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魂兮归来唱大风(小说)

精品 【流年】魂兮归来唱大风(小说)


作者:李炳君 秀才,1150.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01发表时间:2018-01-10 10:14:15


   一
   一钩山月,农家小院。
   枣树下,石凳石桌。
   爷爷抽着旱烟,烟锅里的火一明一灭,月光朦胧,青烟裊袅。
   君瑞,离去报到还有大半个月,有啥打算?
   我打算买点石灰,和成三合土,找海洋他们几个帮忙,打个院墙,省得村上黑蛋几个捣蛋包枣还不熟就来打!
   没用,不用拉院墙,由他们打去!吃去!
   要么在院子里盖个猪圈,牵个过年猪,趁出红薯好喂。
   也是,不过,不急,不用你操心。
   那样吧,我借个架子车拉你去医院看看腿吧?
   不用了,白看!
   爷爷,你是有啥事吧?
   啊,呵呵……爷爷突然哽咽,老泪纵横。
   一片云吃了月亮,光华潜藏。
   君瑞上前抱着了爷爷。爷爷,爷爷,你别哭,你别哭,有话说吧!
   你爹不在二十年了,不知道到底是死在哪里了。上面光说牺牲了。我有个心事,以前你一直上学,没给你说。现在你学上出来了,这事该去办了。你得去找一找。找到了,能不能弄回来,葬祖坟,爷爷以后……给你奶奶有个交代!
  
   二
   天高云渺,一川禾菽,万里秋风。
   君瑞背着一包干粮,穿着一件白色家织布对襟褂子,大步流星地沿着灰河河堤向与沙河交汇处走去。
   沙河和灰河像两条小龙一样从豫中鲁山县的崇山峻岭中跃出。沙河以沙多而得名。灰河以伍子胥鞭尸楚平王挫骨扬灰将骨灰撒入小河而得名。两条小龙欢腾跳跃,九曲回肠,经由章化乡进入舞阳县境。两条小龙如不离不弃的一双恋人,时而紧紧靠拢有牵手之意,时而又负气相悖分道扬镳。然而又如有情人终成眷属一般,两条小河最终在中州名镇的北舞镇交融汇合成为一体,然后浩浩荡荡向漯河奔去。
   君瑞顺着灰河大堤一路走到北舞渡镇。听爷爷说,爹就是在北舞渡镇马王庙上的小学。以后才去县城上的开元中学,再后来才是在禹州上的高级师范。
   两河交汇的北舞渡镇,号称中州历史名镇,有“拉不完的赊家店,填不满的北舞渡”之说。山陕会馆重修碑记云:“南阳之北舞渡,恃水陆并进,商贾云集,无穷之重镇也。”“镇临汝水,西通汝路,东下江淮,北转郑汴,南连荆楚,江南山货,东海芦盐,由此吞吐中转,秦晋商人云集于此。”当年,沙河里行驶的行船,上宝丰,下周口、入淮河、走运河、到武汉,最远可来往于上海,满河的帆船,最多时,桅杆、白帆林立,几乎可以把宽阔的河道塞满。煤炭,粮食,食盐在此中转。镇内店铺林立,酒馆,粮行,药铺,盐店,油坊等大商号500多家。有华昌,华新,华兴,天丰,华大,大新,亚通共计11家大型烟厂,生产有:粉包,三三,金鹰(大包50支),三五,阿房宫等众多品牌,远销西安,武汉,上海等地。镇内三大戏院一天六场演出,一场不落。土门以西为旅馆街。饭店,茶楼,旅馆近百家,据说当时挂牌(注册)的妓女逾千,可见当年古镇的繁华。
   经过北舞渡镇,君瑞不顾疲劳,顺着大道向东南方向的殷庄奔去。
   爷爷告诉君瑞,爹是在殷庄当区长时被国民党捉去杀害的。
   君瑞临走,爷爷拿出一件白色土布褂子让君瑞穿上,说这件衣服是奶奶给爹亲手做的,爹只穿过一次就上部队去了。爷爷说,穿上这件衣裳,你爹就能认识你,你就能找到他。
  
   三
   夏末的浓绿依然苍翠,秋初艳阳仍旧炙热。君瑞幻想着自己就是一个奔赴戎机的勇土,他解开上衣扣子,甩开膀子大步流星,随身带起一股风将衣襟飘起,搅动着路边的庄稼叶子摇摇摆摆。
   肚子咕咕叫了几声。饿了。君瑞从军用背包里取出从家带来的玉米面饼子,边走边嚼。
   君瑞来到了殷庄。
   这么大的镇子到哪里去打听呢?找谁打听呢?脑海中一闪,君瑞当即做出了决断,捷径就是去找乡政府。
   君瑞问了几个老乡,找到了乡政府的所在地。
   乡政府没有门卫,君瑞直接走进乡党委办公室。
   屋里有个穿着花格子上衣的姑娘在低头打字,只看见一头乌黑的秀发,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像一支欢乐的歌曲。她一手娴熟地握着啣字把手,准确地在字盘上对准铅字,敏捷地向下轻轻一压,啪啦啪啦地就打出一行行文字。
   同志!君瑞站在门口。
   啥事?姑娘没有抬头,随着几声啪啪声又打上了几个字。
   我找书记!君瑞答道。
   对面。依旧没有抬头。
   这闺女打字真利索,麻利,可以说精明强干。不过,待人接物却少礼没数的。君瑞又想,人家可能有急事,领导催着要文件,可能是分秒必争呢。于是,君瑞把那点小意见瞬间便化作了内心的愧疚。还是我打扰了人家,咋能怨人家呢?。随即说,打扰了,对不起!
   噢,不客气。对面,你请。虽然没抬头,却十分周到。
   君瑞向对面房子走去。
  
   四
   书记正在看文件。方脸,短发花白,大嘴,目光稳重。
   有啥事吗?小伙子!书记放下手中的文件,打量着进门的人。
   我叫李君瑞,是曾在殷庄当过区长的李文甫的儿子,我爷爷让我来找人问问我父亲当年是怎么牺牲的。我们只知道他是在殷庄当区长牺牲的,怎么牺牲的,在哪里牺牲的,埋在哪里都不知道。我爷爷腿脚不好,过去,我一直在上学,都设来问。事情过去二十年了,想找些老人……
   没等君瑞说完,书记已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君端面前仔细地端详着君瑞,从头看到脚,眼光诧异中露出惊奇。你是李区长的儿子……是,不错,不错!长相多像!坐坐,快坐下。书记搬了凳子又倒水。
   书记,您贵姓?您见过我父亲吗?您知道我父亲牺牲的情况吗?君瑞想,今天的事情真顺利!
   免贵姓张。我见过,见过,我知道李区长牺牲的情况,我还看过县志和县党史上的记载呢。张书记有些激动。
   张书记,您方便的话,请您谈谈我父亲牺牲的情况。
   张书记点了一枝烟,半眯着眼睛慢腾腾地说。
   你父亲在开元上中学时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曾参新四军五师的叶舞支队。解放战争时期担任过北舞渡副区长,尹集区区长,殷庄区长。
   当时,社会环境非常复杂,敌我之间形成拉锯状态,党的政权组织完全处于游击环境之中。土匪势力猖狂至极,区、村干部白天入村开展工作,夜晚只能转山沟,睡山坡,一个月不见得在屋里睡两三个夜晚。
   当时夏金才匪首及其匪众,疯狂残杀革命干部、战士和群众,仅尹集地区,自一九四七年底到一九四九年十月,遭杀害的解放军战士、区村干部及群众就达61人,夏金才亲手杀害42人,他的弟弟夏金玉杀害民主政府工作人员及解放军战士16人,乡村干部8人。他们杀人之手段惨绝人寰,除枪杀外,还斧砍、石头压、砸、活埋、大分尸、剖腹开膛、活剥等。
   一九四八年六月,中共舞阳县委、县政府决定建立第十(九街)、第十一(殷庄)区人民民主政府。你父亲于六月上旬自尹集区调任殷庄区任区长。
   这一地带当时的基本情况是地主恶霸横行,特别是澧河以南地区,匪众恶霸已经和尚振华残部反共游击队串通一气。尚振华、禹升联窜到西平与舞阳交界地区遥相指挥这些残匪地霸,破坏民主政权建设,杀害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区政府建立起来时,正好赶上一九四八年夏季征粮工作,支援淮海战役。按照地、县委的工作部署,在大局未稳定、群众未全面发动、散匪乱窜、旧势力仍统治各村政权的情况下,既要掌握政策安定人心,又必须尽快征收公粮。
   当时,有一股尚振华部残余匪徒武装,隐蔽在十一区澧河南一带,与十区东部一些反动地霸匪首相互联络,听从已潜伏西平与舞阳交界地带的尚振华指挥,借机破坏民主政府的工作,杀害民主区、村干部和革命人员。
   1948年9月14日,(农历八月十二日)反动武装300余人在冻春轩、史书礼、魏焕亭(木子)等带领下,从黑龙庙王出发,经大宋村渡河,潜伏于小李庄,将殷庄包围。早晨天刚蒙蒙亮,部分村民起床下田收割芝麻,突然枪声四起,传遍周围数里之外各村庄。殷庄村顿时大乱,区政府人员虽然有枪,但敌我力量悬殊,你父亲马上组织人员进行反击,村干部殷华楼、殷冠群、殷怀亮都参加到反击之中,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太大,寡不敌众,区政府人员相继躲藏到群众家里。敌人进村后大肆搜捕,将全村老少集中到村南面场地里,架起机枪,逼着村民交出共产党干部,不然就要开枪将全村老少全部杀害。一时枪栓声响成一片。在这钧一发之际,你父亲和张副区长挺身而出,救了全村百姓。
   匪徒将你父亲和张副区长押往西平匪首尚振华盘居之地。于九月十六日,在西平县师灵附近的洪河边,你父亲和张副区长一同惨遭杀害。
   君瑞听到最后,不禁饮泣落泪。
   张书记没有安慰君瑞,只见张书记突然走到门外,向着对面的房子喊:秋月,秋月……
  
   五
   哎……随着一声应答,刚才打字的穿花格子衣裳的姑娘进了屋。
   张书记对着秋月说,秋月,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当年李区长的儿子。又对着君瑞说,这位是张副区长的女儿。你们的父亲生前是战友,又死到一块……
   君瑞和秋月四目相对。这时,君瑞才看清了秋月的脸,园胖脸上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流溢着纯朴贤淑的温柔。秋月也在打量着君瑞,俊朗明亮的眼睛透出一种文静的书卷气。
   君瑞还怔着时,秋月上前一把拉住了君瑞的手。弟弟,刚才姐忙着打字,不知道你来了,见到你我真是高兴呀!随手又拉了拉君瑞的衣襟。那亲切的神情好像见到非常稔熟的人一样。君瑞心想,好个见面熟!弄得在一旁的张书记都困惑了。问,你们认识?!不等君瑞开口,秋月抢先说,我们是亲戚!又转头对着君瑞也好像是说给张书:我听我妈说,你小时她还抱过你呢!
   至此,君瑞才开口问秋月,妈妈身体还好吧?
   好着呢!好着呢!秋月应承着君瑞。又对张书记说,就要下班了,我早走一会,带我弟弟回去见妈、吃饭!
   去吧,去吧!张书记说。
   秋月不容君瑞推辞,拉着君瑞就走。君瑞只好随了秋月,转身扬起一只右手和张书记道别。
  
   六
   秋月,你咋知道我是弟弟,你比我大?君瑞问。
   哼,不是吗?难道我不是比你大吗?秋月不正面回答,你11月生,我8月生,我比你大半岁!
   你咋知道?听谁说的?
   不给你说,以后你会知道的!
   不说?
   在殷庄西头,君瑞随秋月走进了一个农家小院。小院夯土围墙,本色木门。推门进去,院内有槐树一棵,有西屋两间,靠北有灶房一间,靠东有猪圈。院子不大,打扫得也干干净净。只见一个老太太在院里树下剥豆。
   妈,你看谁来了!秋月声音中带着喜悦。
   老太太神情凝重地盯着君瑞细看。
   时间过了两分钟。
   噢!是李区长的儿子来了!快快,搬个墩,坐!
   秋月从屋里搬出两个玉米棒子皮编的墩让君瑞坐下,自己则坐在老娘的身旁。
   君瑞好奇问,妈妈,你咋知道我是李区长的儿子?
   老太太两眼闪动着慈爱的温柔。从脸上看出来,你长得很像你爹!再就是你身上这件衣裳,你穿上这件衣裳就更像当年的李区长了!我见过李区长穿过这样的衣裳!你这件衣裳……
   呵呵,这件衣裳是我爹穿过的。我这次出门,我爷从箱子里拿出来让我穿上,说穿上它我爹就能认得我,我就能找到他……
   老太太滴出两滴清亮的泪水。吃饭吧,中午有菜馍稀饭。秋月从屋里搬了个小桌,摆上了菜馍筐子,又盛了三碗玉米糁子熬的稀饭。
   菜馍软香。菜是玉米地里长的那种野苋菜,因其长在玉米地被当地老乡称为玉米菜。玉米糁子熬粥,又甜又糯。
   吃饭的时候,秋月的妈妈看着君瑞笑。君瑞,我去过你家,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那年,你们俩的爹出事之后,我抱着秋月去的你们家。
   啊,君瑞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用心的听着。君瑞想,秋月知道比自己大半岁,可能是老妈曾经说到那些往事。
   妈妈,我听张书记说我俩的爹是死在西平县师灵洪河边,我要去西平找爹的坟。我爷让我出来就是办这事的。
   该去找找呀!二十年了,咋现在才?老太太说。
   我爷腿脚不好,我以前年龄小,爷不放心。大了些,又在外地上大学,现在毕业了。
   我也老想着去找找,不知西平在什么地方?有多远?秋月是个女孩!唉!老太太的意思是不放心。
   妈,我跟君瑞弟弟一道去!我们明天就去!秋月说。
   您俩一块去我放心,一块去吧!
  
   七
   殷庄东南面四五里处有一条小河。这条小河平时水量不大,来往行人只需脱了鞋子挽起裤腿就可以蹚水过去。前几天上游下了点雨,小河的水多了起来,原来可以看得见底的地方,也变得青蒙蒙的。
   君瑞和秋月走到这里犯了难。要找桥还得往下游走三四里地。君瑞提议顺河坡往下游去找桥。秋月没听见一样,脱了鞋子,把裤腿挽到了大腿根上就下了水。君瑞看见秋月那线条优美雪白圆润的大腿心里怦怦直跳。秋月打摸着走到对岸却又踅了回来,屈着腿弯着腰说,上来,姐背你过去!君瑞说那怎么能行!我自己蹚过去。秋月生气地说,扭扭捏捏像个老娘们,快上来,再磨蹭姐生气了!姐生气了!君瑞也想亲近秋月,就顺从地爬上秋月的后背,两条胳膊圈住秋月的脖子,脑袋俯在秋月那蓬松松的鬓发边,由秋月背着过了小河。当秋月把君瑞放在岸上时,君瑞动情地对秋月叫了一声姐。秋月笑了,说,你到底喊我姐了!以后就这样叫,姐听着舒心!

共 647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古诗云“一将功成万骨枯”,也可以这么说,一个靠枪杆子取得的政权,是千千万万革命烈士的生命换来的。牺牲者中有的死得轰轰烈烈,青史留名;有的默默而亡,淹没在时光的烟云中。文中的父亲为了挽救群众的生命,临危不惧,视死如归,表现了一个革命者的勇敢担当和浩然正气。虽然政府部门也将他们安葬于烈士陵园,但作为烈士家属,二十多年中无人过问,竟然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如何牺牲,尸骨何处,不能不令人叹息。小说构思颇具匠心,烈士的儿子寻找父亲的下落,巧遇另一个烈士的女儿,给一个悲壮的故事抹上了一层温馨的色彩,同时也蕴含了更深一层的含义:两位父亲曾经并肩战斗,生死与共;而今两位年轻人心心相印,踏着烈士的足迹,一同前行。一篇充满正能量的小说,倾情推荐!问好作者!【编辑:燕剪春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10002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1-10 10:16:12
  感谢李老师赐稿流年!
   祝创作愉快,2018更上一层楼!
人生有梦不觉寒
回复1 楼        文友:李炳君        2018-01-11 11:21:07
  谢谢燕剪春光老师高评!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1-11 09:55:24
  语言很美,把很久的一个英雄故事与当下联系起来,不仅仅写一个历史故事。这就是妙点。
回复2 楼        文友:李炳君        2018-01-11 11:22:19
  谢谢山地老师光临鼓励!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