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杂文随笔 >> 【看点】人生路上的花朵(随笔)

编辑推荐 【看点】人生路上的花朵(随笔)


作者:单培文 进士,7411.7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69发表时间:2018-01-12 22:17:26

◆幸福至简
   冬天,温度低至零下,坐在家里,全身依然挡不住颤抖。趁着悠闲的时光,搬一面椅子,坐在阳光下。阳光如水,像金子一样倾泻在身上,温暖如春。手上拿一本书,随意翻着,走进历史,游览世界,与作者进行心灵的交流。累了,闭上眼,抛却一切烦恼。梦乡里,快乐也会漾上脸庞。
   假期里,不设闹钟,睡到自然醒。睁开眼,不用担心迟到,不用考虑繁忙,还可以再躺一会。偶尔,拿过床头的饼干,咬上几口,吞进肚里,缓解一下饥饿,打开电视,追追剧,看看新闻,了解一下国家大事,熟悉一下明星大腕,品鉴一下书画瓶罐,心里像吃了蜜一般。
   一早醒来,天空没有飘荡的雨丝,看看路面,略显干燥。穿衣起床,换球鞋,打开门,直接冲进晨雾里。双手摆动,双脚大踏步地迈开,串过小巷,穿过街道,沿着河,晨炼拉开序幕,杨柳依依,水波不兴,微风徐来,“踏踏”地响起奏鸣曲,迎面美女一枚,相视一笑,擦肩而过,氛围棒极了。
   夏日的午后,知了还在不知疲劳地叫着,放下手头的事,换上运动装,径直跑向学校的操场。那里,几个同事已经等候在那。大家一分为二,半场篮球也打得有滋有味。十球一局,一局下来,大汗淋漓,喝点水,补充一下能量,继续驰骋于球场。看看天色渐黑,大家才不情愿地离开,相约来日再战。
   妻子不上班,女儿不上学,一家三口吃过晚饭,牵着手散步。不用繁华,无须寂静,三人足矣。一路走着,一路谈着,一路闹着,一路笑着。月亮挂在天边,星星点缀黑夜,不知名的虫子弹着钢琴,讲讲故事,悬念迭出,一句句话,也是温馨的代名词。
   周末,骑着车子,来到附近的山脚下。简单的装备,轻松的心情,一群人走在青石板上。现代化的工具统统舍弃,就是一双脚,一步步丈量古代劳动人民的结晶。树木青翠,小鸟啼啭,鲜花盛开。饿了,山果黄橙,摘一颗进口,酸爽;渴了,山泉清冽,掬一捧入嘴,清甜。这一切,用心欣赏,醉也。
   坐上车,奔上回老家的路。远远的,村口到了,白墙黑瓦,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那么摄人心魄。父母走出门,迎回远归的游子。炊烟袅袅,菜香阵阵。一盏灯挂在厅堂的上方,与两位老人坐下,聊聊天,侃侃大山,说说大山外的繁荣,陪父亲喝两杯小酒,帮母亲切一篮猪草。这里是我们的根,是永远的依靠,是停泊的港湾,是心灵的栖息地。
   前两日,牙痛,牙龈肿起来,疼痛一次次地刺激脆弱的神经。坐也不是,躺也不是,肚子明明已感觉饥饿,盛一碗饭来,一口饭,途经嘴里,压根不敢咀嚼,直接咽是最好的选择。匆匆扒了半碗饭,放下,再也不愿端起。晚上,睡了一觉,一早醒来,好了,牙不疼了,吃嘛嘛香。
   写了几年的文字,每个晚上,都坐在电脑前,面对着屏幕,让一行行文字呈现。从构思起步,到成文,再至修改,每一个环节都是无数的心血。忍不住,还是投了稿,一篇篇石沉大海,沓无音讯,真的感叹自己江郎才尽。某一日,一封样刊慢慢寄至手中,一张稿费徐徐抵达袋里。闻着墨香,看着铅字,小酒窝露出来,付出还是有收获的。
   同事说,上帝是公平的,最昂贵的东西都是免费的。阳光、水、空气,想想是啊,少了这些,人能活吗?我是穷人,没钱,没房,没车,但这些可有可无。有之无妨,无之亦可,哥们照样潇洒生活。活的是质量,活的是心态,活的是自我的满足。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我所在的学校是龙头小学,老师足有一百六七十人。这么多人在一起,自然各有千秋,依照自己的爱好与习惯,呈现不同的生活状态。
   每天无课之时,只要把头往窗外一扭,准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在操场上锻炼,或暴走,或跳操,或打球。人数之多,有时真令人咋舌。大家的运动方式似乎都一成不变,暴走的人就爱把双腿提得飞快,似乎赶着去做某事;跳操的人屁股扭扭,脖子扭扭,动作是那么协调;打球的人脱了上衣,把结实的肌肉展现。如果有人开句玩笑,招呼其他人也来参加自己的方式,得到和答案一定是否定的。也许某个人突发其想,参与其他人的运动,那一定是去凑个热闹,要不了三五分钟,便哈哈离场。大家总朝着自己的习惯,难以融入别人的圈子里。
   学校里还有一群从不锻炼的人,我曾经用言语刺激他们,故意把声音提得老大,把语气提得老高:“我们都老了,动不了了。”他们也顺势开起玩笑,不生气,不做作,照样玩自己的。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乐趣,女同胞特别爱逛街。下午,教语文、数学的通常没什么课,大家早早地约好,去附近的步行街走走,淘点衣服,买点零食。即使什么也不买,即使高脚鞋把双腿硌得发酸、发痛,也阻挡不了她们的热情。买完东西回来,还要把我们男同胞赶出办公室,穿起来,转上几圈,让我们品头论足一番。
   男同胞们喜欢钓鱼。一到星期,他们必定开着车,来到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之外,白天钓完晚上接着钓,连老婆一个人呆在家里也不管。连续奋战几十小时,收获颇丰,大的小的,红的青的都有,这么多的鱼吃不下,可以送人,可以晒干了冬天吃,可以放回大自然再重新钓一把。他们的乐趣不在鱼,而在钓。
   现在的人热衷于麻将的不少。不分男女,不分老少。赌注必须有,两元不嫌少,百元不嫌多,一场下来输赢都有好几百。坐在麻将桌上,时间是过得飞快的,疲惫是不可避免的。看他们出棋牌室,赢的脸上神采飞扬,输的掩饰不住尴尬。甭管是谁,都一无例外地揉着眼,撑着腰,直喊累。有人还因此落下不少病,有颈椎病、腰椎盘突出等等,痛过之后狠狠地发誓:“明天打死都不去麻将了。”但第二天,人家一个电话打来,心中的虫子又在不停地爬,脚步也随之迈动。
   最近,许多人爱上了“驴友”这个称号。一整个办公室,十几号人相约在一起,逢星期出动,时间充裕则爬远距离的山,时间匆促则从近距离下手。看过她们“驴”后的图片,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那弯弯曲曲的古栈道,那无忧无虑的纯真笑容,真让人羡慕忌妒恨。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习惯,大家按照既定的思想干着既定的事,除非晴天霹雳,否则很难更改。不管对错,所有人都陷于自己思维的院子里,耕耘着属于自己的世界。
  
   ◆顶在头顶的自私
   十六岁那年的暑假,我迷上了绘画。不是创作作品,而是对着别人的画临摹。摹得也挺像,反正自我感觉良好。摹了将近一个月,每摹完一张,我都用个夹子夹起来,小心地放在抽屉里,以示重要。
   当时,我有一个伙伴,比我小两岁。年纪小,不读书了,也没有出去打工,就在家务农。农村吗?年轻人少,玩伴也少。吃完晚饭,他经常到我家来玩。一次,我拿出自己画的画给他看。他觉得不错,提出要收藏一张,张贴到房间中,用来装饰。我听了,心里很高兴,有他的认可,证明我的水平不错。他拿着我的画,选了一张我觉得很好的。我摇摇头,表示不行,原因简单:舍不得。他又说要另一张,我再看还是不行。最后,我自己挑了挑,说给他两张,不过感觉是最次的。伙伴一看,有些不高兴,说不要。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好朋友,怎么能这样自私?当晚,他走了,连续几天都没有理我。而我的画呢?过了一个暑假,兴趣消失了,那些画也就放在抽屉里发了霉。几年后,我翻开一看,太脏了,黑不溜湫,纸质又有些腐烂,拿在手上碎了一地。既然已成这个样子,只能随手扔进了垃圾堆。这是我画的最终结局。
   女儿有一个印花。她在学校里,老师为了表扬表现好的学生,都在她们手上印一朵花,作为嘉奖。在幼儿园里,女儿的印花无疑引起了同学的巨大轰动。要知道,这可是他们做梦也想要的东西。刚刚到手两天,女儿爱不释手,连睡觉都放在口袋里,不愿离身。同学问她借,她更是像珍宝一样,除非玩得特好的伙伴,才肯借上几分钟。几天里,女儿将本子、书籍、墙壁都统统印了个遍。反正能印的地方,她都印了。边印,她边笑,高兴得不得了。几天后,她失了兴趣,看看印出的花朵,也没觉得了不起。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同学问她借,她还是舍不得。她的印花就放在裤袋里,妻子洗衣服时顺便拿了出来,随便地搁在桌子上,她居然没发现,也没找。就这样,印花淡出了她的视线,消失在她的兴趣里。
   母亲在老家,种的粮食多,吃不下,养了几只鸡。有老母鸡、新鸡、半大鸡,三种鸡混在一起,住在同一个鸡笼中,同时喂食。只要一听到母亲的喂食声,鸡们都会蜂拥而至,群来啄食。老母鸡最牛,它霸占着食物,不许其它鸡吃。半大鸡和新鸡只能是偷偷摸摸地躲在旁边,伺机啄点米,却还要提防老母鸡的啄。老母鸡即使吃饱了,也绝不容许新鸡和半大鸡靠近。母亲没办法,只能给半大鸡和新鸡另开小灶。
   从小到大,看到身边的人、身边的物,都是典型的自私。高尚无私就像夏天的雪花,总是找不见踪影。大家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多吃多占,即使吃不完,宁愿让它浪费,也绝不轻意给别人。偶尔给别人一点,也必定是夹杂着一定目的,或许是求别人办事,或许是以示交好,或许是炫耀自己的无私(这也是自私的另一表现),大家都是把自私顶在头顶,行走在世间,从生到死,从家里到家外。
  
   ◆命运的推手
   时间之轮滚动到2014年,额头上已刻上了三十二条年轮,历数前程往事,回忆曾经过往,发现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初中毕业报考学校,是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当时,正处于二十世纪的最末端,大中专还包分配。我的成绩比较理想,考上好一点的学校不成问题。高中不在考虑的范围。费用是一大问题,时间也是第二杀手。至于中专什么学校好,我没有任何概念,只是想着换个铁饭碗就好。我出生于一个小村庄,全村人世代务农,考上大学有工作的人少之又少。我毕业的前一年,有位同村人成绩不错,报考了江西上饶农校。录取后,家人为他接酒贺喜,全村人敲锣打鼓送他离开。因此,在填报志愿时,我想也没想,填了个上饶农校。后来,我就去了上饶,进了农校,学了水产。如果没有理想的成绩,如果不是贫困的家庭,如果不是同村人的牵引,我不会进农校,不得不说这是种命。
   中专毕业后,原以为的分配没了踪影,我去了浙江打工,先后到过东阳、温州,制过冰棒,干过推销,织过布料,造过拉链,没一样顺手,没一样能赚钱。三年后,我在浙江永嘉桥头,无聊地过着我的打工岁月。父母打电话回来,说有分配,让我回家参加考试。回到家乡,我连教育局的大门都没踏进,只是在门口转了几圈,没看到什么信息,没找人询问一下。究其原因,是骨子里的懦弱,怕见生人。当年的教育、农村的经历真是害死人。几天后,我又回到永嘉。其时,我的农校同学都参加了考试,并且有了分配,去了乡政府。我的机会白白丧失。又过了几天,父母还是用根电话线,告诉我不用考试,直接分配。我辞了工,再次回了家,鼓足勇气进了教育局,进了县政府,打探到消息千真万确。十几天的等待中,我去了人事股,询问消息时,一位女大姐问我会不会教初中,我说读书时数学成绩不错。后来,近九月一日时,我得到了工作,成为了一名农村中学教师。不是数学,而是语文。如果没有我的懦弱,如果没有我的鼓足勇气,如果没有我的因缘巧合,我不会成为农村初中语文老师,我确实得感叹命运的神奇。
   教了十年书,我在乡村呆厌了,不愿固守在那一辈子,没前途,如同一潭死水,激不起一点波澜。我算半个有理想的人,教学之余,一直笔耕不辍,写了几百万字,发表近百篇文章,所以不愿沉睡于一个偏僻的农村。2010年,县城招考教师,教育局给出方法,只笔试,不面试。我听说后,跃跃欲试,认真准备了几个月,在炎热的八月走进了考场。烈日下,鸣蝉声起起伏伏,没有刺耳感。我坐在考场里,仔细答题。看了试卷,心中不免狂喜,题目之易出乎我想象,或是复习过的,或是自己懂的,加上稍显擅长的作文,我中榜了。至于县城的三所小学,我们采取抓阄方式,一小仅有一个指标,我抓到了。这就样,我走进了一小,开始了另一番新人生。如果不教语文,我不会写作;如果不写作,我肯定得过且过;如果得过且过,我注定考不上,甚至连考的欲望都不存在,也许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命运的推手在作怪。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注定之中,我多少还有点拼搏的劲。小时的成绩,教书后的写作,考前的认真复习,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命运给我们作出安排时,也需要我们本人努力一点。这样,我们才能顺着命运的推手,慢慢地享受人生这段旅程,去撷取一些成功的果实。
  
   ◆青葱岁月
   初中,算得上狂风暴雨的年龄,有着太多故事。如果每个人都是导演的话,可以拍成无数的连续剧,上演在不同的人生路上。
   小学毕业考时,第一次来到那所初中:渔潭中学。家里穷,没见过世面,走上大街,第一次看见梧桐,觉得分外新奇。因而,对于初中,我是充满了无限的向往与憧憬的。

共 632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随笔由《幸福至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顶在头顶的自私》《命运的推手》《青葱岁月》五个小篇章组成,全文围绕“心境”这一主题展开。从倡导简化物质、富足精神,听从内心、从容生活,到批评私心、警示人性,及心存志远、不懈努力,至人生起伏,活出真彩等多方面引导人们应有一颗单纯、从容、积极的心态及心境,来面对生活中种种诱惑、私欲、困难和挫折。全文充满着理性、平和的生活态度。文章结构清晰,富有寓意,耐人寻味。感谢投稿看点,推荐赏读。【编辑:月公子】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1-12 22:22:23
  文章充满了对生活的思考。感谢投稿,祝老师创作愉快。
月公子
2 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1-13 04:55:24
  淡雅的文笔,描写作者生活的点滴,有事,有情,有理,精彩!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