抬起头,看见天上的寒气冷雾都已散去,一轮明亮的月,慈祥地挂在天上,周围是闪闪的明星......

共 385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心酸的回忆小说,从干妈到妈,从隔阂到浓于血的亲情,干妈不是妈,干妈也是妈,干妈比亲妈亲,在青黄不接的年代里从小没有爹妈的我被舅舅送到叔老子家养活,叔老婶嫌弃。“我”又被送到干妈那里,这样我有了妈,这个妈没有血缘关系却对我比亲生的还亲,干妈男人被“文化大革命”折磨死了,干妈和我相依为命,干妈供我上学,干妈是个寡妇受尽邻里街坊欺负,我穿着干妈做的鞋显摆时听到了同学闲言碎语,所以我不要这个“破鞋”妈,干妈费尽心思找到我,我再次融化在干妈浓浓亲情里。干妈引领我走出那个灰色人生,我开始奋发向上,我要努力!我要做干妈说的那样干大事的男子汉,于是我考进了大学,鲤鱼终于越了龙门,干妈却永远逝去了,干妈虽然走了,但是她一直、一直在我心里。此文无论故事情节、语言、人物刻画都像泥土一样厚实、朴素、充满感染力,深入人心。好文学习,倾情推荐阅读【编辑:莹莹子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5-03-30 14:22:56
  干妈照亮了我人生未来的路,给了我希望和前进动力!问好作者.
爱文字,写文字是我今生戒不掉的瘾
回复1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3-30 17:58:06
  谢谢文友支持。
回复1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5-13 05:04:00
  谢谢支持和鼓励。
2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5-03-30 14:23:23
  感谢赐稿荷塘,荷塘有你更精彩
爱文字,写文字是我今生戒不掉的瘾
回复2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3-30 17:58:56
  您的评论很到位,特别感谢。
3 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5-03-30 14:23:59
  期待佳作连连,问好,快乐!
爱文字,写文字是我今生戒不掉的瘾
回复3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3-30 17:59:40
  我该如何感谢您的大力支持!
4 楼        文友:陕西派        2015-03-30 20:40:16
  你的长篇应该也是这种表现手法吧,环境描写很好。
回复4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5-13 05:01:53
  谢谢您这么支持。
5 楼        文友:晨爱        2015-03-31 20:00:24
  很喜欢老师的文章,语言朴实无华,人物形象刻画鲜活。欣赏、学习了!顺颂春祺!
晨爱
回复5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5-13 05:00:16
  谢谢您的抬奖。
6 楼        文友:阿巧        2015-03-31 22:49:44
  小说里面的人物刻画得形象、生动,呼之欲出。向柴老师学习!
回复6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5-13 04:59:44
  谢谢支持。我们互相学习。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