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团结一家亲】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

2018-07-20 00:49 未知

  亚心网讯(首席记者 余梦凡 通讯员 文娟)今年34岁的马丽娟是乌鲁木齐市二道桥片区管委会福寿巷社区的宣传专干,在社区工作已有10年时间,辖区居民都亲切地叫她“小马”。说起辖区的民族团结大院故事,她如数家珍:“太多啦,太多啦。走!我直接带你去,看看什么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7月9日,记者跟随马丽娟来到了团结路255号外经贸厅家属院。

  “小马来啦?来来来,到我们家来。”“到我们家!我们家!”住在24号楼301号的车彩凤还没来得及说出邀请的线号的阿依古丽·尼牙孜和303号的古力尼萨·阿布都热西提就已经一人一只胳膊拽着马丽娟往自家门里拉。这3个住在同一楼层的邻居姐妹,是院子里出了名的好闺蜜。

  按入住顺序来说,最早住在这里的是3人中年龄最大的车彩凤,今年69岁的她在1998年入住。2010年,阿依古丽搬了进来,59岁的她总叫车彩凤“车姐”。63岁的古力尼萨2013年和她俩成了邻居,她喜欢叫车彩凤“彩凤姐”。

  只要家里没事,3个好姐妹就要去公园跳舞;闲的时候,3个人会挽起袖子一同打扫楼道;身体不舒服,3个人也会相互照顾。今年5月,车彩凤患了胃病,阿依古丽给她端来了养胃的肉汤,古力尼萨邀请车彩凤去她家里吃养胃的饭菜。“亲姐妹都没这么亲,胃里暖乎乎的,心里面更暖。”车彩凤说。

  3个姐妹认识彼此的家人。古力尼萨12岁的孙子努尔扎提有时回家赶上奶奶不在,他会习惯性地敲响隔壁两位奶奶家的门;车彩凤的嫂子看车彩凤不在,会把带给车彩凤的东西交待给阿依古丽。

  “有的烦恼给爱人说,不合适,好姐妹就成了最好的倾诉对象。”车彩凤的一句话让两个好姐妹连连点头。她握住两个妹妹的手说:“我在别处的新房子装修好啦,一直没搬过去,就是舍不得这两个妹妹。”

  住在26号楼2单元的卡力毕努尔·乌休刚从外面回来,就直奔隔壁的3单元201号房,她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来到96岁的梁秀英床边,唤了一声“妈妈,我来啦”,老人紧紧攥住她的手说:“来了就好。”

  当日,梁秀英的大儿子孙锡成和二儿子孙振英都在妈妈家。61岁的孙锡成说:“我比努尔妹妹大3岁,我们两家人的父亲就是好朋友。那时院子里还都是平房,从平房邻居变成了楼房邻居,关系一直很好。”

  59岁的孙振英说:“后来我们的父亲和努尔姐的父亲都去世了,但两家人的来往没有断。我们把彼此的母亲叫‘妈妈’,平时常走动,过年过节一定聚会。有时我们忙,不放心老母亲一个人在家,努尔姐就会过来。我们把家里钥匙留给努尔姐,放心。”

  梁秀英老人拍拍卡力毕努尔的手说:“努尔就是我的女儿,给我按摩腿,还常给我做拉条子。”卡力毕努尔说:“如果好几天没见老妈妈,想得很。”梁秀英老人一下子哭了:“不能好几天不见。”

  卡力毕努尔赶紧安慰老人。她告诉记者:“我们两家人比亲人还要亲。我的房子大扫除,梁妈妈的儿女都会帮忙,平时要买重物,只要打个电话,他们就会给买回来。”

  “蔡叔叔,吃西瓜。”7月9日午休时间,住在7号楼的蔡文生应邀来到2楼的艾山江·阿布都扎克尔家。蔡文生关心地问艾山江:“两个孩子最近学习怎么样?”

  2015年,艾山江一家成了蔡文生的楼下邻居。蔡文生给了艾山江很多装修建议,此后两家人越走越近。艾山江得知蔡文生的孩子不在身边,便主动当起两位老人的司机。家里做了好吃的,他就会请老人下楼一起用餐。

  蔡文生年轻时从事英语翻译工作,平时有空他就会给艾山江的大女儿乃吉麦当英语家教。小姑娘的英语水平突飞猛进。今年春节,蔡文生的女儿从内地回来,艾山江全家请他们吃了顿饭。“我把蔡叔叔当做家人,他的女儿就是我的姐姐。”艾山江说。蔡文生直点头:“艾山江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也把乃吉麦当成自己的孙女。”

  “这个大院里还有很多民族团结的故事。”马丽娟说,外经贸厅家属院建于1954年,邻居们无论认识时间长短,见了面都会热络地打个招呼,很亲切。