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摸鱼的大个老头

编辑推荐 摸鱼的大个老头


作者:溪云初见 布衣,109.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9发表时间:2018-01-12 09:39:36
摘要:爷爷摸鱼时的样子,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摸鱼的大个老头”方圆几里是很有名的。
   “摸鱼的大个老头”是那些不认识我爷爷的人这么称呼他的。我爷爷1米85的个子,看起来有点瘦,但很结实,可能是那个年代的原因吧。他喜欢捞鱼摸虾,经常背着一个我姑父给他定制的大鱼篓,穿着鱼褂,到处去摸鱼,有时能跑出去十多里路,陌生人闲谈起他时,都说那个“摸鱼的大个子老头”。爷爷在家排行老八,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小八子”。记得我小时候第一次听说叫爷爷“小八子”时,回家我拿爷爷开心,问:“爷爷,我们家小八子是谁啊?”爷爷一点不生气:“是我呗!”此后我也常常淘气地叫他“小八子”。
   爷爷是个捞鱼摸虾捉蟹的高手。夏天主要是捉蟹,吃完饭,爷爷短裤赤膊,上身披一块水纱布,背着鱼篓,带着一根掏螃蟹的钩子,就出发了。钩子是爷爷自己做的,一根钢丝长约1米,一头弯成7字形,一头弯成个圈,系上一根1米左右长的绳子。听爷爷说,他每天都要到不同的地方。每到一处他先要仔细观察,看到河岸边的洞,断定里面有螃蟹时,才把钩子伸进洞里。钩子在里面转动,发现螃蟹后,就把它往外钩,螃蟹会很听话地跟着爬出来,另一只手在洞外等候它。螃蟹出来了,爷爷一把抓住它,它也不反抗,乖乖地进了爷爷身后的鱼篓里。傍晚回来时总能满载而归,鱼篓里除了螃蟹,还会有些鱼虾。回来后爷爷把受伤的残蟹挑拣出来,连同鱼虾煮给我们吃,剩下的第二天早晨拿到集市上卖,得了钱会给我们兄妹俩买些好吃的。
   我常常想象着摸鱼捉蟹的乐趣,对此充满了好奇。终于忍不住,我闹着要跟爷爷一起去,爷爷不同意,我就死缠着跟在爷爷后面跑。爷爷没有办法,就带着我去了。爷爷舍不得我跑远,选择了离家不远的地方。我随着爷爷在河水边走着,发现一个洞,便高兴地大喊:“爷爷,这里有螃蟹。”爷爷一看,摇摇头:“这是蛇洞。”“啊!”我吓得躲到爷爷的身后。爷爷说:“别怕,它没有出来。”“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奇地问。爷爷说:“经验告诉我的,蛇没有爪子,你看它的洞口是光滑的,螃蟹呢,它有爪子,它的洞口有轻轻的爪印。还有啊,蛇洞小些较圆,螃蟹洞啊,要大一点,也没有那么圆。别怕,即使万一遇到蛇了,你不去招惹它,它是不会咬你的。”爷爷说得非常自信。我似懂非懂地看着爷爷,觉得爷爷很厉害。爷爷又说:“你以为捉鱼简单,好玩啊。捉鱼很累很脏的,还要用脑。你看噢,脏的地方有鳗鱼;岸边陡峭的地方,很少有人去,那里鱼多;洞多的地方螃蟹多……”爷爷讲得一套一套的。
   想不到捉鱼还有这么多学问,我在爷爷的指导下,发现了一个大螃蟹洞,旁边还有许多洞。“这是只大螃蟹,注意它可能有后门。”爷爷的钩子伸进去了:“莲子,你注意看旁边的洞,它往后门跑了,别让它逃了。”果不其然,狡猾的螃蟹真的逃到了后门口,“哈哈,我来抓你了。”我一把抓住了螃蟹。“啊,爷爷,疼!”螃蟹的大钳子咬住了我,我用力一甩,螃蟹跑了。爷爷赶忙抓住了它。“爷爷,它怎么不咬你啊?”“爷爷的肉没有你的嫩,它不喜欢,嫌老咬不动。”爷爷看我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故意逗我开心。原来爷爷一把抓住它时,大拇指和食指牢牢地控制住了螃蟹的两个大钳子,使它动弹不得。吃了亏的我,不想抓了,就上岸,一路跟着爷爷。
   暑假里的一天傍晚,爷爷捉蟹回来,走到河边码头时,听小孩喊有人掉水里了。爷爷顾不得鱼篓里的虾兵蟹将,连忙把鱼篓一扔,就跳进了河里。后来又陆续有人下水,半个小时后,爷爷找到了那个孩子,那孩子栽倒在河底了,最终没能获救。那年我爷爷已经73岁了。孩子的父亲事后还责怪我爷爷,说我爷爷故意没有尽力。从下水直到找到孩子前,我爷爷压根就不知道河里掉的是谁家的孩子,况且在水里救孩子的也不止我爷爷一个,他们也都不知道是谁。因为当时喊救人的小孩说,他老远看到有人掉水,他并不知道是谁。在家里,我替爷爷鸣不平,爷爷说:“算了,人家伤心,我理解。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
   冬天,大自然脱去了华丽的衣装,到处光秃秃的,小动物们都难觅踪影了。小河结冰了,鱼儿虾儿好像也怕冷,不再随心所欲地蹦啊跳啊的了,一切都进入了冬眠状态。下午河岸边朝阳的地方,薄冰融化了。饭后,爷爷开始穿鱼褂。鱼褂较大,从头到脚连体的,用一种特制的胶皮做成的,为了防水,袖口很小紧紧地勒在手腕上。爷爷两脚先进去,然后双手潮湿擦满肥皂润滑,手伸进袖子,呲溜滑进去了,再将领口收紧,扎上带子。此时的爷爷像一个全副武装的圣斗士,背上鱼篓,咚咚咚迈着有节奏的步子向他的战场出发了。每次看到爷爷威武的样子,心里就会有一种骄傲,同时对即将到来的美餐充满了期待。
   冬天螃蟹都躲到深洞里睡觉了,爷爷就不带钩子了,主要是摸鱼。爷爷看准地点,两手在水里就那么一摸,一条鲫鱼抓住了放进了鱼篓。爷爷说:“冬天的鱼好抓,它们在泥塘里,一般是不动的。”傍晚爷爷像个大将军穿着铠甲得胜回家了。
   穿鱼褂容易,脱鱼褂就麻烦了。我拿脸盆打来水,爷爷解开脖子上的扎绳,双手放水里打上肥皂,剩下就是我的事了。我双手抓着爷爷的一只衣袖,由里往外用力一拽,一只袖子脱下来了,再拽另一只。接着脱两只脚了,鱼褂是厚厚的胶皮做的,吸在腿上脚上,必须用很大的力气才能脱下来。我干脆坐在地上,两手拽着鞋跟,爷爷跟我一起喊着“一二三”,爷孙俩像拔河似的,爷爷用力拔,我使劲拽,由于用力过猛,我的身子往后一仰,躺在了地上,空中传来爷孙俩欢快的笑声。
   爷爷80岁了,还要下水。我们都不同意他去,他总是说没事:“我自己又不怕,你们怕什么啊?”母亲坚决反对:“不行,你这么大岁数了,万一掉河里怎么办,人家要骂我们做下人的不孝,现在条件好了,想吃鱼集上去买。”鱼褂不能扔,家里有鱼塘,父亲要用,母亲只好把鱼篓、鱼褂藏到邻居家。冬天天气冷,爷爷没有办法了,只能望河兴叹。憋了一个冬天的爷爷,到了夏天,索性拿个网袋偷偷地就下水去了。
   爷爷人老心不老啊,经常像个小孩子。那年,年近70的爷爷带我去上海他二姐——我二姑奶奶家,二姑奶奶比我爷爷大十来岁呢。快到二姑奶奶家时,爷爷躲在一边,让我一人去敲门,见到姑奶奶时别说话。我咚咚敲开门,二姑奶奶问:“孩子,找谁啊?”我笑着也不说话,姑奶奶愣愣地看着我,以为我走错了门。刚想关门,爷爷悄悄地走到我身后,喊了声:“二姐,是我,八子,她是阿莲。”我顺势叫了声“姑奶奶!”姑奶奶激动地搂住我不停地叫“乖乖。”老姐弟俩笑啊,开心地像俩孩子。
   爷爷已经离开我们20多年了,如今的那些河道要么成了农户的鱼塘,要么就成了臭水沟,再也没有过去的热闹风采了。那天,在路上散步,偶尔闲谈起小时候捉鱼虾的情景。路友说:“我们小时候捉鱼,经常看到一个摸鱼的大个子老头……”
   我自豪地说:“那个摸鱼的大个子老头就是我爷爷。”
   “怪不得你小时候就聪明,原来是鱼吃多了。”
   “那是当然。”我毫不谦虚。
   爷爷在我童年的画页抹上了一道靓丽的色彩,让我的童年多姿多彩,有声有色。
   “摸鱼的大个子老头”我永远怀念您!

共 276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摸鱼的大个子老头,原来是我的爷爷,他带着这个幽默又响亮的称号,在我童年的年华里,浓墨重彩地描绘着一幅画。画里的我,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快乐的像一个不知道忧愁为何物的幸福骄子。这一切,都是拜摸鱼的爷爷所赐,他的勤劳,善良,忠厚,深深融进我的血液里,成为我生命里最宝贵的财富。文章用一腔浓浓的思亲,怀念着爷爷,饱蘸着深深的爱意,揉进字里行间,使文章读来犹如进入了一个美好的童话世界,用一个孩子的视角来讲述那个可爱的爷爷,大个子摸鱼的老头,令人肃然起敬。很好的文章,推荐阅读![编辑:雪里红梅]
?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雪里红梅        2018-01-12 09:42:23
  问好文友!有幸拜读学习您的佳作,受益匪浅。祝您写作丰收!
我把心语诉诸于文字,留下我在这个世界的足迹。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