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新锐力】打工江湖之江湖传说(小说)

精品 【看点?新锐力】打工江湖之江湖传说(小说)


作者:冰城雪主 童生,697.3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72发表时间:2018-01-11 23:37:00


   林青竹实在想不通,自己那个冤家男人赵传宝竟然有了“小三”,不知什么时候他和邻村的小媳妇如花勾搭上了。若不是被自己捉奸在床,任谁说她也不会相信啊!论人才,自己也算有点文化,好歹高中毕业,在农村也算个文化人。论长相,十里八村,自己也是有名的。可那小三,虽名叫如花,离花实在有点远。除了前胸,再没什么突出的。
   青竹气得发疯,好姐妹叶子劝她说,你也不必想不通,男人看的不只是女人的脸,他们更在意的是“那事”。
   “那事——”青竹愣了一下,“那事”自己差吗?哪次那冤家不是一边骂着她小妖精,一边要死要活地叫着,不管什么季节,他没有几晚是闲着的。可这些话她也不能和叶子说呀。
   叶子见她不语,以为被她说中了,便笑着对青竹说,你没事也找点“样片”学学。
   青竹瞪着叶子坏坏地笑着问,难怪你那口子对你俯首帖耳的,你学过了是吧?
   叶子一巴掌拍在青竹腿上,死鬼,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脸却笑得像桃花。
   离婚!尽管传宝跪地忏悔,痛哭流涕,青竹还是不能原谅他。青竹要了儿子和房子,家里存款人各一半。她本想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传宝若真心改过,和如花断了来往,两个人再复婚。没想到,随后,如花也离了婚,两人堂而皇之住到了一起,而且离她还不远,这让她很堵心,说不出来是股啥滋味。
   青竹觉得也该为自己的前途做个打算了。
   随着年关的临近,外出打工的人们陆续回来。从不打麻将的青竹开始每天往麻将馆跑,她倒不是想学打麻将,而是想打听打工江湖的信息。
   说起闯江湖,那可是她小时候的梦想。小学时,武侠剧才开始流行,她最喜欢的就是《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心想若自己练成黄蓉那样的武功,也可以行侠天下,铲遍天下不平。于是便削了木剑,没事就和男孩子们舞来弄去,还把招式画在本子上,想造自己的武功秘笈呢。想起这些,她不由地翘起了嘴角,自己小时候真是傻得可爱!自己现在也很傻,想到此,翘起的嘴角又垮了下来。现在只剩傻,却不再可爱了,她叹了口气,骂着自己。
   这天下午,青竹来到王婶家。王婶家三层小楼,夏天开农家乐,冬天就成了麻将馆。一楼大厅的几张桌子早已坐满。靠近门口这张桌的四个人,都是才从南方回来的,两男两女。青竹喊他们春阳哥、吴琼姐、亮子、玉兰嫂。这几人属亮子年轻,打工没两年,其余几人已在外很多年了,称得上村里的富裕户。
   王婶正坐在门口剥花生,看见青竹走过来忙喊她过来坐,青竹也顺势坐了下来,手里剥着花生,耳朵却听着人们海侃。
   只听吴琼向着年长一点的春阳大哥说:春阳哥今年回来得早,想必是钱挣足啦?往年你可是腊月二十八九才回来呀!
   春阳叹了口气,哪里哟,今年没挣什么钱。春天的时候,刚出门,老妈生病又跑回来,这一来一回,几个月工资就没了。今年厂里效益不怎么好,机器老化了,老是坏。上面又查得紧,三天两头停产。
   你们大理石厂工资高啊!旁边叫亮子的年轻人说。
   春阳瞄了他一眼,听谁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们常年上班十二小时,一般体力几小时就顶不住了,就你这小身板儿,要不了三天就得垮。
   也行啦,玉兰在旁边接话道,你打工这些年,家里楼房也起来了。儿媳妇也接了,你还要攒个金山啊?有俩养老钱儿就行了。
   和了!吴琼伸手捡起亮子才打的幺鸡,喜笑颜开地喊道,谢谢亮子点炮,你可真是我的幺儿啊!
   春阳叹了口气,唉!我就说我今年运气不好,打个麻将也被人截和了,说着一推自己的牌,大家一看,可不是吗,边夹。
   麻将瞬间又被码了起来。青竹思量,这大理石厂就免了,那个工作估计自己做个一两年就未老先衰了。这张脸别人不珍惜,自己还是要珍惜的。
   桌上几个人话题继续。
   玉兰问吴琼,你在广州怎么样啊?你那服装厂都是流水线,总要轻松些吧?
   吴琼还沉浸在赢钱的喜悦里。笑呵呵地说,这活儿说不累也累,说累也不累。
   亮子急着说,到底是累还是不累啊?
   吴琼瞪了亮子一眼说,服装厂和鞋厂都是靠加班的,夏天还好点,冬天忙的时候,老板巴不得你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吃了饭就上班,下了班就吃饭。一天吃饭、睡觉、上班,倒是省钱了,没功夫做别的。虽不用出什么力,可坐久了也是腰酸背痛。我现在就落下个脖子疼的病。麻将打久了脖子都要疼。
   吴琼抓了颗牌又扔出去,现在打工好哪去了,厂里住的条件好了,车间也宽敞。我们最早出来打工那会儿,都是小作坊,吃、住、干活差不多一个地方。到处堆的货,老板下班门一锁,有的厂失火,人就睁眼被烧死里面。那时,整日提心吊胆,那才叫拿命换钱呢。
   青竹听得心里酸酸的。吴琼是村里出去最早的,也是村里最早富起来的,有人还说她挣的钱不干净。人们对挣了钱的女人,总是抱着猜疑的心态,这也是早年父母不准她出去打工的原因。
   玉兰说,我们鞋厂和服装厂的过程差不多,来年还得去,家里也没什么出路啊!
   吴琼说,要是咱们这边也有厂多好,咱们也不用跑那么远了。
   亮子说,你们别急,等我挣了大钱回来开个厂。
   春阳接过话,等你挣大钱?你前年的工资拿到了吗?听说包工头连家都不知搬哪去了,人找到了吗?
   亮子苦笑一下,找是找到了,可他赔个精光,自己的家都要养不起了,你能奈他何?唉!其实也怪不得他。怎么就那么巧,那个新来的工人还没来得及买保险,一眼没照顾到,没戴安全帽就上了工地,一块砖头下来就成了植物人,害了自己,也害了大家,那一年我们都白忙了。
   春阳说,你那工作确实危险,经常听说有人出事。
   吴琼说,你也换个工作吧亮子,年轻轻的别去冒那个险。
   亮子摇摇头,我不想换,我才刚刚摸着点门道。再怎么还没有挖煤的危险,你没听说那小矿塌方的,瓦斯爆炸的,有的尸骨无存。
   玉兰说,打工人命苦啊。
   春阳说,这打工就是闯江湖,一脚踏进去,三分运气,五分人为,还有两分是身不由已啊!
   亮子说,我就是要闯一闯。现在这个工头对我挺好,说好来年让我管个小项目。你们那个工作虽然稳当,终究是挣不了大钱,我永远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玉兰说,你啥目标呀?
   暂时保密,亮子一边说着,一边摸着抓在手里的牌。我和了,自摸。哈!时来运转啦!
   青竹心里暗暗发笑,这个亮子以前吊儿郎当的,刚满十八就托媒,想娶大他四岁的自己呢。可自己嫌他没正形,拒了。这人真是没处看啊,如今他都有自己的目标了,自己的未来还一片茫然,可他的目标是什么呢?
   麻将继续哗啦啦地响着,人们的笑声此起彼伏。青竹低头咀嚼着才听来的所谓打工江湖的消息。一抬头,一位年轻女子从路那头袅袅而来。她个头高挑,身材玲珑有致。热情的王婶也看见了,老远就在招呼,娜娜!快来坐。叫娜娜的女子快走了几步,在她们跟前婷婷立住,她柔柔的一笑,婶子好,青竹好。
   青竹发现娜娜说话时,人们的眼睛都溜了出来。男人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女人的眼神比较复杂,像羡慕、又像忌妒,有点点热情掩饰着淡淡的轻蔑。青竹友好地笑笑,她拍着身边的小凳说,坐一下吧,娜娜。
   我去超市买点东西,改天再来坐,你们慢慢忙。说着娜娜便娉婷而去。人们的目光又追随着送出很远。
   王婶叹了口气,唉!娜娜快三十了吧?这么大了还不嫁人,将来怎么办呀?
   吴琼接口道,听说人家在南方,车、房都有了,混得比我们好。青竹听出了那语气里的酸意。
   那叫什么好?玉兰接话道,要说这娜娜也可怜。出去打工时可是个黄花大闺女,后来被公司的一个经理看上,听说先是霸王硬上弓给占了,女孩子碍于脸面也就认了。
   虽然青竹早就听说过,仍免不得心里一紧。心里埋怨,这娜娜怎么能给人强占的机会呢?不过也可能是防不胜防,谁知道呢?看来真是江湖险恶呀!
   还算那杂种有心,吴琼说,听说给娜娜买了车、房,娜娜每年也没少往家拿钱。
   那有什么用,玉兰接道,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青春,要趁年轻水灵的时候找个好男人嫁了,有个稳稳当当的家才是正事。那个杂种老家有老婆,娜娜将来怎么办呀?
   青竹说,好男人哪有那么多,我好好的家还不是散了!
   玉兰连忙说,青竹呀,我可不是连带你呀。
   青竹一笑,我知道,玉兰嫂,没事儿,我只是忍不住感叹这世事多变。
   吴琼说,你们看,这有文化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
   玉兰笑笑,要我说青竹也够倔的,忍一忍就算了。男人哪有不吃腥的呀?过一段时间新鲜劲一过他就够了,心自然会回到你这儿。
   青竹瞪大了眼睛,什么?我还等他够了,我现在就够了!
   吴琼也说,你现在是痛快了,将来咋办呀?总不能你一个人把小宝带大。再给小宝找个后爹也不易,你看那些二婚的,有几家日子好过?
   青竹大眼睛眨巴眨巴,她心里嘀咕着,这到头来还是我的错了?人们难得地安静了一下,只有麻将的碰撞声。男人们半天没说话了,他们似乎不屑于女人们的八卦,每人手里掐一根烟,看似吞云吐雾,其实女人们的话一个字也没落下。
   一直没说话的王婶叹了口气,唉!好好的一对金童玉女,可惜散了。
   玉兰说,别提那个冬冬,要不是他上了大学变了心,娜娜哪会一气之下去打工啊,现在咋样?他不是也打工去了。我们村这么多年出他一个大学生,白替他高兴了。
   人家打工也比我们强,吴琼接话道,人家毕竟有文凭,现在是经理助理,与经理只差一级了。
   亮子忍不住说,这一级也够他撵几年了。
   吴琼说,这冬冬也倒霉,偏赶他毕业不分配,女朋友也吹了。
   亮子说,什么倒霉,现在大学生也有被人抢着要的,也有找不到工作的,这叫报应。
   吴琼笑道,亮子,把娜娜给你介绍介绍吧,我看你俩还般配。
   亮子忙摆手,谢谢您的美意,我的心,名草有主了。说罢竟唱了起来:“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玉兰口叹气,这冬冬大概也知道错了,到现在也没成家。谁能给这俩人搭个桥就好了。
   一直没开口的春阳大哥扔了句,解铃还需系铃人!
   王婶也说,我真希望他俩能合好。
   青竹早听过娜娜和冬冬的故事,他们比她低一届。两人从小一块玩儿,可算是青梅竹马,人们眼中的金童玉女却被现实分散了。
   青竹想回去了,这半天儿似乎并没有听到她想要的消息。刚想起身却见李红蹒跚走来。李红走路有点外八字,腿倒也没什么毛病,就是没那么灵活,像她的脑子一样,尤其转弯的时候。你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但就是和常人不一样。她比青竹大几岁,前年才和男人去了南方打工。
   青竹心里一动,忙招呼道,红姐快来坐。
   李红也不客气,她把青竹身边的小凳往外挪了挪便坐了下来。
   王婶满面含笑地说,小红越来越能干了,听说你每月也挣三千块钱了。
   能干啥哟。李红倒还谦虚,没人家挣得多,才两千八百多,还不到三千。
   扫地挣那么多,可以了。王婶笑道。
   青竹心想,对李红来说,每月两千八确实可以了。要知道她以前在家里,那可是被人们认为干啥啥不行的,插个秧都要摔跟头。
   青竹问,红姐,你那是什么厂呀?上多少时间的班呀?
   纺织厂,八个小时的班。别的都挺好的,就是灰尘有点大。
   李红说完站起身,你们坐,我要回去做饭了。
   青竹也站起来说,我也回去了。红姐,我俩一块走。
   青竹刚要迈步,却听亮子喊她,林青竹,把你电话号给我。
   青竹一笑,你这没大没小的,姐都不叫。我要打工去,电话肯定换,给你也没用,打你的麻将吧!说着挽起李红的胳膊。她听到人们似乎在笑,她也不去理会。
   青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她最相信李红的话,更相信李红这人。不管别人怎么说,她总觉得有夸张的成分在里面,自己也没什么本事,但李红能做得下来,自认自己怎么也比李红强点儿。
   青竹故意放慢了脚步,她又问了一些厂里的事,分开时她对李红说,红姐,你走时喊上我,我也去你那个厂。
   正月初九,青竹把儿子托付给父母。背起行囊便想起了那首《好汉歌》:
   “说走咱就走啊,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
   她不禁觉得好笑,自己一个女人竟也想唱《好汉歌》。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闯江湖去了,不免胸中几分惆怅,几分豪情。前方刀山火海也好,阳关大道也好,这打工江湖,我也走一遭。回头望了一眼家门,毅然大步向前而去。

共 458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林青竹因为老公赵传宝和邻村少妇如花勾搭上了,一气之下和老公离了婚,本指望着老公与那小三断了关系,他们还可以复婚,没想到他们一离婚,那如花也离了婚,前夫就和如花光明正大地生活在了一起。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无济于事,想着自己还年轻,得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下,年关将近,外面打工的人都赶回来过年,回来的人最喜欢聚什么地方呢?当然是麻将馆,她也想去麻将馆看看,当然她不是去学打麻将的,而是想去听听那些从外面回来的人讲讲打工江湖中的事。青竹来到王婶的麻将馆,一帮子外面回来的打工者在这里打麻将,他们一边搓着麻将一边聊着各自的打工经历,各自的工资收入等等与打工相关的话题,青竹听得很仔细,很认真,最后决定要和李红一起去她那厂里上班,闯一闯这打工江湖。正月初九,她把儿子托付给父母,背起行囊,哼起了《好汉歌》,如好汉般地大踏步与李红一起出门闯荡打工江湖了。小说贴近生活,接地气,以身边平凡的故事为线,用语朴实无华,结构严谨,叙述真实自然,特别能引人共鸣。佳作推荐共赏,期待更多精彩之作呈现看点。【编辑:诗情划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14002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诗情划意        2018-01-11 23:38:32
  雪主编的小说接地气,非常真实,引人共鸣。问候雪主。
诗笔诗心,仅此而已。
回复1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1-12 18:12:36
  谢过诗情,这么平注的小说,编按写这么好,一定很辛苦,读你的编按也是学习,再次谢过。敬茶!
2 楼        文友:诗情划意        2018-01-11 23:38:57
  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诗笔诗心,仅此而已。
3 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1-12 05:41:03
  雪主编的小说行文流畅,语境转换,人,事,物发展自然,学习了!
回复3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1-12 18:13:54
  感谢先生光临留评,祝冬安!
4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1-12 11:01:39
  浓郁的生活气息,接地气,期待续篇。
回复4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1-12 18:19:55
  谢谢老师鼓励,只是这下一篇真不知什么时候。敬茶啦!
5 楼        文友:漠沙利亚        2018-01-12 12:07:15
  前来学习,不敢自评,顺问吉祥!
长篇小说《力量》连载中,敬请关注!
回复5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1-12 18:16:02
  感谢光临,老师太谦虚了,远握!
6 楼        文友:江上渔夫        2018-01-12 12:36:20
  生活味浓厚,语言质朴,打工生活艰苦,各种事情烦心,人生不易,各式各样的经历都得应对。
回复6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1-12 18:26:52
  还是老师理解生活,我想表达的正是这些。这篇应该部中篇的开始,一下写不出来,想起什么写什么吧。谢过老师。
7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01-12 15:37:16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被迫闯入了江湖的青竹,定会有许多令人感动的故事,期待雪主下文。
日出而教书,日入而读书,偶有心得而记之,逍遥于书卷之间,而心意自得。
回复7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1-12 18:23:29
  梓烨聪明,打工在外,感人的故事确实很多,只是我不能很好地表达出来。感谢光临留评,拥抱一下!
8 楼        文友:相思        2018-01-12 18:51:40
  端一条板凳进来,等下一篇的精彩。
相思
回复8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1-13 22:54:03
  感谢光临,只怕你要等到花开!哈哈……
9 楼        文友:春夏秋        2018-01-12 22:54:11
  雪主编的小说,写的是现实生活中百姓里常发生的事。写的很真实,语言朴实。读其文如入其境。拜读,学习。问好老师!
回复9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1-13 22:55:43
  感谢老师点评,写点打工生活,给自己一个记念。
10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1-14 17:39:09
  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打工也是,总有这样那样的不尽人意,安全的钱太少,钱多的又不安全,还有老板把员工当牲口使唤……凡此种种,数不胜数。尽管如此,青竹还是不惧“江湖险恶”,高歌猛进,给人满满的正能量。文短却内涵丰富,意味深长。语言精炼,别具风味,又不乏风趣。好文!呱唧呱唧几哈!
回复10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1-15 17:43:50
  谢谢深深老师精彩评论!虽然过奖了,但您的风趣我喜欢!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