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有奖金”征文】谜(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有奖金”征文】谜(小说)


作者:北国飞花 童生,652.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13发表时间:2018-01-10 17:32:48
摘要:阿扬茫然失措地看着女孩的背影,红红的眼睛几欲泪滴,他站在原地,喃喃自语:"看你眼里……我好模糊……放心追逐你的幸福。”


   粉白粉白的雪花儿漫天卷地,犹如轻飘飘的鹅毛一般,飞向大大小小的广告牌,飞向数不清的电缆线,飞向穿梭不停的公交车。一会儿,眼前一片白,整个世界都罩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褥。
   环城路上,阿扬一边匆忙地走着一边听着歌。他不紧不慢地走了大约一站的路程,远远的看见一个人躺在雪地上一动不动。
   “咦,不会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吧?”阿扬想着便加快了脚步,像一阵风一样飞快地跑了过去。
   “大叔,快醒醒!”阿扬蹲下身子将手放在鼻孔处,焦急地摇晃着那人的胳膊呼喊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那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马上送医院!”阿扬想到这儿,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两步并作一步走到路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你爸怎么了?”司机师傅好奇地问。
   “不知道。”阿扬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
   “看你这孩子,怎么做儿子的?”司机师傅不满地训责道。
   “叔,他不是我爸。”阿扬微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笑了笑说。
   “那这老头?”司机师傅一脸吃惊地看了眼阿扬问道。
   “我也不认识的。”阿扬说着和司机师傅一起将人弄上了车。
   “你不怕人醒来赖上你?”司机师傅忍不住好心提醒道。
   “人命攸关的,我那能想那么多啊!”阿扬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真是个老实的孩子啊!”司机师傅感叹地说。
   两个人说着一起吃力地将人弄上了车后,很快来到了城里最大的一家医院。
   “小伙子,叔走了。”司机师傅帮忙把人弄进急救室,这才拍了拍阿扬的肩膀转身就走。
   “叔,等一下,你的车钱我还没给呢!”阿扬见状急忙抬脚追了上去。
   “算了,叔也当是自己学了回雷锋!”司机师傅边走边笑着说。
   “这怎么行?”
   “怎么,看不起我老头子啊!”司机师傅笑道。
   “没有,没有,那叔,你车开慢点!”阿扬礼貌性地跟到了车旁。
   “回去吧!”司机师傅说着坐上了自己的车,一踩油门走了。
  
   二
   “你是病人家属吧?”走廊上飘来了一道男人的声音。
   “是!”阿扬十分果断地说。
   “那赶紧去前台交费吧,不然我没权力进行抢救啊!”白大褂说完转身就走。
   阿扬顺着通道一路七转八拐,终于来到了收费处,只见小窗户前的办公桌上一个工作人员正在无聊的打着哈欠。
   “同志,交费啦!”阿扬在窗台轻轻地敲了敲。
   “单子拿来!”工作人员不耐烦地说。
   阿扬将手上的东西急忙递了进去。
   “一共两千两百块!”工作人员低头用电子计算机飞快地清算了出来。
   阿扬想也没想赶紧取出自己的真皮钱包,从里边抽出几张百元大钞票匆匆忙忙地数了数。
   “同志,我带的钱不够,可以先欠着吗?”
   “不行,我看你还是赶紧打电话让人给你送过来吧,不然医院也不会给用药的。”
   阿扬愣了一下,赶紧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飞快地翻出了一个异常熟悉的电话号码毫不犹豫地打了过去。
   “喂,宝贝,我在医院,你赶紧送些钱过来!”
   “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去医院了?”电话那头一个女子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你别问了,赶紧过来!”阿扬催促道。
   “那好吧!”那女子有些不情愿地答应着。
  
   三
   大约一个小时后,从医院门口走进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子,一身宝蓝色的紧身裙。
   “你来了,阿蕊。”阿扬老远就看见了自己的女朋友,满脸笑容地迎了上去。
   “阿扬,你没事啊?”那个女孩飞快地将阿扬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满脸疑惑征询道。
   “不是我,是一个大叔!”阿扬笑着解释道。
   “怎么回事?”女孩茫然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男朋友。
   阿扬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
   “你脑子有病啊,管什么闲事!”女孩一听,气得顿时破口大骂。
   “你……”阿扬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
   “我什么我,这种事人家都是唯恐避之不及,你倒好,反而想都不想就往上贴!”女孩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算了,钱给我!”阿扬见状急忙服软了。
   “给!”女孩气呼呼地从包包里抽出几张大钞一脸嫌弃地交到了阿扬的手上。
   阿扬摇了摇头,赶紧跑过去交费。
   时间,就像一个巨大的磨盘,不知不觉中,转了一圈又一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急救室里的门“哗啦”一声从里边被打开了,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一脸疲惫地在几个小护士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医生,病人怎么样了?”阿扬见状马上走上前去。
   “幸好送来的及时。”
   “那就好!”阿扬长舒了一口气。
  
   四
   诺大的病房里,四处弥漫着消毒水刺鼻的味道。一个老者正安静地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挂着吊针。这时,从外边突然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你们?”已经清醒过来的老者看着阿扬问道。
   “叔,你昏倒在地上了,是我送你来医院的。”阿扬说着急忙走向了病床前。
   “爸!”女孩看见病床上的老者一惊。
   “你怎么和他在一起?”老者这才看见站在后边的女儿,诧异地问。
   “他是我男朋友,阿扬。”女孩急忙走到病床前拉着老爸的手坐了下来。
   “你男朋友?”老者不相信似地问道。
   “嗯。”女孩点了点头。
   “爸怎么不知道你有男朋友,你们交往多久了?”老者不满地翻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女儿。
   “半年了。”女孩不好意思脸红了红。
   “你呀!”老者一脸宠溺地抬手在女孩的额头轻轻点了点。
   “爸。”女孩撒娇似地向老者怀里蹭了蹭。
   “好了,闺女,爸想喝水,你去给我打点来。”老者找了个借口将女儿支开。
   女孩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爸,起身走了出去。
   “小伙子,你人不错,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老者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对阿扬说道。
   “叔,你……”阿扬不明就里地问。
   “我家这丫头,她配不上你。”老者放低了声音。
   “怎么会,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阿扬摇了摇头矢口否认。
   “看你这小伙子,我的闺女,我还不了解是什么样的人吗?”
   “叔,你好好养病,这个问题咱们以后再说。”
   “小伙子,我的话你好好考虑一下。”
   “好的,叔!”阿扬违心地说。
  
   五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到近,只见女孩手里提着暖水壶匆匆出现在了病房的门口。
   “爸,水来了。”女孩说着走进了老者住的那间病房。
   “这么快啊!”老者警告似地看了一眼阿扬,好像是让他别乱说话。
   “人家还不是担心你嘛!”女孩娇嗔道。
   “你这丫头就知道哄老爸开心。”
   “爸,你怎么这样说你闺女,好像人家有多不孝似的。”
   “好,好,好,我闺女最好啦!”老者赶紧做了一个投降状。
   “这还差不多。”女孩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阿扬看着这一对父女打闹的场面,冷落了自己,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接下来的几天,阿扬一下班就给医院赶,又是打水,又是挤牙膏,又是洗脸,又是擦手,又是取药,又是叫人换吊瓶,又是接尿,又是买饭,像伺候自己的亲人一样精心地照顾着病床上的老者。偶尔还会坐下来讲一些笑话,说一些趣事,谈一些问题,逗老人开心。
  
   六
   一间医生办公室里,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正在低头“沙沙”的写着什么。
   “医生!”阿扬刚进医生办公室就叫道。
   “什么事?”白大褂抬头问道。
   “我来问问,看xx号病房里的病人什么时候可以出院?”阿扬笑着说道。
   “xx病房啊,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随时都可以出院。”白大褂说着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谢谢你,医生!”阿扬礼貌地道谢而去。
   医院的走廊上人人行色匆匆,突然一阵阴风吹过,阿扬下意识地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向病房飞一样地急急忙忙走去。
   “你回来啦?”坐在病床上的老者看着来人开口问道。
   “嗯。”阿扬轻轻地应了一声。
   “医生怎么说?”老者急不可待地看着阿扬。
   “随时都可以出院的。”
   “真的吗?”老者兴奋地问。
   “嗯。”
   “那你赶紧去办出院手续!”
   “明天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阿扬看了一眼窗外一脸为难地说。
   “我说走了就走,你还这磨叽个啥?”老者吹胡子瞪眼。
   “这,要不和阿蕊商量一下吧。”阿扬说着就要低头掏手机。
   “不了,那丫头忙着呢,咱就别打扰她了。”老者拒绝道。
   “那好吧,我这就去。”
   很快,阿扬就办好了所有的手续,回到病房帮老者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就一起离开了医院。
  
   七
   一栋有些年份的老式单元楼上,时不时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对话。
   “蕊丫头!”老者看着坐在他边上的女孩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叫道。
   “嗯。”女孩抬头看了一眼老者,低头玩她的手机。
   “你和那个小伙子相处的怎么样?”老者盯着女儿静待下文。
   “挺好的。”女孩随口应道。
   “傻丫头,你赶紧分手吧!”
   “为什么?”女孩盯着手机心不在焉地问。
   “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老者一语道破天机。
   “可是他对我挺好的!”女孩飞快地看了眼老者说。
   “好,能当饭吃吗?”老者恨铁不成钢地翻了女儿一眼。
   “可是爸,他救了你的。”女孩满脸不解望着老者说。
   “正因为他救了我,我才不想你跟着他,谁知道他以后不会隔三差五地又救个阿猫阿狗什么的,万一那天被人家赖上了,那岂不是很麻烦啊!”老者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说。
   “……这……”女孩一时犹豫不定。
   “听爸的话,咱以后再找个精明的人!”老者继续劝着女儿。
   “……爸,让我再想想……”女孩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起身怏怏不乐地走进了自己的闺房。
  
   八
   公园门口,阿扬站在那里一个人焦急地东张西望着,好像是在专门等谁似的。就在这时,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蕊儿,我在这!”阿扬兴奋地冲那女孩招了招手喊道。
   “你来了!”女孩子看了眼阿扬,径直向公园里边走去。
   “蕊儿!”阿扬见女孩举动异常,急忙追了上来。
   女孩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看了眼阿扬没有说话。
   “蕊儿,你怎么了?”阿扬疑惑地问道。
   “我们分手吧!”女孩停下脚步低头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地开口道。
   “……你想好了?”阿扬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孩的眼睛。
   “嗯。”女孩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答应你!”阿扬没有问女孩原因,他忍着心里的痛笑着对女孩说。
   “那我走了,你保重!”女孩说完神色复杂地看了眼阿扬转身就走。
   阿扬茫然失措地看着女孩的背影,红红的眼睛几欲泪滴,他站在原地,喃喃自语:“看你的眼里……我好模糊……”
   ……

共 378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很有意味的世情小说。虽然取材于一个很熟悉的话题,但能从这小小的横断面铺开,通过看似平常的小故事去展现人性最隐秘的东西,这就显得难能可贵。好的小说必须有故事但又绝不仅仅止于故事,通过故事来塑造人物反映现实生活中的世相百态,甚至以一孔去管窥社会万相,这就给故事赋予更深更高更厚重的东西,故事编织的很巧妙,阿杨救了一个老人,送医院治疗阿杨钱不够于是给女朋友打电话,结果被女朋友一番呵斥,结果被救老人竟然是女朋友的父亲,更奇妙的是老人醒来竟然劝阿杨离开自己的女儿,并且也从女儿那边劝女儿离开阿杨,最后小蕊离开了阿杨,故事结束,留给阅读者一个未解之谜,老人为什么劝阿杨,又为什么劝女儿,老人到底真实想法如何,故事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延续,作品没有明说,甚至没有暗示,留给作品一个大大的白,而这留白艺术更增加了文章的张力,佳作呈现,大力推荐阅读!【编辑:唐风汉韵】
?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唐风汉韵        2018-01-10 17:35:25
  故事编织巧妙,语言简练流畅,拜读佳作,受益良多!
一路走来,用文字遇见美好,播种温暖
2 楼        文友:唐风汉韵        2018-01-10 17:38:08
  似着三分劲,却显万钧力,这就是小说的妙处。
一路走来,用文字遇见美好,播种温暖
回复2 楼        文友:北国飞花        2018-01-10 18:09:28
  感谢老师的精彩编辑,你辛苦了*^_^*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