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满庭芳】秋风中(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满庭芳】秋风中(征文·小说)


作者:山魔 布衣,277.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2发表时间:2018-01-11 13:41:36

【流年·满庭芳】秋风中(征文·小说)
   黄根顺住院了。儿媳妇彩霞说是肠息肉,而且是花生粒一般大,做个微创就行。便血一个多月了,那个村卫生所的管医生一直以为是痢疾。还是大医院条件好,找到了病症。手术预约在本周五。
   眼看着两亩红薯要挖,包好的白菜要上市。偏偏这几天黄河流域连下了几场秋雨,树上的枣子都裂口了。风赶来了,雨才不甘心地收场。黄根顺弓着腰站在院子里,站在秋风里,看着发黄的枣叶捎带着枣子落得满院子,黄灿灿的,黑瘦的脸上愁云密布。一颗枣子“砰”地砸在他头上,痛痛的。哎!这病生得不是时候!
   只要不是癌症就行,快点治了好干活。要是癌就不看了。就像槐树园的老庄,一个胰腺癌看得人财两空,全家都要上吊了。黄根顺来医院的路上嘟囔的就是这句话,他是村里有名的一根筋。儿子和媳妇都听烦了,他又去烦医生:医生,我可说好了,要是癌症就不治了。
   术前常规检查折腾了一整天。黄根顺听说自己患的就是个肠息肉,不手术就会恶变,所以积极配合着。不过,有件事让他很纳闷,就是老二黄根旺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他在市区开了个汽车大修厂,那厂房里汽车就像开会似的,摆得满满登登。他放着一大堆缺胳膊少腿的汽车不修,连着两日在医院里晃悠。更蹊跷的是老三黄根才也从上海跑回来了。
   儿子黄晓峰在建行做保安,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守点,医院里划价缴费都是儿媳妇彩霞在忙活。黄根顺念过几天高小,认识不少字。彩霞把一堆收费单据压在被褥底下,就去看尿检结果。这当口,黄根顺靠着铁床头无聊,就蚯蚓样地曲着身,伸出黑瘦的手取出一堆票据,翻找肠镜结果报告单。他看完彻底傻了!
   白纸黑字,上面明明白白写着:便血一月。肠镜发现距肛门4~13cm处见一粘膜隆起,占据肠腔4/5圈。诊断结果:直肠癌可能!
   其实这是上周就做的肠镜,活检结果才确诊为直肠癌。
   黄跟顺看到这个结果,脑袋开山放炮一样嗡嗡响,拎着报告单傻了好大一会,才把这些票据放回原处,转身走出去。电梯拥挤,还容易碰见熟人。他默默地扶着楼梯往下走,想怎么走就走怎么走。今天楼梯上一个人也没有。黄根顺一直下到一层,从医院后门走了出去。
   雨后的风像湿衣服一样,贴得他身上阴冷沉重,压得他的脚步寸步难迈。真的是癌症!他感觉一切都变了颜色。黄根顺瞅着灰灰的天空,顺着满树渐渐枯黄的叶子向前走去。出了医院门就是育才大道。马路上车子像浅水里的黑鱼一样穿梭,把路堵得严严实实。个别车把头斜出来,企图从夹缝里游过去。黄根顺就在这游鱼的缝隙里无声地游走。
   尿检还很正常。儿媳妇彩霞回到病房,发现床上没有了人影,床单一角好像还被人动过。她心里一惊,知道情况糟了,这老公爹一定是知道自己的病了,这可怎么向晓峰交代?她迈着两条瘦长的腿跑出病房直奔电梯而去。
   彩霞在医院门口左右搜寻半天找不到人,沿着育才路一直往前走。在车流中,突然看到那个熟悉的干瘦的身影,跑过去扯着公爹的袖子说:“爸,你急死我了,快回去!”
   黄根顺挣扎一番,继续闷声不响往前走。彩霞在后面撵着公爹,嘴巴不停劝他回病房。一直追到嘉禾超市的广场,才拦住他。
   黄根顺杵在冷风里,像只晾干的弯红薯一直不说话。彩霞拉不得,拽不得,索性打开窗子:“爸,你看了单子了,那我也不瞒你了。病和病不一样,医生说你肠道里的是个弓形瘤,又没转移,做了手术就好了。你跑回去不治了,病就大发了,咱小虎以后就没有爷爷了。”
   “反正我活不了几天了,上了手术台还不知道能不能下来。”黄根顺仰着头,满头的白发恰似一蓬干草。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看着灰茫茫的天说,“我先把手里的事安排好……”
   彩霞拉着公爹的衣袖,一缕风把她的头发吹到脸上,她顺手把头发拢到耳朵后面,急忙截住话说:“家里的事不要你操心,你把病治好就是当下最该安排好的事。三叔已经请了省肿瘤医院的专家,咱就跟在省城做手术一样,一点问题也没有。”
   黄根顺沉默不语,脑袋偏向一旁,叹了一口气终于道出实话来:“憨娃娃,我这日子不多了。我要回去找你爷爷。这次修路要占你爷爷原先的旧院子。你二叔当年学修摩托的费用,都是我在工地上挣的钱,他现在都开汽车修理厂了。你三叔上大学也是我和你妈供他上的学,毛衣都是你妈没黑没夜织的。他现在在上海一年十几万挣着……可是现在你爷爷都在咱们家吃喝。这房子动迁的事要说在前头,不然我死了谁还替你和晓峰说话?”
   “哎呀,爸!修路的事情还没影哩。也就是村里人胡吵吵哩!动迁不知道猴年马月。你就不要去找爷爷了。这次省肿瘤医院的专家都是三叔亲自去找的,他一定花了不少钱;二叔那天也给了我一张卡,他嘱咐我花多少咱取多少。现在有了医保也花不了多少钱,咱回医院去。”
   “娃,你憨着哩!你二叔卡里的钱那是要还的。你三叔请专家咱要承情的。你和晓峰没有工作,小虎还小,花钱的地方多着哩。我回去把占房子的事说清楚,看你爷爷怎么分。你爸没有上学也没有学手艺,挣钱都供了他们学手艺和念书,现在得到了啥?他们平时给你爷爷那点钱,买房子的时候你爷爷都捐出去了。还迁房子他俩就不能和咱平分,你爷爷一碗水要端平。”
   黄芽村依山而建,这几年有能耐的人都住到城里,只剩下几户人家,像几颗秕谷散落在山脚下。老二黄根旺几次劝说老爷子到城里住,老头很犟,说你大哥吃啥我吃啥。老三黄根才接老爷子去上海,老爷子就在他那里住了三天,说啥也不待了,他说你大哥住啥我住啥。最近传说一条高速公路要穿村而过,老爷子不由心紧起来。
   下了几天秋雨,老爷子的棉裤早就上了腿。他仰在躺椅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嘴一动,露出掉了几颗牙的牙床,满脸饱经沧桑。对面坐着兄弟俩。他说:“你们俩小的时候,我做了阑尾炎手术,你妈身体也不好。田里的活都是你大哥一个人干。你俩上学没有钱,你大哥给工地上搬砖,挣下俩钱供你俩。看你俩现在腰粗膀子宽,你大哥瘦得像麻杆。唉!他憨着哩,我不憨。他这个病不是个小病,都屙血一个多月了,能是痢疾吗?”
   黄根才急忙站起来说:“爸不要要乱想,就是个息肉,专家来了做个手术就能回家。”
   黄根旺也站起来说:“爸爸,你也不要担心钱的问题,我给了彩霞一张卡,需要多少他们取多少。他们以后的日子也不要担心,听说修路要占房子,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不要提占房子的事!”老爷子脸色一沉说,“眼下你大哥还在医院里,除了给他看病,其他的都是扯蛋的事。他吃啥我吃啥,他住啥我住啥。你们给他的钱,那是要还的……”老爷子声音刚高了几度,哮喘病就犯了,捂着胸口没命地咳嗽。
   “爸,那钱还啥呢,我们不要了。再说现在有医保,也花不了多少。”黄根才怕老爷子激动,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轻轻拍打他的后背。
   “老话说亲兄弟明算账。你们给的钱,他不好意思要,花了就要还。”老爷子顿了一下,喘着粗气说,“你俩有心就把钱放我这里,一会我叫晓峰来取。爹给儿子的钱不用还。这钱算你们孝敬我的,以后也不需要每月给我钱了。”
   彩霞说服不了黄根顺,无奈地看着公爹执拗地往前走。她无计可施,掏出手机给晓峰打电话。
   县城离黄芽村二十多公里,公爹这是要徒步回家呀。她跟在后面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出县城,黄根顺已经气喘吁吁。彩霞扶着他坐在路边的石阶上,听黄根顺给她讲述小时候家庭贫寒和拼命挣钱养活全家的历史,现在两个弟弟都是人上人,开着小车,西装革履。而自己全家,还在山脚下靠挖土豆打零工维持生计,偏偏自己又得了这种病。
   临近中午,天气渐渐暖和,黄根顺这几天清肠,肚子里空空如也,身体也漂浮起来。他站起身给儿媳妇说:“娃,我恐怕走不回去了。你给我拦个车,我回去把这件事说清了,就回医院。”
   彩霞叹了一口气说:“爸,我怎么就劝不动你?一边忙着看病,你却要说占房子的事。说不准我二叔三叔早和爷爷商量好了。”她站在路边看见车就招手。半天等不到一辆出租车。
   这时候彩霞看到晓峰骑着电摩冲过来,急忙招手。黄根顺低着脑袋坐在路边的条石上,秋风中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晓峰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当他知道事情的原委,立即发火了:“刚才爷爷打电话,给了咱十万块钱。有了钱,先治病。”
   “你爷爷给的?他啥时候有这么多钱?”黄根顺惊奇地问。
   “爷爷说他卖了一件宝贝,钱都给你治病。”黄晓峰真切地说,“爸,你快坐后面回医院。”
   “我不回去,你带着我回趟家,那修路占房子的事,我要跟你爷爷说清楚。”黄跟顺在彩霞的搀扶下坐在摩托后面。
   “修路占房子,那就是没有边际的事,不知道谁瞎吵吵的。你咋就相信那个?”
   第二天,黄根顺在病房里身上插满了管子准备手术。两个弟弟、儿子媳妇众亲人围绕着,大家一起把他抬上了担架,送到电梯门口。手术室在六楼。
   县级医院的电梯空间狭窄,除了担架、医生,还有黄晓峰小两口。黄根旺和黄根才兄弟只好徒步上楼梯。
   在电梯里,黄根顺躺着不能动。他迷离的眼神看看儿媳妇彩霞,又缓慢扭头看看儿子晓峰,不放心地低声说:“娃……”
   “打住!爸,咱先做手术。”黄晓峰知道黄根顺最不放心什么。他马上截住父亲的话,朝他做了一个暂停动作。
   手术进行了两个半小时,专家出来说非常成功。黄根旺在外面一支一支吸着烟,黄根才看着死里逃生的大哥浑身都是管子,消瘦的脸色没了血色,上前一步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
   黄根顺一直清醒着,他就像经历了一场暴雨的小草,无力地看着儿子和儿媳,用微弱的声音问道:“娃……还迁的事还没有音讯吧?”

共 367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以黄根顺为主线,引出血肉相连的儿子儿媳妇亲兄弟,围绕黄根顺的病情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表达了作者创作的思想。有三个儿子的老爷子,吃住在大儿子黄根顺家,二儿子小儿子读书起家是大儿子供养,现在二儿子小儿子富裕了,可大儿子在家依然富不起来,这还不要紧,要命的是得了绝症。小说刻画了通过黄根顺患直肠癌引发的故事显露出来的人性。人性里有丑陋,人性里有善良。两兄弟要给钱给大哥治病,听从老爷子的建议,把钱交给老爷子,以老爷子的名义交给他的大儿子。暖暖的做法,不言而喻。秋风起,寒意凉,亲人间的爱暖洋洋。构思精湛,文短意精,富有正能量,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120002】
?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1-11 13:47:07
  山魔构思小说很独特,语言精致,作品很有深度。
回复1 楼        文友:山魔        2018-01-12 20:25:12
  谢谢山地辛苦编安!一起加油!
2 楼        文友:清鸟        2018-01-12 12:31:21
  看得泪眼朦胧,感人之作,学习了!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2 楼        文友:山魔        2018-01-12 20:29:51
  作品如果没有被读者看懂,一定是自己没有表达清楚,所以任何解读都是正确的,包括山地老师的理解。
   问好青鸟!多谢阅读!
3 楼        文友:清鸟        2018-01-12 14:31:25
  本文的亮点是两个父亲各自用不同的方式向儿子表达了一种深情——父爱。这两个父亲也是一对父子,感人之处都是极大的无私,可谓款曲同唱。秋风里,有落叶的凄凉,也有无尽的感慨与欣慰。黄根顺身患癌症为引子,打开故事情节,逐一延伸出枝繁叶茂。人,面对生死,人性是毫无遮掩的。故事极尽刻画了每一个人的内心,还原出一个个生动活泼、形态不一的人物形象。父爱是有共性的,他们把牵挂儿女当成一辈子的事业来坚持,结尾震撼人心,佳作!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3 楼        文友:山魔        2018-01-12 20:26:38
  作品中老大黄根顺确实为整个家庭付出了很多。照顾老人,供两个弟弟上学。但是一个人的奉献不一定要得到对等的回报。老大在知道自己患了不治之症,想到的是两个弟弟出人头地是他付出的结果,理应多分一些家产,手术后依然念念不忘还迁的事。
   这是人性的弱点。
4 楼        文友:济宁宋丽鹃        2018-01-12 19:54:40
  问候作者,您好亲爱的朋友!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