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星月四周年】一个女人的季节(散文)

精品 【星月四周年】一个女人的季节(散文)


作者:尤六六 秀才,1526.7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01发表时间:2018-01-14 11:08:19


   她叫翻身,一个很普通的女人。
   第一次听见这个怪怪的名字便觉得好笑,一个女人,总不如叫那些花啊草啊的好听些。
   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她的父母盼儿子心切,便给她取名翻身。其实,她还有一个比较洋气的名字叫石丽梅。
   认识翻身是在工地上。刚来的时候砌砖码墙,工头就安排她给我当小工。第一次见面,她的头脸就被头巾口罩包裹的严严实实,她唯一的能让人看见的眼睛不相信地盯着我问,我看你咋就不像个受苦人,还会砌砖?
   我听见她一口的榆林口音,就笑了。
   定边人?我问。
   她说定边人咋啦啦?
   我再无语。只是边干活边打量着眼前这个身材还算苗条的女人,因为看不清她的模样而感到有些遗憾。
   她干起活来倒是不惜力气,又抱砖又和泥,把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省去了我很多的口舌。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经常在工地上闯荡的女人。
   直到吃饭的时候,她才不得不卸去脸上严实的包装,让我看清了她的相貌。她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女人,让我莫名其妙地有些怅然若失。况且,她正在训斥一个乱翻菜碟子的工友:
   你翻甚啦你翻,菜里头有肉啦?你翻的乱糟糟的别人还吃不吃了哇?
   那个满嘴馍渣子的工友红着脸唯唯诺诺地退到了一边。
   这是个泼辣的女人。我想。
   以后渐渐地熟悉了,我就问她叫啥,她说叫翻身。猛丁一听,我就趴在墙头上笑个不停,竟然不能遏制。她见我笑,就白了我一眼说你真是没有见过井沿大个天,我名字就这么好笑人?
   笑过之后我问她,为什么取了这么个名字?她说是父母当年盼儿子的缘故。而后,她自己也笑了。我却似乎明白了一个女人生命起点的一些痕迹了。
   翻身虽然泼辣,却是性格开朗,喜欢说说笑笑。尤其喜欢唱一些陕北的信天游。有时候干活累了歇下来,我就说,翻身,再给咱唱上一段。翻身就毫无顾忌地唱了起来。她唱《兰花花》《走西口》,还唱“西山上点灯东山上明,半夜里想你翻也翻不了个身……”听见这一段我就失笑的不行。她就问,你又笑甚啦笑?我说你都叫翻身了咋还翻不过来。她就嚷不唱了不唱了,你就一满听不来么。
   可是过了一会,她又唱了起来,歌声婉转而动人。她望着远方的眼睛里,闪烁着迷茫而倾心的光采。
   繁忙中难得的闲适里,有如此好听的歌声在耳边萦绕,也是一种享受。
   翻身没有读过书,她说她的父母因为做生意离家早,就把她留下来照顾家里的弟弟妹妹。弟弟妹妹长大了,便都上了学,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莳弄着田地里的庄稼和棚圈里的牛羊。
   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儿,牵着一头牛,赶着一群羊,荷着一柄锄,在漠风掠过的季节里忙碌,田野里静寂的弱小的身影,谁会在意她的孤独和劳累呢?
   伊涝湾的土地应该留意过这个女孩,记得这个女孩留在自己身上一串串没有欢乐的脚印。那一步步蹒跚如歌的脚印,叹唱着这个女孩的寂寞,这个女孩的孤独,一直走向了渴望中遥远的未来。
   翻身说,她小的时候极想读书。每一次弟妹们奔奔跳跳地上学走了,她都扶着门框看着他们上学的方向,羡慕地瞭望上半天。有时候望着望着,眼面前的一切便被溢涌而出的泪水给模糊了。
   可是她知道,上学对于自己来说只能是一个奢望。她得替父母看顾好这个家,看顾好弟弟妹妹。现实可以让一个女孩在那个时代里去做没有边际的幻想,可是容不得她用自己的意志去努力实现曾经幻想过的一切。
   于是,她给自己缝制了一个小小的花书包,装上弟妹们读过的课本,在他们上学走过的砂土路上,隔三差五地走上一回,来安慰自己对于学校的渴望和痴迷。
   这个几乎是在希望中逶迤过的绝望,任何人听了或许也笑不出来。一个女孩仅仅滞留在梦里的追求,是不是那个贫穷的时代对于生命局促的缩影呢?也许除了翻身,就算再熟悉她的人也不能理解一个失去了年龄色彩的女孩,她把梦想寄存在一次又一次盼望之中的那中失落。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两个打工熬苦的人,在繁重的劳作中,在毒辣辣的太阳下,就有了讲述和倾听。纯净的一尘不染的友谊,也在讲述和倾听中建立起了彼此的真诚。在以后的日子里,这段友谊一直延续着它应该有的纯粹和坦荡……
   慢慢地,弟弟妹妹都长大了,就像归窝的雀儿,随着父母去了邻省一个县城里去读中学,家里就只剩下翻身一个人了。空寂的屋子,跳跃的孤灯,让这个少女冥想着父母姊妹在家时曾经有过的喧闹。窗外夜色静静,遥远的天边有一颗熠熠闪烁的星星。翻身幻想着,那是不是母亲在远方担心瞭望自己的眼睛呢?
   一串珠泪情不自禁,洇湿了那一星如豆的烛火。
   有关一个女人少女时代的印象,就这样在我的记忆里定格。因为父母无奈的托付,她便把这些当做了责任。在毛乌素沙漠的南缘,在一个叫伊涝湾的地方,在烈日在风雨中承担着这一切。翻身,一个就要跨进青春之门的女子,她孓然一身,在漠漠的荒野上耕耘着只有自己才能品尝的艰辛。
   十七岁那年,翻身就开始了自己的婚姻生活。刚刚成年的她,毫无意识的在家人的主持下,懵懂地开始了从相亲到定亲再到结婚的全部过程。翻身说过,那时候的她,自以为经历的只不过是一次人生中应该有的交替而已。待到离开家门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已经被绑上了一辆世俗的大车,任由时间的潮起潮落推动着它往前走了。
   翻身就是这样开始了了自己新的生活。对于眼前的一切,她只能默默地接受,丝毫也不敢让已经拥有的生活游离在自己的精神之外。
   这应该是一场颠覆了青春梦想的悲哀,而当时这种悲哀的魔力冲击的何止是翻身一个人呢?
   那么,当翻身披上红盖头的时候,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呢?翻身没有说,当然我也不知道。
   那么,当喜庆的唢呐吹起的时候,穿透心扉的那一丝忧伤,能让整个时代的青春年华都为之颤抖起来,就像抛洒在岁月里一串含着眼泪的省略号……
   翻身的男人我也熟悉,是一个憨厚朴实的汉子。因为我和翻身经常合作的原因,我们两家就开始了朋友一样的走动。我和他在闲暇时喝过几次酒,多是把酒闲谈,见好就收。有一次他喝得兴起,有些忘乎所以,就说自己酒量如何如何大,从来也没有醉倒过。于是,我拿出多年历练的酒量,烧刀子一人一瓶,相坐而酌。瓶空人醉,我就晃里晃荡回了家,蒙头大睡。
   第二天,翻身看见我就埋怨,说,你把我当家的灌醉了,跪在炕沿上磕了一夜的脑袋。以后,我一见翻身的男人就笑他:听说你磕头能磕一夜?他听了嘿嘿地笑着骂我,再也不跟你这个家伙喝了,日鬼的我头疼了几天。两个人说着笑着,心照不宣地又坐在一起,点菜上酒,喝将起来。
   那是多么淳朴而令人留恋的友情啊。
   翻身的婚姻是没有爱情的婚姻,但是她把一种责任当做了圣神的使命,把陌生的家庭生活雕琢成了脉脉温情,捂热了贫瘠而单调的日子。丈夫家里的光景也不是太好,她就帮着丈夫披星戴月地春种秋收。在土地的薄情里,翻身细细碎碎地汇集着各种关于自己的故事。
   在故事里逐渐亲近起来的人,就是自己那个勤劳质朴的男人。
   后来,翻身还是同丈夫一起带着孩子,离开了那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富裕起来的土地,来到了父亲做生意的小城里,寻觅一条新的生活之路。
   进城后的生活里自然少不了负重的劳累,在新的环境里去适应有别于耕作土地的繁忙。其中就有那骄阳下的汗水,雨雪中的冰凉,以及一些自视高贵者鄙视的目光。艰难的打工生活,让这一对来自于陕北的夫妻,更懂得了彼此之间的相濡以沫和相依相偎。
   这就是一个进城打工者的家庭,虽然贫苦,却又是一个疲惫身心回归的温馨居所。翻身和丈夫身在城市的喧嚣之中,但是从没有失去来自于田园的拙勤和朴素。
   翻身和男人经年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省吃俭用的他们买了一处平房,也算是安居了下来了。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工地上打工的人们总是聚聚合合,大家干完一处活就散伙了,分别到其他的工地去上工,从来也没有固定的去处。但是,在患难共苦时的友谊却是长久地存在着,彼此都在做遥遥的关注。
   那是一个下雪的天气,我在吊庄正挨家的干着瓷砖活。一家活干完,挺直腰身刚想喘口气,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一看是一个关系特好的工友,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说翻身的男人遭遇了不幸,人已经不在了。
   电话之后的惊愕诧异,让我点了一支烟颤抖地喷吐着。多么熟悉的一个兄弟,前几天还和我嘻嘻哈哈地说笑,怎么能转瞬就不见了?
   那么翻身呢?这个女人,这个喜欢唱几句信天游的女人,她该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打击呢?
   简直不敢去想象,喷吐的烟雾笼罩了眼前这茫茫的雪景。
   纷纷的雪花在不停的飘落,可是它掩埋不住在这个寒冷季节里喷涌而出伤感和凄凉,还有对于往昔里那些不曾泯灭的记忆。
   一棵棵枯了叶子的树木应对着此时心境的空旷,摩托车在铺满积雪的道路上滑动。在这奔波中,头顶上阴暗的云霾一直随行。我已经感觉到,翻身的忧伤已经郁结成雪,落在了每一个熟悉她的人们心灵的旷野上了……
   以后见到了翻身,她已经失去了爱说爱笑的性格。她的神情是沉郁的,她的眼神是散乱的,她的话语是木讷的。无与伦比的伤痛和压力,让这女人苍老了许多。
   这,难道就是那个我们熟悉的翻身么?
   看见翻身,我就想起了那一场大雪……在雪花里滑动的田野,在雪花里滑动的阴霾,这应该是翻身精神里永恒不灭的苦痛。
   她如一个静静的影子,悄悄地穿行在人群之中。她再也听不到丈夫那熟悉的脚步,那双穿着她亲手纳了鞋底的大脚板,从此寂然无声。她在人群中丈量着丈夫远行的尺寸,每一寸,都洒满了她思念的泪水。
   于是,翻身在泪水里穿行……
   虽然一切的浪漫和绚丽与她无关,可是和丈夫一起度过的日子,却被翻身用苦苦的相思,为爱情筑起了一道最凄美的风景。
   翻身是一个善良而又淳朴的女人,这么多年来,一直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生活着。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或许是一声呼唤,一个眼神,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
   翻身识字不多,做微信的时候找我做个头像,我就选了一副梅雪图。她问我为什么这么简素。我说你的名字里有梅,但愿梅花那一缕清香能陪伴你一生。
   是啊,清寒属于梅,飒爽属于梅,傲骨属于梅,那么温情也应该属于梅。
   然而,翻身是一枝绽放了忧愁的梅。她有高贵的悲怆,她有如泪的烂漫,她用自己的孤独和忧伤,给了梅花另外一种色彩。
   翻身端详着这枝梅的的图画,或许触动了她心弦里最敏感的疼痛,眼泪刷刷地往下流。她,什么也没有说。
   窗外,有人奏笛,凄婉清越……
   望着眼前这个脸上挂满泪水的女人,我的心里也一阵怆然。
   哦,玉笛送秋,女人如梅。
  

共 400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每个人都向往着更美好的生活,哪怕出身贫苦,条件较差。在向美好生活奔进的过程中,再苦再累,也会用动听的歌声唱出心头的希望。可是,现实的残酷令人猝不及防,突如其来的灾难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暗淡目光里的神采。本文所写主人公石丽梅就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子,因为父母对儿子的热切期盼,小名翻身。到了上学年龄,也只能是偶尔背着自己缝制的书包,装上弟弟妹妹用过的书,慢带着向往,在从家到学校的路上奢侈地走上一走。长大后,有了自己的没有爱情的家,两个人却都有着对幸福生活的期盼,非常和睦。从农村来到城市开始了靠力气挣钱的工地生活,劳累与节俭中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这个时候的翻身是开朗、乐观、幸福的,可惜好景不长,男人在一场事故中丧生,从此,开朗的翻身变得木讷,再也没有了动听的歌声。日子里多是思念的泪水。这是一个努力拼搏却命运苦涩的女子,作者用了插叙的手法,镜头切换中把翻身人生中的几个前段真实地展现了出来,把她的苦与乐、悲与痛一点点投放到读者面前,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并让人为其悲苦的命运感慨不已。这是生活的实录,更是人生的展示,怎不令人动容。文意厚实,推荐欣赏!【编辑:快乐永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160006】
?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8-01-14 11:10:42
  问好六六,感谢支持。
2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8-01-14 11:13:20
  文章写了一个女人的奋力拼搏,应该是半生的努力。作者用这样一个题目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季节,如花一样开放的季节,却也是承受痛苦的季节。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