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转正(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转正(小说)


作者:柴瑞林 秀才,1565.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043发表时间:2015-05-18 10:53:58
摘要:是喜悦?是痛苦?“槽上老”很难解释清楚。他觉得心里很乱,很不安。想着,想着,癌症的剧痛又向他袭来。“槽上老”又昏迷了。最终,“槽上老”再没有清醒过来。七八天之后,一座新坟在学校附近出现。那终身盼望“转正”之事再没有人提说过。是因为上会没被大家通过,还是压根儿就没有上过会?

光线暗淡的碱土窑洞的顶上不断有土沫掉到他脸上、身上,这有什么要紧呢?潮湿冰冷的土炕上,时时有成群结队的跳蚤、多腿的小虫向他袭来,这又有什么呢?不管怎么说,他的肢体已经麻木,软酥酥躺在那里,连动一动都没有力气。反正一切都是那样了,一切只好那样了,有什么法儿?绷了二十多年的神经无奈何地松弛下来了,“槽上老”总算进入了人生的“黄金时代”——失去了知觉的“极乐”境界。
   一分钟以前,他还觉得自己的身体融在数不清的金属光点里,这些金属的光点像快速滚动的水银,从他的腹上、躯干上、四肢上流淌过去,他的全身也随着无声流动着的水银晃晃悠悠地浮动着。他很快地睡去,仿佛睡得很甜很香,他的胸部在微弱快速起伏着,脸上现出进入梦乡般解脱的沉静。
   “哦,‘槽上老’,你短短的一生是那样的曲折坎坷,而你现在总算是走完了凄凄清清的人生道路。这样惨淡的、不公平的现实,有什么法呢?你又患上胃不治之症——胃癌!”“槽上老”突然惊醒了过来,一阵微弱的震颤之后,他奇迹般地睁开了眼睛,向来看他的人们翕动那苍白的嘴唇,像是在说着什么。可是,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这时,一个小学生从大人的空隙中钻过来,凑到“槽上老”的脸上说:“曹老师,学校来了一位新老师,我们又开始上课了,您放心休息吧!”“槽上老”突然平静下来,向这位小学生微微地点了点头,笑了。紧接着,他的脸上换上了想哭的表情,嘴角抽动着,眼角现出痛苦流泪的样子,却没有一滴眼泪流出来。这样的神情,使人看了心中更加难受。
   “槽上老”把头吃力地朝学生教室一边转动,他在谛听着正在教室里读语文课文的学生们那清脆悦耳的声音。他此时已经清醒了,他知道,在他的土窑洞的右边,就是他工作了二十多年的一座破旧的教室,在那里边坐满了他心爱的小学生。这座教室的墙皮都脱落了,他后悔他没有及早把它修好,现在已经晚了!这座破旧的教室和那里边的学生,是他一生中唯一的财富,他把这些看得比他生命还值钱得多。这些是他一生的精神支柱,是他值钱无比的财富——碱土窑洞、破旧的教室、教室里面的小学生。他现在仍能想象得出那些小学生们一张张可爱的小脸,他太爱他的学生了,一生都这样。二十多年里,他都这样爱护着他的每一个学生。
   下课了,小学生从教室里涌出来了,散在教室门外的一块平地上活动。他们叽叽喳喳的,像被抄了窝的麻雀。一位学生家长看看“槽上老”痛苦的面容,对一个年轻人说:“给新老师说说,太嚷了,曹老师刚刚清醒。”
   “槽上老”嘴唇又开始翕动着,像给这位学生家长说着什么。大家都理解他的意思:没关系,他喜欢听小学生们的吵吵声。二十多年了,习惯得像他自己放声歌唱心中的喜悦呢。
   一会儿,学校安静下来了,静得出奇。“槽上老”听见耳边的人们说本县教育局的王局长带着一位干事来察看学校,他的心陡然紧张起来。他在想怎么样对局长汇报学校近期的工作,他知道这所村学今年的升学率又和去年一样100%,在全县的村学中又遥遥领先,而他往往在这个时候,却最怕见局长,为什么呢?只有他“槽上老”自己心里清楚——局长那轻蔑的目光和那句“你跟不上形势了,现在各村都换上正规学校毕业的教师了,民办教师最终要淘汰了,你还是争取转个正吧。”
   被轻蔑的痛苦,比他患上的胃癌更不堪忍受。局长和新来的老师跟大队的杨书记在碱土窑门口说这话儿。“我新来乍到的,对学校情况不清楚,再说,这么落后简陋的学校,我也没有心思长期待下去,我不能不考虑我的前途。”
   这会儿,“槽上老”的神志出奇得清楚,他听见了新来教师对局长说的话,心中便愤愤地骂道:“才来几天就想走,还亏是中专毕业的学生呢!我在这里呆了二十多年,也没有少我一个细胞,只要为孩子们想,只要爱他们,不就是前途吗?唉,年轻人哦!”
   局长的声音很高,他说:“刘老师,希望你安心在这儿工作下去吧,这儿需要正规学校毕业的老师,早该换上了。”
   “槽上老”的喉咙里咕哝了几下,想说什么,到底没有说出来,他最怕王局长这么说了。在这些年里他不知听了多少遍的这样的话,越怕听越往他耳朵里钻。
   霎那间,王局长的话像长上翅膀的黑鹰一样,朝他扑过去,真像要把他这个可怜的病危的民办教师撕成碎片,吞下去一般。
   “槽上老”的心房、心室开始纤维性颤动,不可自己。“正式的正规的,光由你们说?怨谁呢?二十多年里,我久练科场,每次我都成绩在前,你们为什么不吸收我当正式老师?那些年你们嫌我成分高,文革后有嫌我是老知识人,白专道路,什么光培养修正主义苗子;近几年,又说我年龄大了,超过了线线,可又要我努力争取转正。王局长呀,王局长,这话是你亲口说的,这是你说的呀!‘你年龄大了,超过了线线’比以前那些领导说的‘成分高,白专道路’等,更使我心中难受惶恐啊!你们这样说,人们又嘲笑我一辈子不长进,给我送了个“槽上老”的号儿。他们虽然是开玩笑,找找乐趣,可是,他们怎么知道我心中有多么难受啊!”“槽上老”痛苦极了,他在痛苦中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又暂时地解脱了。
   王局长带着李干事跟着王支书边说边笑进屋来了,他们都没有在炕沿上坐下来,几个人都站着。
   “槽上老”又醒过来了,看到了他们觉得很抱歉,他知道他们嫌他的炕沿上肮脏,才不坐下来。怎么不是呢,铺着草席和一床近似于黑色的破棉絮,盖着的是一床恨硬的破被子,黑色的棉絮蛋蛋一个个朝他的身体周围滚落下去。他想这样脏的炕太对不起王局长他们了,他后悔,早没有弄一床比较过得去的铺盖,都是因为自己把所有的补贴花在学生们学习上了,都因为乡间的学生很穷。如果不是自己给学生们买课外书籍,他们还真学习不到许多东西呢。
   王局长走过来了,在离“槽上老”最近的地方站下来,他的脸揍上去看了看“槽上老”的脸一会儿说:“曹老师不行了,你们大队给准备准备后事吧,对你们大队他是有功劳的。”
   “王局长说得没错,可是,曹老师是个教师,是不是?不说别的,一具棺木总该给吧?听说因为他你们局里才成了全国的先进单位吗?嘿嘿嘿黑。”杨支书的话深深刺疼了“槽上老”的心,他感到一阵近似于窒息的痛苦。
   王局长官腔地说:“要是个正式教师好办,民办教师嘛,没有这项开支。曹老师每月25元的补贴都是我们局里给的,我尽力为你们山里人的后代着想着呢。”
   “槽上老”心里暖烘烘的。每月25元的补贴对他来说太好了,没有这25元,他怎么能支持学生们阅读呢?王局长说得对,那是为了山里人的后代,我不是一直是这么想的妈?他万分感动,想对王局长说一声感谢的话,说不出来了,迟了。
   “槽上老”年轻时有位年轻女郎和他相好,她本想和他结婚,看他没有转正的希望,就含着眼泪和他分手了,她嬉笑着说:“民以食为天呀!”
   “槽上老”一辈子都痛苦着这一件事情。他想,自己要是一个正式教师就不一样了,起码在病中有个接汤送饭的人。可是,只要有王局长这一句话“都是为了你们山里人的后代”就满足了。不知为了“槽上老”,还是为了大队抑或为了自己少点麻烦。
   杨支书对王局长说:“抓紧时间给王老师转转正吧,二十几年了,交出了成群的娃娃,他自己这季节了,还没有个家室。”
   “咋不是哩,二十几年了,教出来成群的娃娃,他自己这年头了,还没有个家室,都说嫌他民办哩!求求局长,给老曹转转正吧!”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位老太太看定着王局长,怏求道。
   “槽上老”感慨万分,转正是他几十年梦寐以求的大事。每逢他看见那些谈笑风生的正式教师,总觉得自己矮了半截。今天只要能转正,死也瞑目。一个人嘛,在人世间来了一遭,是应该摆摆正的。他此刻多么想说:“我要转正,转正……”
   他的心跳着颤抖着,盼望着王局长说一声:“同意转正。”
   “转正嘛,可以考虑,这一次回去,就带这个问题上会,眼下的后事,全靠你们大队了。”
   是喜悦?是痛苦?“槽上老”很难解释清楚。他觉得心里很乱,很不安。想着,想着,癌症的剧痛又向他袭来。“槽上老”又昏迷过去了。最终,“槽上老”再没有清醒过来。七八天之后,一座新坟在学校附近出现。那终身盼望“转正”之事再没有人提说过。是因为上会没被大家通过,还是压根儿就没有上过会?
   ……

共 320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看后令人唏嘘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槽上老”是一名不具有正规编制的乡村教师,在每月只有区区25元补贴的情况下,毅然坚守了二十几年,为村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现如今身患癌症,临到最后一口气时,他真实的想法还是要转正。“转正嘛可以考虑,这一次回去,就带这个问题上会,眼下的后事,全靠你们大队了。”正如作者在文中所提到的:是喜悦?是痛苦?可惜,“槽上老”的愿望还是落了空。“……是因为上会没被大家通过,还是压根儿就没有上过会?”很让人反思的一句话,折射出现实生活中的无可奈何!纵观全文,叙述清楚,语句通畅,值得推荐共赏!【编辑:旷达人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旷达人生        2015-05-18 10:55:25
  感谢赐稿【荷塘】,【荷塘】有你更精彩!
我不希望在文字中迷失自己,我更希望在文字地堆砌中,证明自己。
回复1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5-18 12:13:28
  谢谢朋友一如既往地支持。
2 楼        文友:旷达人生        2015-05-18 10:55:48
  问候作者,期待佳作连连!
我不希望在文字中迷失自己,我更希望在文字地堆砌中,证明自己。
回复2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5-18 12:14:23
  谢谢编辑朋友的大力支持。
3 楼        文友:旷达人生        2015-05-18 10:56:22
  一篇不错的小说,学习了!
我不希望在文字中迷失自己,我更希望在文字地堆砌中,证明自己。
回复3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6-12 14:15:54
  谢谢您的抬奖。
4 楼        文友:泾渭秦风        2015-05-18 11:54:26
  一位具有中国特色的乡村教师和一具中国式官员的故事!他们能碰出中国梦吗?看来,追梦的路上,任重而道远。拜读了,心情很沉重。
把心溶解在文字里
回复4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5-18 12:15:09
  谢谢您的理解和鼓励。
5 楼        文友:陕西派        2015-05-18 21:36:56
  学习大家作品,赞赞赞
回复5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6-12 14:16:58
  谢谢陕西大家的夸奖。
6 楼        文友:董江西        2015-05-29 10:33:18
  小说言简意明,虽听不到惊雷,读后心里却电闪雷鸣。当年的双轨制,把人分出来两等,吃皇粮的和吃农粮的,农转非,成了多少人一生追求的奋斗目标。正像小说中的槽上老,追求一生也没捞的着。读了心情沉重,好作品。学习力。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回复6 楼        文友:柴瑞林        2015-06-12 14:18:02
  谢谢好朋友指点。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