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新锐力】蹊跷的饭票(小说)

精品 【看点·新锐力】蹊跷的饭票(小说)


作者:快乐一轻舟 秀才,1410.2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28发表时间:2018-01-10 12:26:17
摘要:大饥荒年代,几张饭票,夺去一条人命,气疯一个,最后,却不了了之。


   一
   唉!怎么又死人啦!
   老靳到县城开完会,下午又到自己的单位县民政局处理了一些事务,昨天晚上在家住了一夜,吃过早饭就骑自行车往刘屯赶,十几里地,不到半小时就到了,不曾想,一下车,刚走进大队部,大队支书和大队长又报死人的信息。
   到刘屯当驻村干部没半年,村里就一连串地死人。今天饿死一个,明天病死一个,这俩月里,死了二三十个。还不是这年景闹的。去年大旱,今年大涝,又忙着炼钢铁,合大伙,家家都得到大队食堂里吃饭。满想着农民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哪知道,闹起了饥荒,红薯梗,花生秧,树叶,树皮,地里的茅草根,都成了填肚子的好食品。
   老人大多都得了腹水,肚子肿得胀起老高,一按一个坑,白天还能喘气儿,说不定晚上就断气儿了。村里年龄最大的高金良老汉,走着走着,往地上一歪,就没气儿了。
   小孩儿个个大肚子,胳膊腿儿像麻杆儿。大都脱肛,一蹲下来,屁眼儿里就垂下来一大截儿血红的肠子。还干结,解大便,吭哧多长时间解不出来,得大人帮着用棍子往外抠。幼儿园的孩子整天被撵到地里捉蚂蚱,摸蝲蛄,逮麻雀,拿回来,在大队食堂灶里烤着吃,谁捉得多谁吃,越饿得狠的力气小的孩子越倒霉,他们常常捉不到,当然也吃不上,更饿。孩子也是一个接一个地死,大人饿得连那事儿都做不来啦,新的不见生,活的经常见咽气儿。
   前几天出了一件令人心惊胆战的事儿。五十多岁的傻光棍汉刘钢柱竟然夜里扒坟,把白天刚埋的本村高银书他爹的坟扒了,剜下大腿上的肉煮着吃。肉香味儿被邻居闻见了,跑去看,露了馅儿,高银书家里的人又哭又闹,要找刘钢柱拼命,要不是大队干部和民兵拦得快,说不定刘钢柱也没了命,只好把刘刚柱送进了监狱,既是惩罚他,也是保护他。人要不饿极了,能干这事儿吗?
   这不,又出人命啦!
   一进大队部,大队支书高银山和大队长刘刚锤、治保主任高大柱就神色慌张地告诉老靳,下放干部张宝玉家的大孙子死啦!是因为饭票死的。
   大队长刘刚锤是退伍兵,说话有点结巴,这时候,直摆手让支书说。大队支书高银山解放前上过小学,说话还比较条理。老靳就让高支书慢慢说。
   下放干部张宝玉昨天一早去大队食堂司务处,领一家人今天的饭票。司务长刘锡良告诉张宝玉,他家的大孙子珍杰代领走了。张宝玉和老伴儿带着两个小儿子一起过,大儿子张贵雪一家五口独立过。张贵雪本来在村小学教书,因为说了几句“三反”搞过了头的话,被人检举,罚了劳改,媳妇王大姐带着三个孩子过,珍杰今年都上小学六年级了。
   张宝玉回家问大孙子珍杰,珍杰说没领。张宝玉折回家问刘锡良,刘锡良说一定领走了,还拿出记账本让他看,张宝玉的名下确实划了勾。张宝玉再问珍杰,珍杰还是说没领。折腾了几个来回,一边说一定领了,一边说绝对没领,闹腾来闹腾去,张宝玉的大孙子珍杰委屈得大哭,张宝玉的大儿媳妇王大姐也跟着掉泪。最后急了,王大姐把大儿子珍杰打了一顿,张宝玉家也闹了个底儿朝天,没曾想,小珍杰一时想不开,半夜就在自家枣树上上吊啦!家里人天明才发现,已经没救啦!
   “唉!你看这事儿闹得,小珍杰是咱村有名的聪明孩子,在学校里经常考第一名!太可惜了!”高支书简单说完,接连唉声叹气。
   老靳见过张宝玉一面。高高的个子,白净脸膛,戴一副深度近视镜,听人说过,本在县文化局里当秘书,写得一手好字,因为“三反”时查出他解放前曾在旧国民党县党部里当过文书,虽然没什么劣迹,但还是把他下放到原籍了。见面的时候,张宝玉唯唯诺诺,连连点头,还陪着笑脸,躬着腰。一看就是个被运动吓破了胆的人。
   刘锡良是全村有名的老实人,是大队长刘刚锤不出五服的近门叔叔,初中没毕业,回到家来,因为有点儿文化,人老实,又认真,在生产队里当过会计,一进大伙,就安排他当大队司务长。
   人家都说:“一天三两,饿不着司务长。”刘锡良这司务长倒还是精瘦,整天耷拉着脑袋,说话细声慢语,不像个冤枉人的主儿。
   这事儿处理不好,会酿成大乱。
   刘屯是个大庄,全村三百多户人家,三大姓,有五分之三的人家姓刘,其次是姓张的,姓高的最少。同姓家族家家都牵着筋,特别是到关键时刻,往往抱成团,要因为这事儿引起家族冲突,麻烦就大了。老靳急忙就问:“现在发展到什么情况?怎么处理的?”
   高支书又简单答了几句。现在张家正忙着收敛死人,刘锡良还在忙着扒帐,查原因,治保主任高银家和民兵连长张贵霖,还有妇女主任关二姐正在张宝玉大儿媳妇家照看着。
   老靳和他们三个人简单商量了一下,就一起去张贵雪家。
   大老远就听见哭天呛地的哭丧声,走进院子,那棵吊死人的老枣树还在。已是深秋,叶子已经凋落完毕,只剩下铁一样的枝柯,呆愣僵硬地支奓着。
   进屋一看,一张床上躺着尸体,尸体蒙着一床破棉被,贵雪媳妇王大姐正趴在儿子的尸体上撕心裂肺地哭,两个小儿子也扯着娘哭作一团,张宝玉的老伴儿也在一旁嚎啕哭,张宝玉也蹲在地上抹眼泪。满院子的人,除了大队和小队的几个人,就是姓张一族的人了,许多人都在抹泪。
   高支书叫民兵连长张贵霖把张宝玉拉到老靳跟前来,老靳安慰了一番,最后表示,“饭票先补上。先把孩子体体面面地打发走,费用由大队出,事情的真相一定尽快调查清楚。”
   张宝玉一边抽泣着,一边连连点头,连说:“谢谢!谢谢!”就没了话。
   高支书又叫妇女主任关二姐和几个妇女好歹劝住王大姐,老靳把对张宝玉说的话又大致说了一遍,最后特别强调:“一定要把事情查清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老靳明白,目前,话只能说到这儿为止,含糊点儿好,得留有余地。
   王大姐迷迷糊糊,木木呆呆的,只是喊:“俺儿死得冤哪!俺儿死得冤哪!”
   围在一旁的姓张一族的人,大都静静地听,没说什么,因为事情发生得紧急,他们还没缓过劲儿来。只有一个愣头青小伙子嘟囔了一句:“这事儿总得查清楚吧?”
   没人搭他的荐。
   安抚了一番,靳东云就赶紧离开了张家。
  
   二
   刘锡良在本家堂哥锡海家一间空房子里躲了一天多啦,媳妇也带着孩子躲到娘家去了。
   在张宝玉家孙子死的当天上午,吃午饭的时候,张姓家族的一群青壮劳力曾跑到大队大伙司务处大闹了一场,质问刘锡良为啥要坏良心,冤枉死一个小孩子?
   刘锡良既不愿承担责任,又怕惹怒张家人,说话便吞吞吐吐。张家人更是有气,就有人骂起来,还有一两个愣头青,动了手脚,要不是支书和驻队干部老靳带大队一班人制止,还说不定会闹出人命来。于是,老靳就叫大队支书和大队长安排,先让锡良躲起来,怕张家气急了,再找锡良闹事儿。
   锡良躲在这儿,这事儿很机密,只有大队长刘刚锤等几个人知道。锡海儿子在外当兵,闺女出嫁啦,有空房子,他脑瓜灵活,嘴把风,他老伴儿也是全村有名的细心人。躲在这里,不会走漏风声。
   刘锡良人本来就瘦,一天多过去,眼窝好像都塌坑了,在昨天的混乱中,脸上又被人扇了一巴掌,一块黑乌青。
   人家好模样的孩子,突然死了,谁不心疼啊!咋也没想到,这孩子的死能跟馍票连上,能跟自己连上。张贵雪小学还跟自己同学,曾经同过桌,好的一个人似的。人家倒了霉,聪明伶俐的一个孩子又死了,死得又跟自己有瓜葛,说不清,道不明的,这以后再见了,俩人咋说话呀!
   过去两天多的事情,像放电影似的,在刘锡良脑海里放了一遍又一遍,不是越放越清晰,反倒越放越糊涂。
   张宝玉去问第一次的时候,自己正忙着,当时眼睛扫了一下账本,见他名下已经化了勾,就告诉他,已经领走了。他问谁领走了,自己想起他的孙子刚领了饭票,他两家的名字紧挨着,别人还能领吗?一定是他的孙子代领了!没曾想,他的孙子说没领,闹来闹去,竟然闹出了人命。
   全村三百多户人家,排着队领饭票,就得一个多小时,哄哄乱乱的,要叫我准确说当时的细节,还真说不清。账本上的勾就是唯一记录,领馍票时又不可能让每一个人自己签名,谁家领了我就给谁家划个勾。当司务长快半年啦,还没错过呢!这次也一定不该错呀!
   再说,一天的馍票有数,我总是把一天的馍票捆成一沓,发完为止,那天我也发完了,没剩一张啊!
   我帐码细发,是刘屯出了名的,不该有错!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到现在,只能说以账本上的勾为准。
   事情发生后,大队支书、大队长、治保主任都问过自己,驻队干部老靳也单独问过,我只能说既然已经划了勾,必须以勾为准。
   正胡思乱想间,锡海推门而进,进了门又赶快关上,压低嗓子对锡良说:“张家不愿意,说查不清就不下葬,特别是张贵霖,那叫驴脾气,嗷嗷叫,逼着驻队干部老靳和大队俩头儿,非要查清楚不可,老靳没办法,咱侄子钢锤也不好出面拦阻,大队只好报告了公社,公社让派出所来查,听说马上就要到咱们村了!”
   刘锡良本就小胆儿,听了这消息,连连说:“这可咋办?这可咋办?”
   锡海说:“钢锤侄儿让我捎个信儿给你,心里没事儿不怕鬼叫门,只要你的帐没错,谁也拿你没办法!你千万别软骨头,拿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钢锤知道你小胆儿,怕你乱了方寸!真乱了方寸,说了错话,把死人的责任扣你自己头上,你可就倒了大霉了!”
   “是!是!是!……”刘锡良一迭声地回应,他也不是不知道轻重,这事儿要是真牵连到自己身上,拨拉不下来,说不定就要罚劳改呀!
   刘锡良怕的就是这个!无论如何,得保住自己不出事儿啦!锡海哥说得对,死咬住账上打了勾,谁还能有什么办法?
   “别害怕,张宝玉一个下放干部,又有历史问题,张贵雪又罚着劳改,两个人都有黑疤,要不是张贵霖那头叫驴撑着,他张宝玉敢吱声吗?你家是三代贫农,红得很!咱一个村子,谁不知道你认真仔细,诚实可靠,不贪不占?”
   “你别忘了,咱钢锤侄儿是大队长,官儿比张贵霖大!”
   “再说,咱刘家比他张家人多了去啦,咱不怯他!咱老刘家的人也商量啦,他张家再敢闹事儿,咱刘家就集合起来,跟他们对着干!看他张家人多,还是咱刘家人多!”
   锡海给锡良打了一连串强心针。
   “还是锡海哥看得透,听你这一说,我心里亮堂多了!不过,张家人闹闹就闹闹吧,人家毕竟死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刘锡良望着锡海的脸,又是感激,又是劝阻。惶惶不安的心,也确实安稳下来许多。
   “仔细想来,张家死小孩这事儿啦,还真得让公安查查,查了以后,只要没你什么事儿,就算洗清啦!要不,你还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我估摸着,公安来查案,咱钢锤侄儿不拦,就是为了这个!尽管他没在我面前说出口。”
   “也是这个理!”
   “哎!我还真得再问问你,弄个实底儿,你原来说的,没什么纰漏吧?”
   锡良知道锡海的意思,还是怕到最后自己真说不清楚,或者真有问题,一大帮子人下不了台。红了脸,急忙说,“锡海哥,我敢对天发誓,我要真坏了良心,叫我天打五雷轰!”
   “这我就放心了!回去我对钢锤再说说,让他心里放踏实些。”
   俩人正唧唧咕咕说得热闹,锡海的老伴急急慌慌地跑过来,“钢锤侄子捎信儿来啦,叫锡良兄弟到大队部,公社派出所来人啦!哎呀,锡良兄弟,到了那,可要想好了再说,千万别说错了,叫人家抓住把柄!”
   “有什么把柄啊?咱锡良兄弟站得直,走得正!老娘们儿,瞎嘟囔啥?走!锡良兄弟,我跟你一起去。”锡海训了老婆几句,就陪着锡良朝大队部走去。
  
   三
   珍杰死后的第二天晚上。白天,公社派出所已经来人调查,到张贵雪家看了尸体,照了像,叫张宝玉问了情况,作了笔录,也叫贵雪媳妇谈了话,作了笔录。贵雪媳妇哭得喉咙哑了,精神也恍惚,断断续续,哭着说着,两个公安一遍劝着,一边问着,没少费时间。
   刘屯很少来公安,一来公安,不是办案,就是抓人,公安代表的是政府,代表的是枪杆子,代表的是威严。所以,但凡公安一进屯,全屯似乎就静下来许多,屯子上的天空似乎也随着气压升高,压得每个人不敢喘气。
   俩公安来到张家,始终一脸严肃,给现场带来了紧张气氛,青壮年都在地里干活儿,除了张宝玉家里的人,站在张贵雪家院子里的就剩十几个张家老汉,还有几个老太太,就在那棵老枣树底下,或蹲或坐,帮着叠黄纸,剪纸箔。他们都敛声屏气,大气不敢出。公安在屋里问着,张贵霖黑着个脸,也和众人站在院子里,他和治保主任高银家一起陪着两个公安来的。
   哼哼!让公社派出所介入此事,是俺努力争取的结果,能查清事实,也给张家挣了面子,还打击一下刘钢锤的气焰。还真是一箭那个那个……三雕。
   妈拉巴子!你说他刘钢锤,不就是当过兵吗?老子也当过兵!他竟然就能当大队长,不就是仗着刘家人多吗?他整天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但欺负支书高银山年龄大,懦弱,在大队里霸道得狠!别看会议上高银山说话多,实际上许多事儿大多是刘钢锤拍板。

共 1099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以大饥荒年代为时代背景着笔,在那个温饱不保的年代,饿死、病死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勒东云刚从县城回来,就听到大队支书和大队长又报死人的信息:下放干部张宝玉家大孙子小珍来上吊死了,上吊的原因竟是因为一张馍票。至此,以馍票到底领没领,是小珍杰在说谎还是大伙司务长刘锡良怕担责在撒谎推卸责任为线索,引出刘屯这个大庄里刘家、高家、张家等三大家族之间的矛盾。张家要求彻查真相,还死去的小珍杰一个公道,高家隔岸观火,事不关己;刘家仗着是庄里的大姓,人多,便极力策划将这事和稀泥混过去,驻村干部老勒不想庄里再生风波,也尽力与村干部从中周旋,最终让小珍杰得以入土为安,而至于那张蹊跷的馍票,至于谁冤枉了谁,是大人在撒谎还是小孩子在说谎都已经不重要了,他需要的只是尽快结束闹剧,息事宁人,毕竟老勒不想庄里再起闹腾,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生。小珍杰的妈妈王大姐最后真疯了,让老勒心里充里了愧疚,如果说在这件事情上,最对不起的人,必定就是她了,也只有她一个人才是真正的悲伤,因为她失去了儿子。小说结构紧凑,构思精巧,情节合理,人物形象生动细腻,刻画入木三分,小说主题明朗,具有对大饥荒年代一定的批判意义。佳作推荐共赏,期待更多精彩呈现看点。【编辑:诗情划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130017】
?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诗情划意        2018-01-10 12:27:57
  非常欣赏轻舟老师的笔力和思维,佩服您对文字的高超驾驭能力,一篇优秀的佳作,欣赏了。祝老师创编愉快。
诗笔诗心,仅此而已。
回复1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1-10 12:32:59
  辛苦你了,感谢你精彩的编者按语。
2 楼        文友:诗情划意        2018-01-10 12:28:20
  问候老师,祝冬安笔祺。
诗笔诗心,仅此而已。
回复2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1-10 12:33:49
  也祝你创作快乐!
3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1-10 12:31:55
  谢谢诗情划意编辑的推荐和精彩的编者按语!
4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8-01-11 10:40:38
  特殊的时代背景,看得人瘆得很。
回复4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1-11 11:04:33
  是啊,回忆起那个时代,就感到脊背发凉!谢谢分享!
5 楼        文友:芒果花香        2018-01-11 13:35:43
  王大姐的悲痛让人一声长叹。
文友不相轻。
6 楼        文友:石寸雨        2018-01-14 15:54:52
  小小的馒票,冤死了一个优秀善良,活泼可爱的孩子,让人不得不为惋惜。文章人物众多,纹理却很清晰,读者一目了然。谢谢,看点有老师更有看点。
回复6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1-14 17:33:43
  谢谢精彩点评,共同享受码字儿快乐!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