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夏夜(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夏夜(短篇小说)


作者:柳晓月 举人,4381.2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96发表时间:2018-01-12 17:30:23

【流年】夏夜(短篇小说) 今天天实在太热,三点钟林子他们就收工了,这大半天的汗出得都能把人腌了,看胳膊上白花花的盐花。林子在用井水痛快地冲了个澡。嗨哟,这凉快,真爽!刚套上衣服,把脏衣服浸在盆里,租住在附近的同村兄弟们就都围拢来了。
   搬出房东家不要的矮方桌,摆上回来的时候顺路买的几个卤菜,再端几个高低不一的小凳子,太阳还没下山,哥几个就光着膀子在树荫下喝上了。
   “考试该结束了吧,再过几天领了成绩单,孩子们就放暑假了。”林子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似乎有些感伤。
   “哈呀,林哥,你过得日子都忘了,早放暑假了,狗子他媳妇昨天就带着孩子来了,你没看见,今天狗子干活都没力气了。”一个瘦条的男人笑得贼兮兮地说。
   那个叫狗子的男人踹了瘦条男人一脚,笑道:“死唐宇,你婆娘明天也该到了,你这半年的库存可得悠着点花。”两人打打闹闹成一团。
   “看看像什么样子,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孩子也老大了,还说话没个谱,不像话。”一个老成点的男人嘴上在骂着,眼里却没有一丝骂意。
   “嘿嘿,贵祥叔,你还别嫌我说话不好听,那是因为你老了,老了可别不服老。”那个叫唐宇的男人抬起酒杯敬了敬贵祥叔,却不等贵祥叔拿起酒杯,就自顾抿了一口,顺势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夹起菜放进嘴里。贵祥叔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叹息一声说:“老啰,是老啰,比不得你们小年轻夫妻,我最想的是你婶摊得葱油饼,那个香哦。”
   垮着身子坐着的唐宇收了形,放下手里的筷子说:“贵祥叔,你不说我还给忘了,我婶托我媳妇捎带了她摊的葱油饼,明天就该到了,我婶说你最爱吃这个。”
   “哈呀,这疯老婆子,这么热的天,她让你媳妇带几个葱油饼走个几千里路,还不捂馊了,这不浪费嘛……哈呀,这疯老婆子,这败家娘们……”贵祥叔哈呀哈呀着眼里慢慢起了雾花,“来来,喝……这疯老婆子,败家娘们……”
   “林哥,嫂子今年暑假不过来了?……”狗子带着小心问林子。
   “不过来了,老娘摔了胯骨,起不来,得有人侍候。”林子答得很干脆。
   狗子和唐宇对视了一眼。
   “喝酒……喝酒……”贵祥叔这吆喝有点急。林子看了贵祥叔一眼。
   “这人这一辈子啊,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贵祥叔抿了一口酒,捋了一下嘴巴,说开了,“我跟你婶一辈子了,年轻的时候也吵架拌嘴,甚至动刀动枪,这一眨眼,孩子们都大了,娶亲的娶亲,出嫁的出嫁,我跟你婶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偏偏老天不长眼,老大前几年走了,留下俩娃,唉……我跟你婶就真的是少年夫妻老来伴了,你婶如今可想着我哩……可惜这个伴还隔着几千里路……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跟你婶相伴着走完这后半辈子……老了,老了,没想有大作为了,就想老伴啰……”贵祥叔又抿了一口酒,叹息一声,夹菜。
   凉风习习,树荫下的人短暂的沉默。太阳慢慢往西偏去,白天的威力已大减,天边只剩一个火红的大球。颤颤的,在地平线的阴影处,欲拒还迎的模样。
   “老家的太阳不是这样的。”林子冷不丁冒出一句。
   “是啊,老家的太阳,要么闪闪亮亮,要么就下山去了,不这么拖泥带水的。”唐宇肯定地说。
   “老家的太阳升起的时候就像山上的花开一般,灿烂、夺目、又……又……”林子就像没听到唐宇说的,自顾自对着天空说,却半天没想到合适的词,“下山的时候像电影落幕,让人回味无穷。”
   “这是太阳吗?”狗子挠挠头。贵祥叔横了狗子一眼。狗子吐吐舌头,赶紧转移话题:“我媳妇带来好多老家的花生,我昨天爆了好些花生米,我让她拿些过来,正好下酒。”
   不一会儿,狗子媳妇就拿了一包花生米过来,还带来两孩子。两孩子挨个叫了人就去玩去了,狗子媳妇自行端了个小凳子挤在狗子旁边。狗子媳妇看来是个话多的人,刚坐下就叽叽呱呱说开了,说起村里谁家又造了新房子,谁家娶了新媳妇,又谁家的母猪下崽了,谁家的闺女出嫁那个排场。场面明显热闹了起来。刚洗的头湿漉漉的滴着水,说话甩动间几滴水溅到了林子的大腿上,林子没敢有动作,问了句:“我家怎样?”
   狗子媳妇忽然没声了,尴尬了半晌有些不自然地说:“我大伯挺好的,我大妈虽说摔了,医生说不是很严重,但是得躺几个月,躺几个月也就没事了。”说完不自然地撩了撩长发。衣服领子原本就很大,这一扯,露出白花花一大块胸脯,林子端起酒杯假装没看到。
   “咳……其他人呢?”林子抿了一口酒,似乎很随意地问。
   “大毛和二毛都很好,这回大毛还得了三好学生呢。”
   “嗯。”林子眉梢稍稍露点喜意,似乎还在专注往下听。
   “呃……嗯……我嫂子……我嫂子忙里忙外的,既要照顾老人,又要照顾孩子,我嫂子这段时间都瘦了。”狗子媳妇说完这话瞟了林子一眼,看林子没啥反应,似乎松了口气。
   大伙似乎都松了口气,贵祥叔又在吆喝:“喝酒,喝酒……”狗子媳妇吆喝孩子:“别跑远了,就在这玩。”
   唐宇咂吧一口酒,看着玩闹的孩子们说:“明天我的那俩狗崽子也该到了。”眼里满满的笑意。
   “你是想你媳妇了吧,这一天都等不得了吧。”狗子不忘打击报复。
   “哈呀,弟妹,狗子这活可是重体力活,今天他都快拿不住电锤了,你可悠着点,别把我们狗子掏空了。”唐宇低下身对狗子媳妇小声说。
   “要死啊,喝了几口猫尿,就满嘴喷粪了。”狗子媳妇作势要打。
   “看看你们,看看你们,像什么话,孩子就在跟前,有没有个爹妈的样了。”贵祥叔板起脸。大伙赶紧坐正了,继续喝酒。
   太阳已没有一丝踪影,天边的红霞正在慢慢灰去。桌上盘子空了,酒瓶已见底,话也说得差不多了,几个男人也喝得有七八分了。狗子媳妇手脚利落地帮着收拾了碗筷。而后几人坐在完全灰去的夜色中纳凉。白天的暑气已渐渐消去,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升了上来。几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狗子说:“听说邻县已经建设的很不错了,很多在外打工的都回去了。如果我们那也搞建设,我也想回去,钱少点也可以接受,总归是在家。”
   “是啊,你们年轻人都想着回家,更别说我这把老骨头了,唉……”贵祥叔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或许是吸猛了,呛得直大声咳嗽,呛出了眼泪。
   “就是啊,这长年在外的,除了给家里寄一点子钱,咱啥忙也帮不上……总觉得亏欠家里太多,尤其是孩他娘,一个人忙里忙外,有丈夫等于没丈夫,她毕竟是个女人,不容易。”说完有意无意地看了林子一眼。
   林子抽着烟看着远处的天空,似乎没在听。
   “那可不,要有个急事,有个需要男人的事,女人可不就吃亏了。”狗子媳妇看着两个疯跑的孩子说,“上次我家娃跟学校的娃打架,你说孩子打架多大的事啊,那家的男人正好回家奔丧来着,那个横啊,对他儿子说‘小子,啥都别怕,有老爸给你撑腰’,要是我家狗子在家,看他敢横。”
   “行了。”狗子笑着拦住媳妇的话头,“你也横的,你拿着铲子追出人家一条田埂呢。”
   “那我这不是被逼的,人家都欺上门了,欺负我家没男人,我得保护我儿子呀。这不,人家骂我泼妇。我男人不在家,我不泼行吗?像我嫂子这么温柔腼腆的就只能任人欺负了,对吧,林……”话一出口不用狗子使眼色,狗子媳妇即刻察觉自己一时兴起说错话了。
  
   “嗯……秀是内敛了些,但也不至于被人欺负。”林子倒是很平静地接话。狗子和媳妇对视了一眼。狗子的眼神是责备,媳妇回他一个不满。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婶在电话里从不说家里的苦,可我知道,这一大摊子事……难为她了……”贵祥叔又狠抽了一口烟。
   一伙人直坐到月上中天,才各自散去,离去时唐宇和狗子还在相互打趣。林子收拾了桌子凳子,独自回了出租屋。
   租了一里一外两间屋子,里面是卧室,外间是厨房兼饭厅,还有一个小卫生间。原本一人也不用这么大屋子。像大多外出打工的,有个睡觉的地方就够了,房租也便宜。林子这几年一直租住这,两室一卫的套间,是备着妻子和两个儿子每年暑假过来小住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是林子最开心的日子,有妻子的人,出去的头面都是不一样的。有次一个很熟的工头一见面就说,你老婆来了吧?林子很奇怪,难道你会掐算?工头说,一个人的衣着及精气神忽然迥异于昨天,不是中了五百万,就是久不见面的老婆来了。中了五百万自然不屑再干这苦力活,那自然就只剩后一个原因了。
   今年妻子和孩子们不会来了,老娘伤了,需要人侍候。林子告诉自己。
   林子躺在床上,酒精还在血管里游走,热烘烘的。想起狗子媳妇来了,想起明天唐宇媳妇也该到了,不知怎么眼前闪过狗子媳妇白花花的胸脯。林子赶紧撇过这念头。却越是想撇过,这念头越清晰。想起狗子和唐宇的相互打趣,不知道这俩在床上不知怎样的馋样。林子躺在床上,手不由往下面去了。蠕动了一会,猛地站起身,推开门。直刺刺走到井边,拎起一桶水,举过头顶。午夜的地下水沁凉沁凉的,却依然浇不灭林子心中的火,林子甩了甩头,甩起一片水雾。
   林子换了衣服,套上头盔,推出摩托车,驶进城市的街灯中。午夜了,这个城市依然亮如白昼,不曾安眠。林子漫无目的地沿着道路往前驶。灯光如繁星点点,闪烁着,变幻着,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林子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哪都不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家在千里之外,这个繁华的城市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可是家啊……
   三个月前,老娘打电话来,电话那头呼天抢地,像是被人扒了祖坟:“林子,你快回来,你快回来!……我们老林家做了什么孽啊,要这么丢人现眼啊……”林子着急地问了半天才弄明白,他不声不响、温柔腼腆的妻子被人堵了被窝……
   林子即刻热血上涌,肾上腺素飙高,即刻就要回去劈了这对狗男女,被狗子他们死死摁住了。他们要他冷静,等事情弄清楚再说。冷静什么,这事大家都知道了,对方是邻村回乡务工人员,被对方妻子堵住了,让林家去领人。这事似乎即刻家喻户晓。全村几乎所有的壮劳力都外出打工了,散落在四面八方,就是说四面八方的人都在笑话他林子。
   连着几天狗子他们轮换着守着林子,不让做傻事。林子慢慢安静下来,不再提回家的事,也正常跟大伙一块出工。大伙也小心翼翼地不再提此事。
   三个月了,秀没有打过一个电话来,林子也没有。其间只有老娘打过几个电话来。
   “这贱人就知道哭,问她什么都不说,她把我们老林家的脸都丢光了,离婚,离婚,林子,你赶紧回来离婚!”
   “两个孩子在村里都抬不起头,这贱人还每天昂首挺胸地送孩子上学。”
   “你老婆出门上工去了,还是那工作,听说那野男人外出打工去了。”
   “孩子们都还好,昨天我遇到他们老师,老师还表扬了呢,他娘每天都抓得很紧。”
   “妈摔了,不过还算好,没大碍,你在那边不用牵挂,家里有秀呢。”
   林子停下来,点燃烟,对着变幻不停的霓虹灯,眼神不知落在何处。
   “大哥,迷路了吗?”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慢慢靠近,“去我那坐会吧。”
   林子收回目光。随着女子靠近,好闻的香水味让林子心神荡漾了一下。“上来吧。”林子用下巴示意女子上摩托车后面。女子顺从地跨上后座,并紧紧地抱住林子。半裸的胸部紧紧贴住林子后背。林子启动摩托车,缓缓驶入车流。后背上暖暖的两坨,脖颈处温柔的呼气,林子觉得自己下面又有变化了。在乡间小道上,在县城水泥路上,林子骑着摩托车,秀的笑脸洋溢在春风里,在秋日的暖阳中。
   在一处繁闹的街口停下来时,女子惊异地问:“到这做什么?”林子看清了这女子虽然身材还好,脸上毕竟有了岁月的痕迹,比秀老多了。
   “这是给你打车的钱,你自己打车回去吧,不好意思。”林子有些冰冷。
   女子悻悻地走了。
   林子站在车水马龙的路口,茫然地看着延伸至远方的道路,看看天空。城市如白昼的灯光下,星星都隐退了。老家此时的星空该是怎样的澄澈。林子掏出手机,拨下那个熟悉的号码。不曾想电话是通的,秀有晚上关机的习惯。熟悉的铃声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没有答话。
   “秀……”林子犹豫地叫。还是没声音。是这边声音太吵,秀没听见自己的话,还是秀答话了自己没听见。
   “秀!”林子大声地喊。
   似乎是捂住嘴怕被人听见的哽咽声,然后是难以抑制的抽泣声。
   “秀……”林子大声叫着,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泪流满面。

共 465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为了生活,太多人不得已背井离乡,远离家人,天各一方的日子,总有太多无奈。本篇小说,以生动的对话讲述了一群农民工远离家乡,去千里之外的地方打工,这中间对妻儿父母的思念和牵挂成为本篇小说最大的情感线。也由此在一系列对话中引发出林子难言的心事和苦衷,妻子的出轨让他陷入绝望中,不敢提起的伤心事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敷衍下去。但是,当夜深人静时,心中的苦楚会轻易爬上心头,骑着摩托车行驶在茫茫夜色中,情欲的膨胀最终败给内心的良知,心中所念依然是自己的结发妻子。在那最后一刻,拨通电话的瞬间,一声声“秀”让坚实的外壳彻底崩塌变得绵软……很有现实意义的小说,作者文字语言朴实无华,非常接地气,佳作,推荐阅读。【编辑:静如画】【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80119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静如画        2018-01-12 17:33:42
  一场夏夜的故事,讲述了一个人群的艰难生活。
   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欣赏老师佳作,问候,遥祝安好。
回复1 楼        文友:柳晓月        2018-01-13 07:58:12
  感谢编辑老师辛苦编辑,编按写得很精彩,感谢,冬安!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