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微型小说 >> 吹琴

编辑推荐 吹琴


作者:飞夫 白丁,10.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5发表时间:2018-01-14 20:44:06
摘要:寂寞生活当中出现的一个天使般的女孩


   我刚参加工作的地方是异乡的一所小学。
   因为是刚参加工作,所以我很兴奋,早早地便去学校报到。我是步行去的,偶尔搭了一段拖拉机。那时候乡间公路都是土路,自行车很少。尽管路途遥远我也大汗满脸,但激情满怀,对未来有诸多设想。
   到了学校,找校长报到,安顿好以后,我的汗凉了。学校很小,不通路不通电,建在一个高高的土丘上,远离周围的村落。学校早先是座古庙,建国后政府征用来兴办教育。几十年过去了,房舍基本还是原样,大殿、僧舍仍旧古色古香。老师和学生都不多,家都在附近,放学后就都回家去了。到了晚上,校内就只剩下我和住在西坡上的一个姓李的退休老教师和他的妻子。李老师夫妇老实沉默,不大与人说话,整天把弄着一块不大的菜地和三只母鸡,天一黑就闭门歇息了。只有我,兀坐在煤油灯下,透过雕花的窗棂和油漆斑驳的廊柱,独自感受着这座古庙的神韵。
   那一年,我十八岁。
   花开花落,雁北雁南。日子在简单的重复中过去又过来,每一个今天都是复制每一个昨天。
   我有一支古铜色的竹笛,是毕业时同学赠送给我的。那些个没有月光的夜晚,我总要吹起它来。想起同学们那一张张可爱的脸,大有隔世之感。
   有天晚上,我正吹笛子的时候,忽然发现门边上不知什么时候靠着一个小姑娘,扎着两个羊角,四、五岁的样子,出神的看着我。
   我吃了一惊:这么一个地方,这么一个夜晚,哪来的小姑娘呢?
   “叔叔,你在吹琴吗?”小姑娘很认真的问,根本不怕生人。
   “吹琴?哦,是的。你是谁呀?”
   “娜娜,娜娜,你跑哪去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喊。
   是李老师妻子。娜娜是她的外甥女,家在淠河边上,快要上小学了。近段时间妈妈比较忙,送她到姥姥家过一阵子。
   “天都这么黑了,回去吧。”李老师妻子拉着娜娜。
   “我要听叔叔吹琴。”娜娜不肯。
   “没事没事,”我忙说:“等她玩好了,我送她回去。”
   娜娜在姥姥家的这段时间,一有空就过来缠着我吹琴。我们建立了很好忘年交。
   娜娜大多数时候都是很安静地听我吹琴。有一次也许是好奇,她要数一数笛子有多少孔。我把笛子交给了她。
   娜娜很费劲地一一清算过后,说:“七个。”
   “对,是七个。娜娜真聪明。”
   娜娜咧嘴笑了,正要把笛子还给我,突然凝视着笛子的膜孔处,用手指一戳,惊喜地喊:“叔叔,这儿还藏着一个!是八个。”
   “呀,这儿还真的藏了一个。娜娜真了不起。”我看着破损的笛膜,还是很真诚地夸赞了一下她的这个惊人的发现。
   娜娜很是热衷于搜寻我笛子上的那第八个孔。每次发现后都开心咧嘴地笑。她的笑声让夜晚的校园充满了温暖。
   我的笛膜消耗严重。好在买的多,搜寻笛子第八孔的游戏一直坚持到娜娜被她妈妈接回家。
   娜娜走后不久,雨季来临了。
   天先是阴沉沉的,乌云很低,压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然后突然电闪雷鸣,天像漏了似的没日没夜豪雨如注,地上浊水横流,低洼处很快成了泽国。
   政府号召抗洪抢险,因学校是周围唯一的高地,于是成了临时避难所,古庙的宁静意外地被打破了,教室里、大殿内住满了逃难的乡亲。
   但洪水还在上涨,学校眼看也保不住了,我和乡亲们一起撤向了更高的地方……
   事后才知,这是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
   洪水过后,我回到了学校。学校竟然没被大水摧毁,仍旧古色古香。
   有一天,碰见李老师,我问娜娜最近怎么没有过来。李老师黯然。很久后说,娜娜在大水里没了。
   春日的一个黄昏,校门口来了一个走街串巷的艺人。我把我的竹笛送给了他。
   我最后看了它一眼:古铜色的。

共 135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稚气未脱的“我”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学教学,校园是一座古庙,到了晚上教师学生陆续回家,只留下寂寞的“我”坐在门边吹古铜色的竹笛,突然有一天晚上,门边多了一个小姑娘娜娜,从此,每个夜晚古庙里有了快乐的笑声。“我”通过竹笛的孔教小姑娘数数,尽管她屡次破坏了笛膜。然而,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雨再也没有了娜娜的身影。“我”失落的把竹笛送了人。小说以第一人称的手法写来情感逼真而动人。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土        2018-01-14 20:46:22
  一个幼小的生命在一场暴雨中消失,真的令人痛心,本来孤寂的心从此多了一层失落。感谢老师带给我们别样的精彩,祝愉快!
村夫野老,土壤细流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