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十三五”畜牧业发展规划

2018-07-20 16:56 未知

  “十三五”是加快发展现代畜牧业转型的关键时期。为了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进一步明确目标,推进我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构建现代畜牧业产业体系,促进畜牧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根据《甘肃省“十三五”农业现代化规划》和全国畜牧业相关专题规划要求,特制定本规划。

  甘肃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畜牧业发展,“十二五”时期,连续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不断加大基础设施投入,为现代畜牧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全省畜牧业经济呈现持续、快速发展的良好势头,经济总量稳步增长,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草食畜牧业战略性主导产业地位基本确立,现代畜牧业雏形基本形成,为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保障社会有效供给、推进农村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1.畜牧业综合生产能力持续增强。2015年,全省牛、羊、猪、鸡存栏分别达到517.53万头、2096.73万只、666.06万头、3898.10万只,分别比“十一五”末增长6.69%、15.31%、8.41%和9.25%;出栏分别达到192.75万头、1339.29万只、747.26万头和3816.60万只,分别增长20.0%、27.28%、11.39%和13.59%;全省肉、蛋、奶产量分别为100.55万吨、11.69万吨、60.49万吨,分别增长15.85%、9.25%和36.82%;畜牧业产值达到279.42亿元,比“十一五”末增长53.70%,畜牧业已成为促进农民增收、推动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产业。

  2.草食畜战略性主导产业地位基本确立。全省各地认真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提出的“把草食畜牧业培育成为战略性主导产业”的总体部署,以牛羊产业大县建设为重点,深入实施草食畜牧业发展行动计划,使草食畜牧业步入提质、增效、进位的跨越式发展阶段。全省牛、羊存栏分别居全国第10位和第4位,牛肉、羊肉和奶类产量分别居全国第14位、7位和16位,毛、绒产量分别居全国第4位和7位;牛羊肉产量占肉类产量的38.7%;草食畜牧业产值占畜牧业产值的57%。产业比重不断提高,生产结构进一步优化,草食畜牧业战略性主导产业地位基本确立。

  3.畜牧业发展方式加速转变。全省围绕“调结构,转方式”的总体思路,加快了畜牧业生产方式转变,畜牧业专业化、规模化、集约化生产经营程度显著提高。全省创建部级畜禽养殖标准化示范场67个,省级373个,各类规模养殖场(合作社)达8500个,适度规模养殖户发展到39.2万户,畜禽规模养殖比重达50%以上,比2010年提高了6个百分点。各地在建设标准化养殖场(小区)的实践中,积极探索创新,形成了示范园区型、龙头带动型、合作组织型、协会牵头型、股份合作型、家庭牧场等各具特色、灵活多样的发展模式,为现代畜牧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4.畜禽良种繁育体系进一步健全。“十二五”以来,我省把畜禽良种繁育体系建设列入省级财政预算,实施畜牧良种补贴政策和良种工程建设项目,加强牛羊改良站点和公猪站建设,加大畜禽品种改良推广力度,进一步健全了畜禽良种繁育体系,提高了畜禽良种的生产能力和质量水平。全省已建成省级种畜禽场238个,年存栏种畜禽162万头(只),其中:种牛场47个,种羊场119个,种猪场56个,种鸡场16个;建成黄牛冻配改良站1753个,羊人工授精站点575个,猪人工授精站点40个。年冻配改良牛105万头,杂交改良绵羊600万只,杂交授配母猪56万头,推广良种鸡5580万只。牛、羊、猪、鸡良种覆盖率分别达76%、76%、88%、95%,分别比2010年提高3个、5个、3个和1个百分点。

  5.草产业建设及饲草料资源利用迈上新台阶。依托资源优势,省政府出台加快草产业发展意见,加大了政策扶持力度,加快了人工种草和草产品加工步伐,形成了自产自用型、生态功能型、商品生产型三类饲草种植加工型态。全省人工种草留床面积达到2410万亩,居全国第二位,其中紫花苜蓿留床面积达到1010万亩,居全国第一位,草产品加工总量达到310万吨。同时,充分发挥我省全膜双垄沟播玉米种植优势,从完善设施设备和秸秆加工技术推广入手,积极探索出“青贮银行、青贮合作社、代贮、揉丝打捆”等秸秆加工利用模式,玉米秸秆饲料化利用率达到65.6%,其中牛羊产业大县秸秆饲料化利用率达到68%。走出了从牧区资源约束型向充分利用农区饲草料资源发展的新路子,对调整优化农业结构和加快草食畜牧业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6.产业化发展能力明显提升。以现代畜牧业建设为方向,以畜牧业全产业链建设为抓手,加快全省龙头企业升级改造和新型经营主体建设,推进了畜牧业产业化发展。全省建成养殖龙头企业428家,肉类加工企业75家,乳品加工企业30个,草产品生产加工企业110家,饲料加工企业60家,畜禽交易市场53家。创建了“康美肉牛链式开发模式”、“中天肉羊良种繁育与产业开发模式”和“正大生猪蛋鸡模式”。各地以畜产品生产、加工、营销企业为龙头,打造了“天祝白牦牛”、“山丹羊肉”、“民勤羊肉”等一批地方知名品牌,探索出了“公司+基地+农户”、公司带农户、合作社+农户、订单生产、合同收购等不同形式的产业化发展路子,全省各类畜牧产业化经营组织达到721个,带动农户70多万户。畜牧业龙头企业的产品市场占有率达45%以上。畜牧业已成为农业产业化程度较高的行业。

  7.草原生态保护建设成效显著。在国家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草原生态奖补政策和退牧还草等项目的推动下,我省全面推进草原承包工作,明确草原使用权和承包经营权,大力推行草场改良和草原补播,开展牦牛、藏羊本品种选育,加大牛羊棚圈及饲草料基地建设和实施舍饲养殖、异地育肥、加快出栏等综合生产技术措施,有效促进了牧区畜牧业发展方式转变和牧民收入的增加。全省完成草原承包面积2.4亿亩,划定基本草原面积2.67亿亩,落实禁牧草原面积1亿亩,草畜平衡面积1.41亿亩;草原围栏面积1.1亿亩,补播改良退化草原面积2864万亩。全省草原植被盖度达52.03%,禁牧区草原植被平均盖度50.9%,草畜平衡区植被平均盖度53.1%。

  8.畜牧业科技推广成效凸显。坚持以设施技术为基础,良种技术为核心,饲草料调配技术为支撑,防疫技术为保障,加大实用技术的组装配套和推广应用,畜禽养殖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程度不断提高,饲养周期逐步缩短,饲料报酬不断提高,畜牧业生产水平明显提升。全省牛、羊、猪、鸡出栏率分别达到37.24%、63.88%、112.19%和97.91%,分别比2010年提高4.13个、6.01个、3.0个和3.73个百分点。

  9.动物疫病防控取得新进展。全省建成了与新型兽医管理体制相适应的动物疫病监测预警、预防控制、防疫检疫监督,兽药质量监察与残留监控、防疫技术支撑体系和物资保障系统。推行了官方兽医和执业兽医制度,建立健全了的村级防疫员队伍,“瘦肉精”等违禁药物、病死动物及动物产品等专项整治行动常态化,实施动物防检疫基础设施建设和无规定动物疫病区建设,加强了动物疫病区域化管理,防控重大动物疫病的能力明显提高,理顺了屠宰监管职能与体制,为全省畜牧业健康发展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

  10.创新畜牧业融资机制。“十二五”以来,我省结合草食畜牧业发展行动和中央现代农业生产发展资金项目的实施,强化政策导向作用,大力吸引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金融机构进入畜牧业融资领域,探索出了利用金融资本建设牛羊产业大县的四种发展模式:一是省级成立专门投资公司和担保公司,实现资金放大增量;二是县级成立专业担保公司,解决规模养殖企业贷款;三是建立县级妇女小额贷款平台,解决农户小规模贷款;四是成立村级扶贫基金会,解决农户小额临时性周转资金。近四年牛羊产业大县累计投入资金43.68多亿元,其中地方财政整合配套8500万元,银行融资和群众自筹33亿元,大大缓解了长期以来资金短缺这一瓶颈问题。

  11.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明显提高。紧紧围绕“努力确保不发生重大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的目标,配套和完善了省、市、县三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机构和队伍,配备了检验检测仪器设备;各级畜牧兽医部门对畜禽规模养殖场(小区)建立备案管理制度,加强了畜产品执法监管、检验检测、标准化生产、品牌认证等工作,开展了专项整治,畜产品质量安全保障能力不断增强,全省畜禽产品检测平均合格率保持在100%;认证无公害畜产品57个,认定无公害畜产品产地35个,认证绿色食品12个,有机食品认证95个,“三品”认证产品占畜产品总量30%以上,对全省畜牧业健康发展和农民增收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十三五”期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期、深化改革的攻坚期,也是我省畜牧业转型发展的机遇期。一些事关畜牧产业发展的全局性、长远性、方向性问题,都将集中在这五年攻坚克难,砥砺闯关。总体看,整个畜牧业形势基本面和长期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大的发展环境和支持政策将进一步优化和加强,但也面临更为复杂的内外部条件,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

  一是政策环境持续向好。首先,国家实施退牧还草、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和草原生态保护奖励补助政策,开展草牧业试点草业、草食畜牧业发展正当其时。建设草产业,发展草地畜牧业,既有生态效益,又有经济效益,为我省草牧业发展提供了重大发展机遇。其二,国家诸多发展战略叠加带来的机遇。“一带一路”战略、精准扶贫战略、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等国家诸多扶持政策的叠加,2015年农业部出台了《关于促进草食畜牧业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甘肃省委、省政府启动实施了《甘肃省“365”现代农业发展行动计划》,同时实施了“双联惠农贷款财政贴息资金管理办法”、“草食畜牧业和设施蔬菜产业发展贷款贴息管理办法”,为加快我省现代畜牧业发展创造了难得机遇。其三,国家支持牛羊产业发展。随着城乡居民消费水平提高带来的肉类消费结构的变化,牛羊肉消费持续快速增长,但受生产成本上升、发展方式转型等因素影响,牛羊肉生产增速减缓,价格连续上涨,市场供求矛盾突出。2013年,根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标,国家出台了全国牛羊肉生产发展规划(2013—2020年),为加快牛羊产业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

  二是畜产品需求消费持续增长。我省人均肉、蛋、奶占有量分别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4.1kg、17.3kg、4.1kg。这既是差距,也是潜力所在。随着国家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以及农民收入的不断提高,城市居民将进入新一轮的消费升级阶段,农村居民的畜产品消费将进入新时期,新增城市居民对畜产品的消费需求也将出现快速增长的趋势,对畜产品的总体需求量仍呈刚性增加。

  三是发展空间持续增大。近年来,经济发达省份人畜争地、环境污染等矛盾越来越突出,畜牧业生产的重心开始向西部转移;同时,一些牧区省份由于草原生态环境恶化,被迫采取强制性禁牧措施,压缩草场载畜量,畜牧业发展受到较大制约。我省地处农牧结合地带,作为牛羊生产最佳适宜区,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四是产业基础将更加坚实。经过多年积累和近几年的快速发展,我省已经具备了发展现代畜牧业、建设畜牧强省的良好基础。区域布局进一步优化,以陇东地区、河西走廊为主的肉牛生产基地;以兰州、酒泉、临夏、张掖为主的奶牛基地;以河西走廊、中部(白银、兰州、定西)、南部地区(临夏)肉羊产业带;以肃南、天祝等沿祁连山北麓县区为主的河西百万只细毛羊生产基地;以酒泉、庆阳为重点的绒山羊生产基地初步形成。牛、羊、猪、禽规模化养殖水平不断提高,良种繁育体系日趋健全,品牌建设稳步推进,科技支撑能力逐步增强,动物疫病防控成效明显,为“十三五”现代畜牧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产业基础。

  五是饲草料资源丰富。我省拥有天然草原2.68亿亩,占全省国土面积的39.4%,居全国第六位。2015年全省农作物秸秆资源量达到2300多万吨,人工种草面积2410万亩,饲草量达到980万吨;秸秆饲料化利用量达1510万吨,秸秆饲料化利用率达65.6%,秸秆资源饲料化利用具有较大的开发空间。随着玉米双垄沟播技术推广和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的实施,玉米、玉米秸秆及优质牧草产量将大幅度增加,丰富的饲草料资源为全省发展畜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六是人才队伍建设不断壮大。我省畜牧科技研究推广体系相对完善,畜牧兽医科技人才综合实力较为雄厚。全省包括中央在甘科研单位和畜牧专业院校,拥有畜牧兽医科技人员1.2万人,有不少享誉国内外的知名专家、教授和学术带头人,已具备较高的畜牧技术研发推广能力,为现代畜牧业的发展提供人才支撑。

  一是发展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加。近年来的实践表明,畜牧业越发达,与资源环境、经济发展、自然安全的关联程度越深。首先,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加。目前,世界处在后经济危机时代,复苏艰难曲折,我国经济虽然率先走出阴影,但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仍然很大,畜牧业剧烈波动可能性依然存在。其二,安全的不确定性增加。全球范围内的极端天气异常活跃且有“常态化”趋势,大范围的自然灾害突发频发,新发动物疫病不断出现,加之大量活畜禽调运频繁,流通环节疫情控制力量薄弱,跨界动物疫病传播隐患加大,疫病诊断和防控难度增大,畜牧业生产不安全系数增加。其三,要素的不确定性增加。2014年以来,我国畜牧业发展形势纷繁复杂,养殖业进入高成本时代,生产供求维持“紧平衡”,价格“倒挂”明显。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频繁,尤其生猪价格大起大落,牛羊肉价格滞涨并有所回落,对行业发展的冲击和影响很大。能源价格攀升,农村劳动力成本、交通运输成本等显著增加,畜牧用地问题日益突出,这些都给畜牧业的发展带来重压。其四,资金和用地的制约。我省大部分资金用于支持种植业生产,用于支持畜牧产业的资金额度相对较小,且贷款门槛高、利率高、额度小、周期短,与畜牧业发展不相适应。规模养殖用地受经营权流转、土地性质、防疫条件、环评审核等综合因素影响,问题越来越突出。

  二是自身积累的约束性加大。首先,粗放增长的生产方式依然存在。全省有近40%的畜禽产品由散养户提供,奶牛单产只有发达省区的一半多,每饲养一头猪多耗料10%;现有的标准化、规模化养殖程度不高,粗放增长的方式依然存在;良种繁育体系仍显薄弱,难以适应现代畜牧业发展的需要。其二,安全威胁依然存在。畜牧生产流通方式没有根本改变,防疫设施设备和人员队伍不适应;畜禽及产品流通环节多,利益分配不均衡,再加上质量监管手段不健全,安全隐患仍然很大。近年来,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接连不断,每次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都对畜牧业是一次极大的冲击,既影响人们的消费心理,又挫伤消费者对畜产品质量安全的信心,使畜牧生产陷入低谷,艰难前行。其三,科技支撑能力不强。提高产量的技术多,提升质量、改善生态、环境保护的少;外来引进技术多,自主创新技术少;一般性科技成果多,重大突破性成果少;畜牧业科技进步贡献率与发达国家和先进省区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教研推联动机制尚不健全,科技推广服务体系建设有待进一步加强。其四,草原生态恶化现象较为严重。草原普遍存在超载过牧,生产能力严重透支。草原鼠虫危害频发,一些地方违法开垦、乱征、滥采滥挖等行为比较普遍,草原生态“点上好转、面上恶化、局部改善、总体恶化”的趋势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其五,养殖场治污减排难度加大。随着养殖场数量的增加,畜牧业造成的面源污染不断加重,加之粪污处理成本高,资金、设施设备和技术力量缺乏,治污减排难已经成为制约现代畜牧业健康发展的瓶颈。

  三是来自外部的竞争加剧。从国际竞争看,全球经济下滑,贸易保护抬头,绿色壁垒、技术壁垒高筑,畜产品“走出去”障碍较多;随着经济杂交技术的推广,外来品种占生产总量的比重已高达70%以上,但主要畜禽品种的源头被国外控制;近几年国家对牛羊肉进口进一步放宽,进口数量不断增加,对我国牛羊肉的销售市场、产品质量和价格带来较大压力;从国内竞争情况看,陕西、宁夏、青海、新疆、西藏等省区都在发挥自身优势,加大资金投入,加快发展现代畜牧业,尤其是以牛羊为主的草食畜畜牧业发展势头迅猛,畜产品的市场竞争将日趋激烈。

  “十三五”期间,全省畜牧业发展要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以转型升级、提质增效为目标,以生态绿色安全为底线,以转方式、调结构为主线,以做大做强草牧业和延伸补齐产业短板、推进全产业链建设为重点,加强畜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运用金融工程,加快推进畜禽标准化规模养殖,健全完善畜禽良种繁育、饲草料加工转化、疫病防控、产业化经营、科技支撑、畜产品质量安全、草原生态保护、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信息化服务九大体系;加快构建粮经草统筹、农林牧结合、种养加一体、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现代畜牧业产业体系,强化政策、科技、设施装备、人才和体制机制支撑,增强畜牧业综合生产能力和市场竞争能力,推动我省畜牧业由大省向强省的跨越。

  1.坚持以市场为导向。通过制定畜牧业发展规划,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体地位,完善政府财政资金投入机制,增强政府对畜牧业发展的引导,加快龙头企业建设,鼓励畜牧专业合作组织发展,完善市场信息网络,引导市场主体运用期货、保险、银行信贷等金融工具,规避畜牧业市场风险。

  2.坚持以优化品种为先导。把畜禽种业作为先导工程,健全畜禽良种繁育体系,加大良种引进与推广,不断调整优化畜群结构,提高良种化程度,提升养殖生产水平。

  3.坚持以转变发展方式为核心。牢牢抓住转变畜牧业生产方式这个核心,大力发展以标准化养殖为基础,以适度规模养殖为主导,使适度规模标准化养殖成为我省畜牧业主要生产方式。

  4.坚持以产业化经营为重点。充分发挥养殖专业合作组织和畜牧产业化龙头企业“外联市场、内带基地”的作用,实施畜牧产业品牌、名牌建设战略,大力发展精深加工,推进产加销一体化经营,不断增强我省畜牧业市场竞争能力。

  5.坚持农牧结合为取向。树立“农牧结合、为养而种、种养循环”的理念,在确保粮食安全的前提下,适度调整种植结构,优化土地资源配置,发展青贮玉米和苜蓿等优质牧草,统筹种养配套协调发展。

  6.坚持依靠科技提升竞争力。依靠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加速科技成果的推广转化,突破制约畜牧业发展的技术瓶颈,不断提高良种化水平、饲料资源利用水平、生产管理技术水平和疫病防控水平;大力推广标准化生产及适用技术,推进养殖生产方式转变,强化养殖治污减排工作,全面提升畜牧产业发展水平和核心综合竞争力。

  ——畜产品有效供给稳定增长。到2020年,全省牛、羊、猪、禽存栏量分别达到580万头、2500万只、770万头和4500万只,出栏量分别达到225万头、1620万只、910万头和4080万只。全省肉、蛋、奶总产量分别达到121万吨、15万吨和76万吨。

  ——畜牧业产业素质有效提升。全省草食畜牧业产值占畜牧业总产值的比重达到62%以上。省部级畜禽标准化示范场达到1000个以上,全省畜禽规模养殖比重提高5个百分点,达到65%以上;畜禽养殖场粪污资源化利用率达到75%以上;畜牧业组织化水平进一步增强,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的经营规模和带动能力不断提升。

  ——畜禽良种繁育体系不断完善。加快推进现代畜禽种业发展,建立与现代畜牧业发展相适应的新型畜禽良种繁育体系,提升畜禽种业核心竞争力。牛、羊、猪、鸡良种化程度分别达到80%、85%、93%和98%。

  ——畜牧业科技支撑能力显著增强。畜牧科技成果转化率大幅提高,科技创新与现代应用体系得到完善,畜牧科技进步对畜牧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提高5个百分点,达到60%以上。牛、羊、猪和鸡出栏率分别达到38.8%、64.8%、120.2%和99.1%。加快智慧畜牧业发展,充分应用“互联网+”、“物联网+”等手段推进现代畜牧业建设。

  ——草原生态与草产业建设步伐加快。“十三五”末,草原围栏面积达到1.3亿亩,80%的可利用草原实施禁牧、休牧和轮牧措施,草原生态功能逐步得到恢复。人工种草面积达到3450万亩,其中苜蓿种植面积达到1500万亩,牧草良种化率达到85%,草产品加工能力达到500万吨,牧草种子田面积达到50万亩。饲草料加工能力不断增强,秸秆资源饲料化利用率提高5个百分点,达到70%以上。

  ——质量监测手段和能力不断增强。进一步建立完善省级种羊、奶牛、兽药、饲料、生鲜乳等畜禽及其产品质量安全检测体系建设,建立健全市级饲料、生鲜乳等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体系建设,提高检测能力,强化检测手段,努力确保畜禽及其畜产品质量安全。

  ——动物防疫体系建设不断完善。全面构建动物疫病监测预警、预防控制、防疫检疫监督体系,使重大动物疫病预防控制和扑灭能力、兽药质量监察和兽药残留监控能力、动物及其产品质量安全跟踪追溯能力明显提高。全面推进动物疫病区域化管理步伐,加快推进无规定动物疫病区和生物安全隔离区建设,健全动物防疫体系,不断提升全省重大动物疫病防控能力。

  按照“高产、优质、高效、生态、安全”的发展要求,加快发展标准化规模养殖,推动畜牧业发展方式转变。以畜禽养殖示范基地建设为重点,大力实施“十百千万”工程,坚持标准化规模养殖和适度规模养殖同步推进,打造优势畜产品生产基地。继续深入开展标准化示范创建活动,完善技术标准和规范,推广具有一定经济效益的养殖模式,提高标准化养殖整体水平。加强畜禽养殖综合配套技术集成,推动畜禽由散养向适度规模养殖转变。

  积极扶持畜牧专业合作组织和行业协会的发展,充分发挥其在技术推广、行业自律、维权保障、市场开拓方面的作用,实现规模养殖场与市场的有效对接。鼓励支持专业大户、家庭牧场等建立农牧结合的养殖模式,合理确定养殖规模和数量,提高养殖水平和效益,促进农牧循环发展,使之成为引领适度规模经营、发展现代畜牧业的有生力量。积极支持有条件的龙头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和资产优化重组,通过参股、控股、兼并、合并、租赁等形式,扩大规模,提升装备水平,增强经营实力,发挥带动引领作用。切实引导龙头企业推进畜产品精深加工,促进优势产品转化增值。完善企业与农户的利益联结机制,通过订单生产、合同养殖、品牌运营、统一销售等方式延伸产业链条,实现分散生产与市场的有效对接,推进现代畜牧业全产业链协调健康发展。

  重点围绕高效养殖、设施养殖、草业生产、饲草料加工、疫病防控、畜产品加工、粪污减排等内容,制定和修订一批操作性、适用性强的技术规范、技术标准。切实加强畜禽标准化生产技术规范的宣传推广,提高养殖户质量标准意识和应用能力。引导规模养殖场(户)严格按照标准化生产技术规范、技术标准,开展生产及配套设施的标准化建设和升级改造。加快畜禽及其产品产地认定和无公害认证工作,提高畜禽产品质量安全水平。

  积极推进粮改饲试点,扩大专业饲料作物种植面积,促进种植业结构调整。加大秸秆饲料化利用力度,开展秸秆高效利用示范,大力推广玉米秸秆整株带穗青贮、秸秆与优质牧草混合青贮、黄贮和微贮等技术,提升秸秆资源化利用率和转化率,创新秸秆利用模式,支持发展专业合作社、饲草料加工配送中心,构建专业化的优质饲草料生产、加工体系。继续实施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项目,保障苜蓿等优质饲草料供应。加大支持苜蓿、燕麦草等优质饲草料种植。建立资源综合利用的循环发展模式,促进农牧协调发展。

  高度重视近年来出现的母畜特别是母牛养殖效益低,农民养殖积极性不高,宰杀和非正常淘汰适龄母牛的情况时有发生的现象,采取有效措施稳定基础母畜生产,增强产业发展后劲。一是采取财政扶持政策,对养殖能繁母牛给予财政补贴,以调动群众养殖母牛的积极性;二是完善能繁母畜保险政策,合理确定保险额度,解除养殖户后顾之忧。三是加大金融投入力度,扶持母牛养殖场(小区)建设,引导养殖场(小区)推进母牛养殖规模化、专业化发展。四是加强生产监测,建立动态监控系统,完善和落实建档立卡工作,对基础母畜生产实行动态监测。

  继续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和退牧还草、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等重大生态工程项目,引导广大牧民改变传统的粗放型经营方式,从放牧经营为主向舍饲为主转变,促进畜牧业由“增量型”向“提质增效型”为主题的改革转型;积极推广和开展圈窝地种草、半人工草地、舍饲圈养、易地育肥和牧草基地建设,减轻天然草地载畜压力;合理调整畜群结构,提高牲畜质量和适龄母畜比例,积极推行肉羊异地育肥,加快牲畜出栏周转,提高养殖效益,降低单位畜产品的饲草料消耗。鼓励牧民转变单纯依靠牧业的收入格局,从事经商等产业,发挥草原的景观功能,拓展草原的效益层次,拓宽牧民的收入和就业渠道,以有效巩固草地生态建设成果。

  创新兽医管理运行体制机制。进一步明确职能,理顺关系,构建符合我省实际的兽医行政管理体系、兽医行政执法体系和兽医技术支撑体系,建立健全科学、统一、透明、高效的兽医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依托项目建设健全动物疫病预防体系、动物疫病控制体系、动物卫生监督体系、技术支持体系和资金保障等五大体系。进一步改善动物防疫基础条件,提高动物疫病防控能力。坚持“预防为主”的方针,以重大动物疫病防控为重点,通过实施强化基础免疫、加强检疫监督、动物疫情监测、人员培训、兽药饲料生产经营和使用过程监管,健全应急机制,全面落实综合防控措施,加强动物防疫工作,为畜牧业健康发展提供有利保障。

  积极整合科研院所力量,以安全高效养殖、良种繁育、饲草料加工调制、动物疫病诊断及综合防治等核心技术为重点,加强联合攻关和先进技术研发。加强基层畜牧推广体系建设,充分发挥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组织的辐射带动作用,推广人工授精、早期断奶、阶段育肥、全株玉米青贮、全混合日粮等先进实用技术,提高畜禽生产水平。加快精料补充料和早期断奶料等牛羊专用饲料的研发,降低饲喂成本,提高饲料转化效率。加强专业技术队伍建设,积极开展基层畜牧兽医工作人员的业务技能培训,努力提高队伍整体素质,增强服务、指导和管理畜牧业生产的能力。采取“双联”对接、专家讲座、现场观摩、技术指导等方式,加强对养殖场户饲养管理技术的培训,提升科学养畜水平。

  按照“农业经济区域化、区域经济特色化、特色经济产业化、产业经济规模化、规模经济龙头化”的总体要求,实施抓大抓重、扶优扶强的非均衡发展战略,发挥各地资源优势和区域优势,重点开发产业优势突出、区域特色明显、发展潜力较大的市、县。

  农区和半农半牧区以种草养畜和提高农作物秸秆饲料化利用率为切入点,加大草畜产业开发力度,实现畜牧业“量”的增长;以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小区)建设为主攻方向,大力推广综合配套生产技术,提高科学养畜水平和规模化经营水平,实现畜牧业“质”的提升和经济效益的增长。

  牧区以保护草原生态、维护草畜平衡、推进可持续发展为目标,提高牛羊产品质量,大力发展绿色无公害食品,强化养殖暖棚建设,推进舍饲养殖,加强畜种改良,优化畜群结构,积极推进全进全出、异地育肥生产等综合措施,减轻草场压力,保护草原生态环境,实现资源永续利用,促进草原畜牧业可持续发展。

  1.肉牛产业:在做好秦川牛、早胜牛、甘南耗牛、天祝白牦牛等优良地方品种(类群)保种基础上,在陇东和河西建设年存栏15万头以上、出栏8万头以上的肉牛产业大县18个(肃州、凉州、甘州、临泽、高台、岷县、灵台、崆峒、崇信、华亭、泾川、宁县、镇原、张家川、清水、礼县、徽县、康乐),以西门塔尔、利木辛、安格斯肉牛等品种为主,积极开展经济杂交改良当地黄牛,大力推广细管冻配、设施养殖、易地育肥、优质牧草养牛及牛肉加工等先进实用技术。在甘南牧区建成百万头绿色牦牛肉生产基地,通过提纯复壮和科学饲养,不断提高牦牛生产水平。

  2.羊产业:肉羊生产以打造河西、中部和甘南为重点3个肉羊产业带,加快肉羊产业大县提质增效,建成年存栏100万只、出栏50~100万只的肉羊产业强县10个;建成存栏50万只、出栏30~50万只的肉羊产业大县10个。以种草养羊、禁牧舍饲为方向,自繁自育为基础,选育提高萨福克、特克塞尔、无角陶赛特、杜泊等专门化肉羊品种和小尾寒羊、湖羊滩羊、藏羊等地方品种。大力开展肉羊杂交改良,筛选适合当地肉羊杂交组合,促进肉羊产业转型升级;大力推广人工授精、快速育肥、适时出栏等技术,加快周转,提高出栏率。细毛羊生产以肃南、天祝等沿祁连山北麓县区为重点,以甘肃高山细毛羊为主导品种,引进超细型澳洲美利奴、中国美利奴等品种,开展杂交改良,提高个体产毛量和羊毛品质,建立河西百万只优质细毛羊生产基地。绒山羊生产以酒泉、庆阳为重点,以河西绒山羊、陇东绒山羊等地方品种为主导,辽宁绒山羊、内蒙白绒山羊等国内优良品种为补充,积极推广杂交改良和舍养殖等实用技术,发挥区域特色优势,因地制宜扩大规模,努力提高产出水平和经济效益,形成区域优势产业。

  3.奶产业:奶牛产业带,以肃州、临泽、甘州、民乐、平川、临洮、红古、七里河、麦积、崆峒、庆城、临夏县等12个县区为重点,着力发展以荷斯坦奶牛为主的奶牛养殖,以人工授精为手段,采取引进和自繁自育相结合的方式,扩大群体规模,提升产出水平,成年母牛泌乳期个体产量达到6000公斤以上。牦牛产业带,以甘南州、天祝县为重点,加快牦牛的提纯复壮、科学饲养和发展犏雌牛步伐,不断提高牦牛产奶水平。

  4.猪产业:以酒泉、张掖、武威、白银、天水、庆阳6个市为重点,建立生猪生产优势区,依托国家、省级重点龙头企业,引进推广大约克、长白、杜洛克新品系,加快生猪品种改良,大力发展无公害猪肉食品生产,打造河西、中部、陇东等3个生猪产业带,建成年出栏5000头以上的规模养殖场200个以上,大型生猪屠宰加工企业2~3个,年出栏生猪600万头以上。加强龙头企业与生猪调出大县、规模养殖场、经济合作组织等的产销衔接,探索完善利益分配机制,稳定龙头企业优质货源基地,提高养殖效益,在满足本省消费需求的基础上,扩大外销规模。

  5.禽产业:突出规模养殖和标准化生产,改进生产工艺和自动化设备,提高养殖水平,最大限度占领省内外市场。蛋鸡产业以兰州正大有限公司为依托,以白银、兰州、张掖等3个市为重点,建立现代蛋鸡产业优势聚集区。到2020年,区域内建成年存栏1万只以上的蛋鸡规模养殖场(小区)100个,蛋鸡存栏量达到1000万只,蛋类总产达到15万吨。肉鸡产业以甘肃中盛集团有限公司为依托,以庆阳、平凉、定西3个市为核心,建立现代肉鸡产业优势聚集区。到2020年,区域内建成年出栏3~10万只的肉鸡规模养殖场50个,大型肉鸡加工企业2个,肉鸡出栏量达到3000万只。

  1.国家级草食畜牧业可持续发展示范区建设。以陇东和河西为重点,打造2个200万头肉牛产业带和1个100万头甘南牦牛产业带国家级示范区;以河西走廊、中部(白银、兰州、定西)、南部(临夏、甘南)为重点,打造3个1000万只国家级肉羊产业可持续发展示范区。通过集中连片开发,辐射带动全省现代肉牛、肉羊产业的发展。

  2.国家“粮改饲”试点建设。以甘州、凉州、环县3个县区为试点县,按照“粮饲兼顾、草畜配套、以养带种、农牧互促”的发展思路,在确保粮食稳定的前提下,提高青贮玉米等饲料作物种植面积,推动粮经饲三元种植结构调整;以牛羊标准化规模养殖场为依托,大力推进秸秆收集加工集约化、处理利用标准化、市场流通商品化,加快构建粮经饲统筹、农牧结合、种养加一体、产业融合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到2020年,三县区青贮玉米等饲料作物种植面积达到190万亩,占农作物种植面积的55%。

  3.现代畜牧业全产业链建设。以临泽、康乐、崆峒、民勤、甘谷、镇原等31个畜禽养殖大县和环县、临夏县、会宁、古浪等4个草地农业试点县区为突破口,大力推进标准化规模养殖,加快建设现代畜牧业示范县,着力构建涵盖标准化规模养殖、秸秆利用、屠宰加工、市场营销、餐饮服务为一体的现代畜牧业全产业链。示范县肉牛、肉羊、生猪和蛋肉鸡饲养量增幅分别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加快发展畜牧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肉类精深加工产品比重增加到20%以上。

  (1)种畜禽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牛产业上,配套建设现代化种公牛站1处,饲养种公牛100头,年生产冻精150万支,提高我省肉牛冻精生产能力,满足生产需要。在河西、平庆(平凉与庆阳)、甘南(含天祝、肃南)和武威等肉牛优势区域,建设规范化、标准化肉牛原种场5个,每场基础母牛存栏300头;改扩建肉牛扩繁场10个,每场存栏基础母牛1000头。以奶牛主产区为重点,配套建设10个良种奶牛扩繁场,增加良种奶牛供应数量;在部级标准化奶牛示范场建设奶牛生产性能测定(DHI)室,开展奶牛种群质量检测。羊产业上,配套建设规范化、标准化原种羊场10个,每场基础母羊存栏800只;改扩建羊扩繁场20个,每场基础母羊存栏1000只。通过引进与扩繁相结合,扩大种羊群体规模,提高良种化程度。配套完善省种羊性能测定中心,积极开展种羊质量检测工作。猪产业上,在生猪主产区分别配套完善原种猪场3个、扩繁场5个,每年新增祖代种猪1万头、父母代种猪5万头;进一步优化生猪繁育体系建设布局,积极开展联合育种,提高良种猪覆盖面。禽产业上,在酒泉、张掖、白银、天水、庆阳和兰州等蛋鸡优势区域,改扩建父母代种鸡场10个(父母代蛋鸡场5个、父母代肉鸡场5个),每场饲养种鸡2万套,年向社会提供商品蛋鸡苗1800万只、肉鸡苗2000万只;不断扩大蛋种和肉种商品代生产规模。良种兔繁育上,重点在武威市改扩建獭兔、长毛兔、肉兔繁殖场各1个,每场饲养种兔5000套,年向社会提供种母兔25万只以上。

  (2)畜禽改良站点建设。在全省50个重点母猪集中繁育区新建或改扩建种公猪站50个,每站引进种公猪30头,授配母猪8万头;新建或改扩建牛冻配站点200个,年冻配改良牛120万头;新建或改扩建羊常温人工授精站点800个,改良授配母羊300万只,新建或改扩建蛋(肉)鸡孵化点300个。

  (3)畜禽种质资源保护项目。继续争取农业部种质资源保护场建设等畜禽品种保护项目支持,加大对天祝白牦牛、藏羊、岷县黑裘皮羊等已列入国家畜禽种质资源保护名录的地方畜禽品种的保护力度。通过核心群组建,积极采用冻精、胚胎等生物保种形式开展保种。

  (4)畜禽良种补贴项目。认真实施国家生猪、奶牛、肉牛和肉羊良种补贴项目,争取在现有项目的基础上,扩大项目实施范围,积极争取增加项目配套运行管理经费。同时,结合省情,对繁殖母牛、父母代蛋鸡,以及省重点种畜禽场生产提供的良种牛羊和经省市农牧部门批准引进的良种牛羊给予适当补贴,以保护产业基础和鼓励畜禽种业发展。

  3.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小区)建设项目。在实施好生猪、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小区)建设项目的基础上,积极争取国家实施肉牛、肉羊标准化养殖场(小区)建设项目,以政府投资为引导,农户、企业投资为主体,多渠道筹措资金,新建或改扩建畜禽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小区)1500个,提高畜禽的标准化生产、规范化管理、集约化经营、社会化服务水平。

  4.草原生态保护建设工程。继续实施好退牧还草、退耕还草、草原有害生物治理、草原防火体系建设等工程,积极争取在青藏高原区、河西山地—绿洲—荒漠草原区和黄土高原区、陇南山地草原区四大区域重点实施以下工程,包括:河西走廊北部风沙源区草业生态工程、黄土高原草原综合治理工程、沙化草原治理工程、牧区水利建设工程、人工草地建设工程、草原监测预警体系建设工程、草原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依托重点工程建设,有效遏制天然草原生态恶化趋势,推进草原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增强牧区可持续发展能力。

  5.动物防疫体系建设项目。重点加强重大动物疫病应急系统、公路动物防疫监督检查站、乡村防疫基础设施、河西无规定疫病区、市级动物卫生监督基础设施、兽药饲料监测基础设施和兽药残留监测机构设施、动物及动物产品卫生安全监控系统、动物无害化处理厂、动物防疫信息平台等建设项目。进一步完善动物疫病防控体系和检疫监督体系,改善设施设备条件,提升基层动物防疫人员素质,实现对辖区内动物疫病的有效监测、诊断、预测预报、疫情分析、计划预防、免疫效果监测,以及兽药饲料的生产、经营和使用活动的有效监督。

  6.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建设。建立和完善省级畜牧环境检验检测实验室,扶持6个区域性及50个县级饲料、兽药、畜产品、牧草等公益性检验检测实验室改善条件。逐步形成以企业生产检验为基础、省级评估认证检测为依托、县级日常监管检测为主体、市级仲裁复查检测为补充的畜产品质量安全检验检测体系。建立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和信息发布制度。支持30个生鲜乳收购站标准化改造,做好常规性质量检测,强化质量监管,确保生鲜乳质量安全。加快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确保畜产品质量安全卫生。进一步加强备案制度,强化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责任。严格畜牧业产地环境控制、投入品使用、生产过程、产品质量监测全程监控,杜绝不合格产品进入市场。

  7.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工程。积极探索规模养殖与农田利用结合新模式,推广畜禽养殖粪污处理与综合利用技术,力争规模养殖场畜禽粪污基本得到资源化利用。

  (1)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模式攻坚。积极开展种养结合机制创新试点示范,探索适合不同区域特点的畜禽粪污综合利用模式。新建养殖场要按照养殖数量配套相应比例的农田,就近就地消化吸纳粪污;鼓励已建养殖场配置与粪污产生量相匹配的农业用地;着力培育畜禽粪污处理及资源化综合利用企业,面向中小畜禽养殖企业提供社会化服务。实施畜禽粪污综合养分管理计划,加快研发粪污肥料化、粪污贮存和农田施用等关键技术,形成农牧结合、种养平衡、循环利用的绿色低碳循环发展模式。

  (2)整县粪污资源化利用示范。按照示范先行、整合资源、整县推进的原则,以种养结合、有机肥生产、清洁回用等模式推广应用为重点,推进县域内畜禽规模养殖场粪污资源化利用,养殖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有机融合。到2020年,争取50个县区实现整县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

  (3)畜禽粪污综合治理。在污染严重的规模化生猪、奶牛、肉牛养殖场和养殖密集区,按照干湿分离、雨污分流、种养结合、循环利用的思路,建设一批畜禽粪污原地收集储存转运、固体粪便集中堆肥或能源化利用、污水高效生物处理等设施和有机肥加工厂,积极推广畜禽养殖粪污处理与综合利用技术模式。

  8.畜牧业信息监测体系建设项目。建立省畜牧业信息监测预警平台、县级监测体系、村级畜牧生产监测点,完善畜牧产业信息体系。按照全面统计与重点监测相结合的方式,扩大主导产业和畜产品价格监测点。加强规模化畜禽养殖信息统计分析,认真做好信息统计监测培训和交流,严格执行统计监测考核和备案制度,提高信息的采集、分析等处理能力,逐步实现基础信息资源互联互通和开放共享,促进依法行政和便民服务,为科学指导畜牧业生产提供科学依据。

  畜牧业是现代农业的重要标志。各级农牧部门要站在全局和战略的高度,充分认识“十三五”时期现代畜牧业建设工作的重要性和艰巨性,切实加强组织领导,转变工作作风,扎实推进各项工作落实。创新发展思路,坚持用工业的理念指导畜牧业,用抓工业的方法抓畜牧业,加快现代畜牧业发展步伐。切实转变工作方式,打破区域、行业和部门界限,切实解决政策、资金、技术、服务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不断提升现代畜牧业发展水平;加强与发改、财政、扶贫、科技、国土、环保、金融等部门的沟通协调,努力确保各项强农惠农政策的落实;加大对行业协会与公共服务组织的支持引导力度,为现代畜牧业的发展提供坚强的组织保障。建立新型有效的工作绩效考核机制,加强对畜牧业发展的监督考核,确保规划目标实现。

  认真贯彻落实国家以及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快畜牧业发展的各项优惠政策,制定现代畜牧业发展的配套措施,建立和完善养殖环境治理财政补贴制度。创新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方式,在落实土地规模承包经营政策的同时,积极引导养殖场(户)建立土地租赁、委托、入股等形式的流转机制,有效推进规模养殖向种养结合、草畜互动机制的形成。进一步完善落实防疫经费投入机制,在保证现有财政预算的基础上,建立突发重大动物防疫应急贮备金,增强突发重大动物防疫应急能力。要逐步增加对草原保护重点工程及草原监理、监测、科研、防灾等的投入。按照谁开发谁保护、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逐步建立和完善草原生态补偿机制。

  要加大各级财政资金支农力度,各地要随着财政收入的增长逐年增加对畜牧业的投入,引导养殖场户改善基础设施条件,积极发展标准化规模养殖,推进畜牧业发展方式转变;在积极落实国家畜牧项目配套资金,实施好现有畜禽种业工程建设、标准化规模养殖、畜牧良种补贴等扶持项目的基础上,组织筛选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对加快畜牧业发展影响较大的关键项目,积极向国家有关部门争取立项;加大信贷支持,积极创造条件,争取金融部门的支持,增加对畜牧业发展的信贷资金投入;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外资、民间资本及民营企业投资草畜产业,夯实产业基础,增强发展后劲。

  认真贯彻落实《畜牧法》、《动物防疫法》、《草原法》、《环保法》、《种畜禽管理条例》、《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等法律法规,强化畜牧兽医行政执法管理能力建设,依法开展畜禽养殖生产管理、种畜禽生产经营、动物疫病防控、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草原监理等工作。加快制定《甘肃省畜禽养殖场管理办法》,不断完善畜禽养殖场、种畜禽管理、动物疫病防控等方面的法规依据。加大畜牧业法律法规宣传贯彻力度,引导养殖从业者增强法律意识、履行应尽义务。在依法治牧前提下,创新服务方式,营造和谐的畜牧业发展环境。

  积极探索完善龙头企业与养殖场户的利益联结机制,大力推广“政府+龙头企业+金融机构+担保机构+经合组织+养殖场户”等多种形式的畜牧产业化运行机制。创新科技研发体制机制,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提高科技水平。创新金融担保机制,探索保单抵押和畜禽舍、活体抵押等贷款方式,鼓励支持龙头企业为畜牧业合作组织、养殖场户提供贷款担保。加快构建畜牧业政策性保险体系,增强畜牧业抵御市场和自然风险的能力。加大科技创新力度,鼓励龙头企业与科研和教学单位联合开展关键技术协作攻关,力争在生物技术、信息技术等方面取得重大突破;鼓励支持畜牧企业建立技术研发中心,逐步形成以企业为主体的科技创新体系。

  认真贯彻党的宣传工作方针政策,始终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大力宣传党对农村和农业的各项方针政策,充分利用广播、电视、报刊、信息网络等多种媒体,采取多种方式,积极宣传各地在发展现代畜牧业和循环经济中涌现出来的成功经验、先进人物、典型事迹,营造全党、全社会关心畜牧业、支持发展畜牧业的良好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