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转型:暴风集团押宝电视能走多远

2018-07-22 19:03 未知

  暴风电视的发展需要把握三方面的机会:一是把握商业模式的变革;二是从产品逻辑向用户逻辑转变,通过大数据个性化定制真正做到解决用户需求;三是打造自身供应链优势,提升供应链规模

  实控人冯鑫的部分股权遭司法冻结,这让暴风集团突然置身于一场“暴风”之中。

  7月6日,暴风集团公告称,中信资本(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控股股东冯鑫名下暴风集团部分股票被司法冻结。被冻结股份占冯鑫所持股份的4.65%,占暴风集团总股本的0.99%。冯鑫为暴风集团CEO和实际控制人,持有暴风集团21.34%的股份。

  另据暴风集团5月31日的公告,冯鑫累计质押暴风集团的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35%。再加上此次被冻结的股份,这意味着冯鑫所持有的暴风集团全部股份都处于被质押或被冻结的状态。

  7月10日,暴风集团微信订阅号发布9000字长文《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以下简称“长谈”)。在文中,冯鑫对此次股权冻结情况作出说明,并对媒体所关注的诸多问题作出回应。

  根据冯鑫的解释,股权冻结源于中信资本2017年的撤资。据了解,中信资本是暴风集团旗下VR板块暴风魔镜的股东,中信资本投资暴风魔镜的时候,签署了要求其在2020年年底前要被并购或上市的条款,如果暴风魔镜没有在规定时间达成,则由冯鑫来承担资金保本和回购的责任。但由于冯鑫一时拿不出所需现金,因此导致了股权被冻结的状况。

  对于中信资本为何撤资,暴风集团相关负责人并未给出过多解释,只称在“长谈”中有所提及。法治周末记者向中信资本相关负责人发送邮件寻求撤资原因,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冯鑫在“长谈”中表示:“中信资本是暴风魔镜的一个股东,2017年提出了要提前撤资,可能的原因是对VR行业和整体经济形势的判断。”

  事实上,VR业务一度是暴风集团的核心业务。公开资料显示,暴风集团进入VR行业是在2014年。那一年,暴风集团以暴风魔镜和暴风未来作为VR业务的主要载体,先后推出暴风魔镜一代、暴风魔镜二代两款VR手机壳子。此后,暴风持续不断在VR业务上投入,又接连推出三代、四代VR手机壳子。

  伴随着业内对VR概念的热炒,一方面,暴风魔镜获得了资本的认可,中信资本领投暴风魔镜B轮融资,融资金额达2.3亿元,估值14.3亿元人民币。

  另一方面,暴风集团的股价也一路水涨船高。2015年,暴风集团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后,曾连续拉出29个涨停板,股价一度飙升至327.01元。

  然而,随着VR热潮的退却,暴风集团股价也逐渐回落。截至2018年7月16日收盘,暴风集团报收12.85元。

  “前几年众多资本纷纷进入VR市场,但是虚火过高。”IT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对法治周末记者指出,资本后续撤出,原因在于到目前为止,VR产业一直没有形成可持续的盈利模式。VR对于广大消费者而言,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并不是一个必需品。

  其实冯鑫也意识到了VR行业的变化:“VR在2016年的时候,行业就明显出现了不好的迹象,但当时并没有迅速给魔镜作调整,让它能够以小步快跑的方式更好地适应环境变化。那为什么在2016年没有下决心改变,多少和之前说的在做多个模块布局的时候,觉得身边有很多金融机构和资源支撑,自我感觉能够做得过来。”

  “暴风最大的问题是步子太大,对于企业来说,当一个板块还没有做好时就进入另一个完全陌生的板块,这些板块都需要源源不断的输血,资金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产经观察家洪仕斌表示。

  2007年,冯鑫创立暴风集团,起初是做互联网视频服务。随着暴风集团的上市,暴风集团的业务也从暴风影音一路扩张至VR业务、暴风电视、暴风体育等多个领域。公开信息显示,暴风近年来的战略路径是从单一视频的业务扩展到涵盖互联网视频、VR、智能家庭娱乐、直播、影视文化、互联网游戏、O2O等业态的“联邦生态”。

  “当时还是有膨胀的心态。”冯鑫坦承。面对如今的压力,冯鑫称要做好两件事,第一是紧紧抓住TV的发展,第二是对TV以外的其他业务下决心“动大手术”。

  在“长谈”中,冯鑫为电视业务定下了今年200万台、今后600万台销量的目标。对于盈利能力,冯鑫也极为自信:“暴风TV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和2021年应该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

  家电行业观察家刘步尘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暴风集团把未来的发展押宝在互联网电视上,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战略转型,整个互联网电视行业目前比价糟糕,甚至传统电视企业的盈利都非常差。

  中怡康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为4781万台,同比下降8.1%。

  “电视替代产品增多,开机时间整体萎缩,彩电市场面临长期危机。”在7月3日召开的第十四届中国数字电视产业发展大会上,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表示,彩电市场总体需求不振,彩电显示技术张力不足,内需增长乏力。原材料、运营成本增加,导致2017年主要品牌净利润仅为1.3%。

  “由于资金链断裂,乐视已基本退出互联网电视市场。乐视超级电视在巅峰时期年销量将近600万台,乐视退出后其市场份额必然要被其他品牌所填补。暴风如果把资源集中于电视业务,未来还是会有盈利和高速发展的可能性。”梁振鹏指出。

  洪仕斌则认为:“暴风电视的发展需要把握三方面的机会,一是把握商业模式的变革,乐视电视‘内容补贴硬件’的商业逻辑其实是行得通的,只是乐视走得太急,遇到了资金问题;二是从产品逻辑向用户逻辑转变,通过大数据个性化定制真正做到解决用户需求;三是打造自身供应链优势,提升供应链规模。”

  不过,洪仕斌也直言,暴风电视目前最大的挑战是资金问题,如果资金问题得不到很好的解决,则很难支撑其进一步的发展。

  事实上,冯鑫在“长谈“中并没有具体说明将如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我几乎没有花任何精力来思考个人承担这么多债务的情况下如何承担。倒不是说我有多么公大于私,而是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案。”

  “冯鑫并没有回答如何解决本人债务问题。一个潜在的风险是,在暴风TV成长起来之前,冯鑫的债务问题就可能全面爆发出来了,不会等着电视产业做大、做成功了再说,市场没那么仁慈。”刘步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