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杂文随笔 >> 【丹枫】罪己诏与戒石铭(杂文)

编辑推荐 【丹枫】罪己诏与戒石铭(杂文)


作者:柴湿燃 童生,536.5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0发表时间:2018-01-13 11:08:04

宋徽宗让童贯去征方腊时对他说:“如有急,即以御笔行之。”也就是给了他以皇帝名义行事的权利。但他大概没有想到,童贯会一到前线,就“命其僚董耘作手诏,若罪已然。”直说了,就是他以宋徽宗的名义写了一份罪己诏。后来王黼还为此在宋徽宗面前使坏,说童贯在其中:“入奸言,归过陛下。”这篇文章对于瓦解方腊阵营的作用是不可小觑的。事前,方腊尖锐地指出朝廷:“靡荡之余,又悉举而奉之仇雠。仇雠赖我之资益以富实,反见侵侮,则使子弟应之。子弟力弗能支,则谴责无所不至。”这是极具鼓动力的,董耘既要消除其影响,又要顾及矫诏擅自归过于皇帝的后果,所以不容易写。只可惜这篇文章没有被留存下来,今天无法欣赏了。
   有人说,皇帝下罪己诏的,没有不亡国的,似乎皇帝是不宜承认错误。但开创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就颁佈过罪己诏,汉武帝也有《轮台罪己诏》。政法大学学者萧瀚,从史料中找到唐太宗的罪己诏居然有28份之多,汉文帝、唐太宗当然不是亡国之君。不过,无论是唐太宗的自觉,还是宋徽宗亡国前真的颁佈了罪己诏,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承认错误,表示反悔的同时,对于受害的百姓或者当事人,却没有一句道歉的话。历史上不少冤假错案平反了,也很少有对受害者道歉的。
   苏东坡曾提到唐宰相陆贽,劝唐德宗“罪己以收人心。”兴元元年(784),唐德宗痛下《罪己大赦诏》,承认“朕实不君”后,“四方人心大悦”,“士卒皆感泣”。然而真实的代价是赦免了叛乱的藩镇之罪,正如几个恶棍游戏中不得不作出的妥协,士卒和四方人心庆幸的是暂时逃脱了厄运。晚唐背负了沉重的积弊包袱不能摆脱,关键是要给百姓以希望,从而扶植起正义的势力。如果像陆贽那样,拒绝所有来京城办事的官员的礼物,唐德宗还派人劝他不要太过清廉,收受一点也无关紧要。他自己也经常派中使宦官直接向政府各衙门以及地方公开索取,称为“宣索”,恐怕罪己诏下得再多,也只能令人厌恶,因为看不出他对执政的过错,以及造成的后果有什么歉意。
   《新唐书》说:“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历来都是如此,君主能够承认有错,已经足以令人振奋。如果按照孟子的说法:“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那就不对了,君伤害了民,除了承认错误,还欠一个道歉。事实上道歉是不可能的,这也说明皇帝的时代,民本思想也从来没有真正实行过。所以平反冤假错案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也许还可能回答受害者说,在当时还有那样做的必要性。这并不是天方夜谭,受其影响,类似的事甚至在“右派”平反的时候就还出现过。
   罪己诏虽然也有几分承认错误的勇气,比起连罪己诏都不愿意下的总要好一些。但自从有了诏书以来,直到袁世凯,罪己诏往往不是权宜之计的欺取人心,就是临时抱佛脚抓救命稻草。因为他们不懂要对受害者道歉,只是后悔带来了对自己不利的结果。于是对于百姓来说,讨要一个道歉也就变得重要了。即使是一个文治武功多么伟大的君主,难道不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般地有了这么多人牺牲,才有了他的丰功伟绩吗?更何况是碌碌无为的庸人。给人们造成了伤害,人们也应该讨要一个道歉,那才是比较正常的。无奈人家臂膀粗拳头大,假惺惺已经不错了。
  
   《戒石铭》是旧时衙门饰物,戒石上的铭文为:“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清人赵翼的《陔余丛考》提到欧阳修的《集古录》谓戒石起于唐明皇。赵翼认为那就是唐明皇的《赐诸州刺史以题座右》诗,《北史》也有“何妥作《龙州刺史箴》,勒于州门外”的记载。除了刻在石上的,《文心雕龙》说:“汉扬雄有卿、尹、州、牧箴二十五篇,崔駰、胡广又补缀为《百官箴》。”告诫官吏的文字,不仅多而且历史悠久。出土的睡虎地秦简,就已经有颁布于秦始皇二十五年的《为吏之道》,一开首就是:“凡为吏之道,必精絜(洁)正直,慎谨坚固,审悉毋私。”还要求他们“临材(财)见利,不取句(苟)富。”不过只有宋太宗的这个十六字《戒石铭》,一直沿用到了清朝,而且日本桃园天皇宽延二年(1749年),福岛县二本松藩王丹羽高宽,还将它刻于该市霞城公园内一块巨石上,用以告诫其藩政官员。
   赵翼认为它始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年),就是《宋史》中最早提到的《外官戒谕辞》,一般置于“郡县厅事之南”的碑亭中。张端义的《贵耳集》也有“宋哲宗书《戒石铭》赐郡国”的记载。到了南宋绍兴二年(1132年),宋高宗又以黄庭坚所书《戒石铭》颁赐郡县,“命长吏刻之亭石”。改朝换代后的元明清,没了大不敬的顾虑,于是多将戒石移到大堂前的甬道上,《浙西通志》就有“至元皇庆间,重修会稽县公署......甬道南为戒石亭”的记载,明郎瑛也说:“本朝立于甬道也。”内容上,元代的“浙西别有四句:‘天有昭鉴,国有明法......’”是钱塘官员徐琰的创作,明永乐十二年,曹端对将要上任西安府同知的学生郭晟说“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官至户部尚书的年富用其义刻碑“公生明,廉生威”于泰安府衙,于是明朝的《戒石铭》正面开始多了“公生明”几个字,那其实是为自己着想。
   宋高宗说:“因思异时所过郡县,戒石多置栏槛,饰以花木。”那是置于厅事之南庭中的,后来移到了甬道上,虽然不能装作没看见,但却是很碍手碍脚的。所以俞越说“或恶其中立,出入必须旁行,意欲去之而不敢擅动,欲驾言禀于上台,又难措词。”于是“今则无不易以牌坊,无复有立石者。”不仅如此,《瓮牖閒评》还说有人在每句下各添一句,成了“尔俸尔禄只是不足,民膏民脂转吃转肥。下民易虐来的便着,上天难欺他又怎知?”就是秦始皇那样的高压政策,也杜绝不了官员的贪腐。秦以后,官员的腐败一直是个历久弥新的沉重话题,于是就产生这个有趣的《戒石铭》现象。
   《戒石铭》源于孟昶的《颁令箴》,宋太宗省略了其开篇标榜自己“旰衣宵食”的勤政,和“言之令长”要求官吏对民仁慈的告诫,和及时赏罚的承诺。其实这些内容确实也没人要听。孟昶还一连用了四个典故。一个出自《后汉书》“中牟令鲁恭德政所化,蝗不犯境;野鸡不避人;童子有仁心。”这都不甚可信。第二是“道在七丝”,说的是宓子贱治理单父的故事。他每天弹七弦之琴取乐,却把单父治理得很好。巫马期治理单父,每天从早到晚,事事亲为才把单父治理好。宓子贱告诉他:“我的办法是凭藉众人的力量,当然安逸,而你的劳苦是因为只靠一己之力。”不过,宓子贱事先设计好了让国君答应不干涉他发挥才干才是关键所在。第三是“驱鸡为理”,出自荀悦的《申鉴》,讲的是要像孺子驱鸡回窝那样要因势利导。这是为政的基本常识,不足多言。最后为“留犊为规”,是东汉末寿春县令时苗带牛上任的故事,他不愿做曹魏的官而离任时,牛已经生了牛犊,他说“来时无犊,归时亦同。”于是把牛犊留了下来。这种特立独行的清廉,一般人是学不来的。
   宋太宗的省略,可谓言简意赅。只可惜这与其说是在告诫官吏们,倒不如说是给百姓们看,以为皇帝多么体恤他们,而且在争抢民膏民脂的同时,撇清了自己的责任。反正“上天难欺”,那是天晓得的事情了。

共 278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罪己诏与戒石铭,都是封建社会的产物,前者是至高无上的皇帝公开承认错误的诏告;后者是臣子百官衙门饰物,戒石上的铭文为:“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作者研究《罪己诏》的结论是:罪己诏虽然也有几分承认错误的勇气,比起连罪己诏都不愿意下的总要好一些。自从有了诏书以来,直到袁世凯,罪己诏往往不是权宜之计的欺取人心,就是临时抱佛脚抓救命稻草。因为他们不懂要对受害者道歉,只是后悔带来了对自己不利的结果。作者研究《戒石铭》的结论是:这与其说是在告诫官吏们,倒不如说是给百姓们看,以为皇帝多么体恤他们,而且在争抢民膏民脂的同时,撇清了自己的责任。全篇文字凝练,考研精细,引经据典,说理充分,推理正确,结论精辟,启人心智,发人深省!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1-13 11:09:02
  全篇文字凝练,考研精细,引经据典,说理充分,推理正确,结论精辟,启人心智,发人深省!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神青赶        2018-01-14 10:21:19
  欣赏柴湿染深度好文!
   已经很久没有读到这样的文章了
   万首风花雪月,不敌此一篇醒世之文
   支持力推!
麦浪汹涌,我持锹远望,风如野马,高天似靛。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