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喊魂(小说)

精品 【流年】喊魂(小说)


作者:茨平 童生,789.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12发表时间:2018-01-11 19:07:25


   这是个漫长而又悲伤的夜晚。
   我老婆秀英神情痴呆地坐在床沿上,她双腿并拢,腿上放了个紫黑色的匣子。那是个骨灰盒。骨灰盒里装的不是别人,装的就是我。我身髙一米七一,铁塔般的一个汉子,推进砖窑一般的炉膛里,出来就变成这么一点点。什么叫生命转瞬间化成灰烬,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前一天,我还是个鲜活生动的生命。我大口喘气大声说话拼命干活。我一餐能吃下五两米饭。夜里,我还抱着我老婆秀英她做了一场高潮迭起的性爱生活。她还夸我,一天干那么重那么累的活,还有这等精神。一天之后,我就变成一撮死灰。人活在人世,太多的不确定因素真是令人猝不及防。我没有想到我会变成一撮死灰。我老婆也没有想到,一切都那么突然,令人猝不及防。我就站在我老婆秀英的对面,看着她大悲大痛之后的神情痴滞。我好想对她说,生死是有命的,不要过分悲伤,死的已经死了,活的还要继续活。可我说的话她根本听不到。犹如我就在她身边她却看不到我一样。什么叫阴阳两隔,阴阳两隔就是两个最亲近的人近在咫尺,她看不到我,我说的话她听不到。
   她坐在床沿上,一动不动,静止得像尊雕像。她的思想也静止不动了,什么都没想,又什么都想够了。她目光散乱,眼神空洞,空洞得像条长长的隧道,空洞得什么都没看,又似乎什么都看清了。夜已经很深了。在夜不是很深的时候,这间不足十五平米的小屋子挤满了人。有小包工头胡老板,有同在工地做事的汉子们。他们表情沉重,想开口说话,却不知说什么好。在这个时候,任何安慰对我老婆秀英来说都是苍白无力的。鲜活生动的我已化为灰烬。我不可能再鲜活生动。他们只有用沉重的表情表示他们心情沉重。南方的夏天,经过一整天太阳的烤晒,地面与空气吸足了热量,虽已是夜晚,虽然太阳已把它的热能转去舔烤西半球,仍然是热气逼人,是闷热,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在外面,是有空气在轻缓地流动,形成的风是有气无力的风。有气无力的风穿过门缝进入屋内更加有气无力,没办法让屋里的气温降下来,没办法让屋里的人感到一丝凉快。每一个人都大汗淋漓,粘满污垢的衣衫像刚从水里提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汗臊味。有人连续放几个响亮的屁,像布谷鸟从山窝里蹿出来。这本是极搞笑的事情。若在平时,大家都会笑得前仰后跌一塌糊涂。这会没人会笑,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守护着什么。远处公路上,小汽车大货车一辆接一辆屁股咬着屁股像蚂蚁搬家一样在行驶。汽车穿刺空气的声音,发动机的声音,汽车尾气管挤出来的声音,喇叭按出来的声音,还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噪音混在一起,在极力喧染叫嚣与骚动。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汉子们迈着沉重的脚步带着叹息陆续离开小屋。屋里只留下我老婆秀英一个人,还有我没办法定型的魂魄。秀英依旧静静地坐在那儿。夜不知不觉很深了。远处公路上的汽车稀少了很多。左一辆右一辆穿刺空气发出的声音也是孤单的。只有晚风,有一阵子没一阵子,轻一阵子重一阵子摇动着它们的身子,像是有气无力地诉说着某种心思。屋里那盏十五瓦的灯泡,吊在那儿,被屋外从墙缝间钻进来的风吹得摇摇摆摆,把昏暗的灯光揺摆得飘浮不定。秀英就在这飘浮不定的气息中静坐着。
   我们住的屋子是世界上最简陋的屋子。墙是用废旧合板残缺的石棉瓦围着,顶是用石棉瓦盖着。屋子是简陋的屋子,屋里的陈设更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墙角堆放的几个编织袋。编织袋里装的是我和秀英全部行装。床板是用废弃的合板拼凑而成,床脚是用废弃的方料钉成。桌面也是废弃的合板,桌脚也是废弃的方料,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直接钉成。合板方料上残存的水泥浆呈深浅不一的死灰色。合板方料拔除钉子之后留下许许多多毫无规则青春痘一般的麻点。就这么一个简陋的屋子,曾经是我们温暖的地方。特别是到了夜晚,我收工回来,带进一身的汗臊味。她说她很喜欢我身上这种味道。我脱掉带满泥巴和水泥浆的衣裤,赤身裸体暴露在她面前。她打来一桶水。我就在小屋里洗澡。我洗澡时她洗衣服,我洗完澡她衣服也洗好了。我们坐到床上。尽管天气闷热,尽管我们身上还冒着细密的汗,但我们还是相依相偎。我们东一句西一句说些闲话,说着说着我们就睡着了。第二天,太阳从石棉瓦的缝隙中钻进来,我们同时醒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们的生活虽然简单我们却一点也不厌烦。现在,我的血肉之躯变成骨灰装进匣子里。简陋的屋子只有她的气体带点生气,与空气混合在一起,像床板桌脚上残存的水泥浆顽固附着成的那一片死灰色。钉子拔除之后留下如青春症一般的小洞密密麻麻,正如秀英此刻的心情和我们日常生活,死灰之中散乱着麻点。床上是泛了色的草席和褪了色的被单。
   床不高,比凳子矮一点,比沙发高一点,秀英坐在上面,双腿正好成一个水平面。骨灰盒放在双腿上,等同于放在桌子上,相当稳固。但她还是用双手死死地扶住,用力地扶住,生怕它会失去平衡掉下来。桌子就在她前面。桌子静止不动,桌子沉默不语,桌子似乎在诉说。诉说我们两个刚进这个屋子的时候,屋子空洞得如她现在的眼神一样没有任何东西。我环顾了一圈,说了声好,拍了拍手,扭头走了出去。再过一会儿,废旧合板方料搬进来了,锯子锤子动起来了,不一会儿,床和桌子大功告成了。她站在一旁看我做事,含着笑意带着欣赏看我做事。她总是这样,笑意带欣赏,看着看着把我看出许多自豪来。床和桌子钉好了,我老婆秀英铺好草席,再扔过一床泛了色的被子。我仰躺到床上,还连翻几个滚,有意识地挤压床。我斜着眼睛问她:这床结实么?她抿着嘴笑而不答。我拍了拍了手,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说:今后我们就住这儿了。再说一句:有住的地方真好。是的,出外打工的人,有住的地方真好。秀英笑了,依旧是抿着嘴笑。我们的要求很简单,有个住的地方,有活干能赚点钱就够了,犹如这简陋的屋子这么简单。
   更生啊,你在么?你在这屋子里么?你可不能走远呀,我们明天就回家。你千万不能走远了,要是闷的话,想走动,只在附近走动,千万别走远。不走远,才能听到我喊你的声音。我们明天就回家,我会记得喊你,会一路把你喊回家。你千万别走远,你一定要听到我喊你的声音……
   我的老婆秀英终于放声喊起来。灯泡晃动着,把那种飘浮不定的东西晃动得明确起来,是我在那个地方点头。我只有用这种方式告诉她,你的话我听到了。我不会走远,我会紧跟着你,随着你喊魂的声音一起回到我们那个遥远的家。
   在我老家,如果不是死在家,死在外面,比如去山上扛木头摔下悬崖,比如得了急病,送去医院里,死在路上或死在医院里,死者最亲的人要扶着他的灵柩,喊着他的名字,一路喊他回家。只有把死者灵魂喊回家里,再在祠堂安放个灵位,他的灵魂才有安息之地,才不会是孤魂野鬼。
   就在这个夜晚,有另一个男人,夜半醒来,惊魂未定。
   这个男人也叫胡更生。不只是他的姓名与我惊人地相同,年龄也相同,出生月份也相同,还同是丫山县人。只不过,他是另一个乡镇一个小山村的人,与我家那个村子相距一百多里。只不过,我长得高大威猛,他长得矮小猥琐。我还在家里讨老婆生孩子时,他已出来打工好几年了。我们虽然同名同姓同年龄同是丫山县人,我不知道世上有个他,他也不知道世上有个我。当然,这里的不知,是作为人的个体生命存活在人世间的时候。当我肉体变成灰烬,当他的肉体变成肉饼时,我们的灵魂在某个夜晚相遇。我才知道,他是我的宿命。而我,又是他的宿命。
   二十一岁的一个早晨,胡更生扛着个编织袋走出那个小山村。他年迈的父亲和母亲站在门口送他。父亲母亲五十多岁了。五十多岁不算很老,但繁重的体力劳动透支了他们的身体能量;疾病与愁苦是台榨油机,榨得他们的身子干瘪得像根干树枝;岁月是无情刀,在他们脸上雕凿密集而又深刻的褶皱。他们站在门口,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们吹起来。五十多岁的父母看起来已经很老。
   要做老实人。
   凡事都让着人家。
   不要惹是生非。
   要照顾好自己。
   家里不用惦记了。
   赚到钱要好生藏起来。
   要记得回家。
   看到合适的姑娘,带一个回来。
   ……
   父亲一句母亲一句,一句一句叮嘱的话语似乎没完没了。直到胡更生走出了村子,走出他们的视线,他们的目光一直在送,叮嘱的话语还没说完。
   你们真的放心让他出去。邻居大嫂从另一间屋里探出头来,语气中有很多不满不放心。
   胡更生的确有很多让人不放心的地方。第一他没文化,第二他脑子笨,第三他身材矮小单薄少力气。这样一个人,在家里都让人担心,走到外面乱糟糟的世界,还不让人担心死了。胡更生父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担心又如何,不担心又如何。家里只有几亩瘦田,瘦田长的稻米只够吃没法换票子。而一个家,仅有饭吃是不够的,还必须有票子。胡更生二十一岁了,到了娶媳妇的年龄。像胡更生这样的人,有钱都很难找媳妇,何况没钱呢?做父母的感到无能为力了,一切都要靠他自己。当胡更生提出也要去外面打工时,做父母的一句像样的劝阻都没办法说。在家里,几乎就是等死,出去外面,或许还有点希望。
   胡更生走在出山的路上,那是一条盘山小路,与我家出山的路非常相似,尺把两尺宽,像条灰白的飘带,一段子上一段子下一段子平。路上,凹凸的石块像狗的牙齿在交错。就在这个时候,我和我老婆秀英在山上砍柴。那会儿她还不是我老婆,是同村姑娘。我们常一起上山砍柴。我们的爱情就是在砍柴扛树挖笋采野菇的过程中萌芽生根成长。她轻声喊:更生呀。再招招手,意思是叫我过去。我走过去,她指指前面。前面茹芁丛中,有一只抱窝的野山鸡。我一阵狂喜。我是一阵狂喜了,那个胡更生却打了寒战。他走着走着,分明听到有人喊他。声音清晰得如广播传送过来,熟悉得好像村里哪个女娃子在叫他。哎,他甚至想都没想就一声嘹亮地回答。哎的回答本来应该有拖音。但他猛然感到不对,在这半山腰上,前无人家后无店,不可能有人喊他,特别是清脆的女人声音。于是,那哎字,犹如奔驰的汽车突然来一个紧急刹车,活生生地卡在那儿。他迅速地回头张望。前面没人,那是可以肯定的,因为他的目光一直在看前面。他只有回头看,条件反射似的,看看后面是否真的有人在喊他。他甚至想象,后面真的有人在喊他,是个清秀俊美的小姑娘,还冲他招手。然而没有,没有任何一个人影。只有那弯弯曲曲的小路,像弄脏了的白飘带一样伸进浓荫深处。那浓荫,平空泛起阵阵幽森之气,妖魔鬼怪的传说立即张牙舞爪地放大。他禁不住打个寒战,身上每个汗毛孔都紧张地闭合。他极速地往山上看往山下看,企图从山上山下看出人来。然而没有,连动物的影子都没有。一切都静静的,静得阴森森的。一种巨大的恐惧扯拽他的心脉。
   他听过很多鬼的故事。他几乎是在鬼的故事中长大。说人在无人的旷野走着走着的时候,特别夜晚,有时白天也会出现,似有人在喊,根本不是人在喊,是一种叫孤魂野鬼的东西在喊。孤魂野鬼专挑那种神光弱的人喊,把他的魂魄喊走,这样孤魂野鬼就有一个伴了。人被喊走了魂魄,轻则走霉运,重则丢掉性命。想想,一个人没有了魂魄,那还叫人吗?碰到孤魂野鬼在喊魂,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应答,紧握拳头,挺胸收腹,雄纠纠气昂昂。这样孤魂野鬼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万一不小心应答了,还有个补救的办法。那便是,呸呸呸,连吐几口口水,连叫几句自己的名字,喊:归来呀归来。魂魄便会重新回到自己身上。
   呸呸呸,胡更生连吐三口口水,再拉长着声音喊:胡更生呀归来,胡更生呀归来。
   胡更生专注于喊自己回来,却没注意脚下,脚踢到一块突起的石块上,脚趾头差点踢破了。他痛得龇牙咧嘴。
   胡更生听到的那句喊声,是秀英喊我的声音。更生呀,那句喊声穿过长长的时空隧道,撞击胡更生的耳膜。
   什么是宿命,这就是宿命。那种看不见摸不着冥冥之中控制着我们的东西。
   就在这个漫长而空洞的夜晚,更生啊……我老婆秀英那句悠悠长长的号啕声又一次穿过长长的时空隧道,钻进另一个与我同名同姓的男人耳朵里,激烈地敲打他的耳膜,震慑他的神经。他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神智还在恍愡之中。他像被电击一般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他惊悚地四下看了看。四下,空空洞洞。远处的灯光,交叉着从窗户里进来。灯光经过长途跋涉,到他这,已经是有气无力了。有气无力的灯光把屋里映得明不明暗不暗,屋里几件东西,烂桌子,矮凳子,编织袋,塑料桶,都处在若隐若现的状态中。他紧张地仔仔细细地四下张看,企图找出那个喊他的人。屋里,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屋里,除了他,所有的都是静物。分明有一个人在喊他,喊得那么悲痛欲绝撕心裂肺,怎么会没有人呢?莫非又是哪个孤魂野鬼在喊魂。不是莫非,简直是一定。他猛扯一下被单,将头蒙住了,浑身筛糠一般抖着。夜已经很深了,夜静得出奇,一点声音都没有,连平日里上蹿下跳啮咬物什的老鼠都停止了活动。他紧张地将头伸出被窝,竖起耳朵。更生啊——要命的声音又如歌如泣般飘来,像从极远处来,又像就在耳根周边,像蚊子一样盘旋。他极力捕捉声音源头,可就是捕捉不到声音来自何方。他恐惧了,巨大的恐惧感,仿佛有个魔鬼在捏碎他的灵魂。他再次筛糠了,他的肌肉在萎缩,他的骨骼在收缩,他快缩成一团。像被人捉住的蚂蟥那样缩成一个小团。喊死呀喊死呀谁在喊死了。他在心里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共 36772 字 8 页 首页1234...8
转到
【编者按】《喊魂》这是一篇充满悲情色彩的小说,作者以一种独特的视角描写了一场悲惨的故事。读后让人久久沉浸在小说的悲惨世界中,令人感慨万分。小说故事情节描写了农民工到城里讨生活的种种磨难与人生百态,充满一种艰辛的味道。小说的主人公胡更生一出场就是一个死去的魂魄,胡更生在高楼上的脚手架上干活,一不小心就掉了下来,成了摔死的魂魄。小说的主题是喊魂,作者一直都围绕这个主题在写,胡更生的老婆只好捧着自己老公的骨灰盒回家,一路喊着胡更生的名字回家。而更加巧合的是,在这个城市里打工的还有另外一个胡更生,他们同名同姓同年龄,这个胡更生也是一个悲剧人物,小说所反映出的两个胡更生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他们从山村里出来,就是为了挣多点钱,为了生活更好。他们心中充满希望,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事实却是残酷无情的,他们身为农民工,却得不到应有的人身保障。第一个胡更生摔死了,第二个胡更生的血汗钱却被那个叫刀疤佬的人和一个叫花姿的女人合伙骗去了,五万元打了水漂。胡更生万念俱灰,他买了刀,去寻找刀疤佬算账。然而,钱没要回来,却又遇到死去的胡更生老婆,女人不停地喊魂,冥冥之中,活着的胡更生怒火中烧,他以为所有的不幸都是这个喊魂女人造成的,于是,悲剧上演,胡更生刺死了喊魂的女人。自己也失脚摔下山崖,失去了生命。作者文笔细腻、朴实,小说语言很有特色,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描写真实、自然,主人公的心理活动描写深刻,通过作者的描写,真实的人性,真实的人生,都在作者笔下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作者有着一双善于观察入微的眼睛,将小说人物描写的栩栩如生,令人感慨!让人深思。小说人物描写真实、形象,景色描写与人物心理描写相得益彰,小说很大程度上揭示了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心路历程。小说潜在的含义意味深长。欣赏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永远红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12002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8-01-11 19:09:36
  感谢作者赐稿流年,祝作者写出更多佳作,写作快乐!
永远红梅
2 楼        文友:山魔        2018-01-13 22:35:02
  今天晚上一口气读完了这篇小说。小说书写农民工生存的艰辛,用喊魂的方式把农民工悲惨的命运写得惊心动魄。妻子的深情,胡更生的无助,构成一幅强大的画面,一次次撞击读者的心灵。作品语言细腻,叙述富有张力,主题厚重有力。学习过!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