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江南】远去的记忆(散文)

编辑推荐 【江南】远去的记忆(散文)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童生,615.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62发表时间:2018-01-10 23:29:42

【江南】远去的记忆(散文) 深秋,一个灵魂,站在了高天流云之间,他…,他是谁?他在倾听,倾听着那云儿的呢语。他在看,看什么?看那黑土构建成的千年烽烟。你听见了吗?“咦!”谁在说话,消瘦的诗人,回过头来,寻找声音。他迷惑了?唯有一阵阵秋风扫过,灰黑的泥土,随着风儿,翩翩起舞,飘向远方。此时,蓝天白云,黄沙漫漫,荒凉凄清,荒草枯蒿,白絮芦花,随风摇拽,一望无垠的金黄,那是季节的灵感,还有那淡淡的灰白,都在阴阳之间,绘制着万物的轮回。
   诗人,恰似一缕尘烟,飘荡在出尘和入尘之中,出尘之轻盈,入尘之沉重,都在倾诉,倾诉着飞翔的风雨,还有那红尘的虚伪,虚伪的虚伪,真实的真实。慢慢地走上了这黑土岗,漫天的黄沙,狂啸着千年里历史的悲鸣。
   长长的叹息,是啊,长长的叹息,那是古辽国大将军的金弋铁马,化为了一缕无形的意念。“守土兮!”,一句辽代的誓言,塑立了一座不朽的传说,升华了,升华在了今人与古人的脚步里,遥远的蓝天白云之间,有一个故事在时光中流淌,流淌成不朽的传说。
   古辽国的将军,舍家保国,飞骑千里,十日无水米,奔驰护疆,鲜血澈清辉,战死都城,土岗千年,城垣残土,荡荡芦花,峥嵘岁月,云飞雾散,唯有弦月,还在高天星宇间讲述忠诚。
   “咚……”心在颤抖,“不!”那是千年历史里战鼓的遗音。他,站在荒野,站在了历史的杀伐之巅,这里曾经是远古的战场,阵阵卷起的尘沙,向诗人,讲述着一段光阴。那是远古里血的征服,一场无情的杀戮,捻碎了两代王朝的贪婪和无知,空留下这血淋浴过的黑土岗,还有那千百年來解不开的玉马金鞍。
   天空中,那一片片白色,形状各异的云儿,随着风沙扬起的手臂,向九皋的凌云诉说,一个仙鹤不落的传奇,向往那片草原,那是丰硕肥沃的黑土地。一条精灵,从远古而来,驻足在那翠绿与金黄之间,越岗跨坡。突然间,摔碎了身体,凝聚成银色的彩虹,“啊!洮儿河!”母亲河,哺育着草原人。
   诗人随手拾起一枚枯叶,那干涩的纹脉,似乎对诗人讲述着平淡与辉煌,还有那纯真与真情。脚下“沙……沙……”之声不绝于耳, 那一枚枚金色的落叶,飘落了,又飞起来,飞翔在风儿与抽象的空间里,那是一个回忆,一页季节的书笺。
   一片枯叶,一路纹脉。一片淡淡的书笺,一段人生的记忆。
   谁在述说?你吗?!“不!”,是心儿,在述说,述说出一片心的记忆。
   时间和空间的转换,雨雪儿的吻,吻伤了黑土地的僵化意识。
   站在窗前,红尘的风雪儿,徘徊于深秋霜色的门楣,拿起来抒情的笔儿,心痕当墨,热血当笺,谱写出对纯纯之情的回忆。 那是春风的片段,人生中春的点缀,绿意着神经的原素。水泽的浓浓气息,片片舒展的茶香,谱写了天真与纯纯色调。
   在一种不可名状的思绪里颤抖,没有祈祷。一种失落的记忆,于无声处潜然心境。红尘的虚伪,透过百米深的冰层,一丝阳光,焚烧灵魂的沉寂。一支远天的流云,唱响了“鸿雁”一曲悲歌,述万里江山。古老的长调,一支孤独的漫长,使清醒的生命,感受着失去太多记忆色调。
   人生,出世与入世的境界,情与梦,是纯纯之情与幻影的意境。无论是纯,还是梦意的理念。一片枯叶,一纸泪笺,一段往事,回忆前尘,人生若梦……

共 125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散文语意丰沛,漫谈中情味如一帖渺邈的山水画,孤寡清绝。何来此言呢?是因为作者视角的独特,一反常态,不强调内容,而是重在描绘那份意境,那股不可言说的状态,所以这份回忆写得极为诗意,有点无厘头,细想却妙不可言,因其不按常理反倒让人拍案叫绝。我特喜欢作者的语言,像是有一些碎萍,无根无地,那份飘渺的姿态,却是浪漫极了。其实整篇散文便是一场“兴亡千古繁华梦”,而我们在时间这头,以诗意触景生情,最后落得“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出尘与入尘,不是那么紧要了,心若是觉着对了,便是清风明月。文章的语言和视觉角度,我特别喜欢。语言美,这是通篇易见的,而视觉,一个个敏感且不寻常的视角符号,所带来的视觉美感和情感基调是令人惊叹不已的。【编辑:秋下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下蝉        2018-01-10 23:30:38
  浪漫与风流,在文中尽有体现
回复1 楼        文友:飞翔的鹰耿彪        2018-01-11 19:58:59
  秋下蝉 文友:谢谢你啦,是啊,无论情字,还是江山,尽抒情于笔端。
2 楼        文友:秋下蝉        2018-01-10 23:33:16
  文章的情感基调比较深沉,但其语言的润色,尤其一些意象所生成的意识状态,竟然暖暖无比,这也让诗意更加灵性和唯美。所以,这篇文章读完,倒是没觉着有多“疼”,反而是被其中的语言给美到了,如闻罂粟。
回复2 楼        文友:飞翔的鹰耿彪        2018-01-11 20:02:30
  秋下蝉 文友: 谢谢你啦,我这篇散文,采用了传统的散文形体格式,内容的写作方法是意象抒情散文方式,还有引用大量的散文诗手段和写作方法。
3 楼        文友:飞翔的鹰耿彪        2018-01-11 20:05:16
  本文章以散文叙述方法,散文抒情手法,散文诗的写作手法,以及现代朦胧派手法。
人生是一场戏,总有一些身边的故事发生在红尘的某个角落,或喜、或悲、或黑、或白,就看每一个人去演什么角色………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